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老婆大人有点暖 > 第1713章 打架
    时戈见她这样,直接的走了过去,把音乐给调小声,完后想着回房继续睡,毕竟她昨晚可是一晚上都没有睡好。

    但时允却不依了,在她转身的时候马上的把音量给调到了最大。

    正往回走的时戈,脚步一顿,用力的吹了口气之后,很是气恼的再度折回。

    这一次,不只是调小音量而已,而是直接的把音乐给关掉了去。

    “你这是干嘛?人家听得好好的。”时允一见这样,马上的便不依了,蹭蹭的过去,挑衅的把音乐打开。

    时戈气恼的捋了把眼前的刘海,完后,直接的给了电视一脚,瞬时之间,哐当的一声落地。

    “啊!”一声惊叫,自时允的嘴里逸出。

    “别再挑衅我的底线。”时戈说着便要回房,昨晚一夜没睡,她到现在还头痛欲裂着呢?

    “你个疯子,凭什么砸我电视。”时允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把的拉住了时戈的头发。

    “要打架吗?”时戈伸手,按住了自己的头发,语气冰冷的问道。

    “打就打,我已经受够你了,别以为自己是姐姐,就可以这么的目中无人。”时允就好像一发怒的狮子,用力的撕扯着时戈的头发。

    如果说忍一时是为了亲情的话,那么,发怒就是为了决裂了。

    时戈本就不是一软弱的人,所以,气急败坏之下,也就不再有所顾忌,直接的撕打起来。

    “啊!我头发,妈,妈,快来啊!姐姐又欺负我了。”时允大声的喊叫,但这一次,时母并没有马上出现,估计是不在楼下,或者是没有听见。

    “叫妈你以为就有用了吗?真觉得妈能护你一辈子吗?”时允不提母亲还好,一提起母亲,时戈便气不打一处来。

    “你个坏丫头,我结婚后一定要跟你断绝往来。”时允大叫着,很是不服输的紧拉着时戈的衣服,看她现在的样子,可是一点也不柔弱。

    “好啊!断啊!你以为我有多稀罕你吗?”时戈虽然很气,但还是掌握着力度的,否则就时允而言,早就被她一个过肩摔给趴到地上去了,毕竟连秦卿尘这样的男人,都被她给摔过。

    但时允,好像并没有认知到这一点,所以,才会因为对方的有意退让而变本加厉,不但撕扯着时戈的头发,还连她的脸也不放过,对着就是一顿抓挠,嘴巴,更是不肯服软半分。

    “不要脸,没名没分的就跟人睡了,等着吧!早晚都会被他给甩了。”时允一边的撕扯,一边的叫骂着。

    而人,都是有底线的,当忍耐程度到达了一个临界点之时,便会瞬间的爆发,所以,时允的行为,无疑是激怒了时戈。

    “对,我不要脸,全世界就你最纯洁,可以了吧!”时戈说着直接的甩了时允一巴掌,异常的清脆。

    时间,在那一刻静止了。

    不知道是因为时戈的力道真的用得很大,还是说,时允的身体承受能力太差。

    时母刚急急忙忙的上来,便看见时允晕了过去。

    “时允,时允,你怎么了。”时母惊叫出声,很是手足无措的跪在时允的身旁,一脸的紧张。

    时戈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呆傻的站在那,忘了该有的反应。

    “还站在那干嘛?赶紧的叫救护车。”时母对着时戈大吼了声,完后,不停的叫唤着时允的名字。

    时戈惊醒,赶紧的打了急救电话,完后,也走到了时允的身边,忐忑不安的想要做些什么。

    “你个坏丫头,都对她做了些什么?”时母看不见时戈脸上的抓伤,也看不见她一头凌乱的头发,只注意到了时允的存在。

    不过也对,这样的一种时候,当然是生命优先,所以,会忽略这些也很正常。

    “我……不是故意的。”时戈小声的辩解,之前,她真的有在谦让着她,就算是在互相撕扯,也是留有余力的,可后面,实在是时允的话说得太气人了,所以她才不自觉的加大了力道。

    “什么不是故意的,我看你就是巴不得你妹妹死掉,心可真够狠的。”时母说着用力的推搡了时戈一下,若不是自己刚好的从外面回来,指不定这死丫头要怎么的对付自己妹妹呢?

    时戈因为做错了事情,本身就怀着愧疚之心,所以没有一丝丝的防备,身子就这么的往楼梯口踉跄跌去,本以为会滚落下去,却不曾想,竟然落进了一熟悉的怀抱之中。

    “没事吧!”秦卿尘是听见吵闹声才进来的,刚好,下面的大门开着,所以,他便走了进来。

    “时允,她……”时戈惊慌的扯着他的袖子,一脸的苍白。

    “我去看看。”秦卿尘虽然对她满脸的心疼,但还是走向了时允。

    而时母,一见秦卿尘,便气到不行,觉得这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他惹出来的,所以没好气的说道:“你来干什么?我们家不欢迎你。”

    秦卿尘对于她的敌意,没有丝毫的不悦,而是单膝跪地,伸手给时允把起了脉来。

    “剧烈运动过后的气血不足,还有,受到了惊吓所致。”秦卿尘说着按了下时允的人中,过了一下下而已,人也就跟着醒转了过来。

    “咳咳!”时允轻咳了两声,好像还有些的喘不过气来。

    “时允,怎么样?还难受吗?吓死妈了。”时母一把的抱住了时允的头,感觉,一副失而复得的样子。

    “妈,呜呜,姐姐打我。”时允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还不忘指控时戈对自己的‘恶’行。

    “没事了,乖,没事了。”时母一个劲的安抚着时允,反观时戈,像个罪人般站立在旁,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门外,已经响起了救护车的声音。

    “小鸽子,去,让救护车回去,顺便把我车里的药箱拿上来。”秦卿尘把自己的车钥匙给了她,还有,身上的大衣也披到了她的身上,外面有些冷,而她,还穿着睡衣。

    “嗯!”时戈不敢看他,接过钥匙快步的往楼下走去。

    “先躺到沙发上吧!我再详细的诊治一下。”秦卿尘表情复杂的看着那两人,也不知道,他的心底,是怎样的一种想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