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不灭战神 > 第1139章 空虚,归属感!
    “每天都做……”

    秦飞扬身心俱颤,望着白衣妇人。

    白衣妇人笑道:“现在你长大了,我也做不了什么,只能为你做做这些。”

    “有这些就够了。”

    秦飞扬用力的点头,声音咽呜,努力控制着内心那快要崩塌的情绪。

    别看这只是一件小事。

    偶尔做一次,谁都可以。

    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相信这世上,除了伟大的母亲,没人可以做到。

    这每一个糕点,代表的都是一份思念,一份母爱啊!

    看了眼秦飞扬,那两个侍女没再做声,默默地收拾着桌上的糕点,伤感着。

    秦飞扬,白衣妇人也都沉默不语。

    大厅内的气氛,显得有些沉重。

    突然。

    秦飞扬一咬牙,看着白衣妇人,道:“母亲,和我一起走吧!”

    白衣妇人一愣,摇了摇头,刚想开口。

    秦飞扬又道:“我知道母亲有苦衷,不能离开帝都,但离开一阵总没关系吧?我就想和母亲单独生活一段时间,哪怕只有一个月,甚至半个月也行啊!”

    白衣妇人低下头,默不做声。

    “唉!”

    这时。

    一道叹息声响起。

    紧随着。

    麒麟军统领走进大厅,看着白衣妇人道:“娘娘,如果只是离开个把月,应该没问题。”

    秦飞扬,白衣妇人,以及那两个侍女,立马抬头看向麒麟军统领。

    麒麟军统领道:“没有重大的事发生,陛下和国师都不会来这里,所以只要我们不说,没人知道娘娘离开过,我也会在你们离开的这段时间,尽力拖住他们,不让他们来这里。”

    “但如果被发现了呢?”

    “不止你会受到牵连,她们也会被问责。”

    白衣妇人道。

    “娘娘,我们不怕。”

    那两个侍女当即便异口同声道。

    麒麟军统领笑道:“我也不怕,大不了就是被免职。”

    白衣妇人摇头,看向秦飞扬道:“飞扬,母亲也想和你出去走一走,看一看,但母亲已经害死秦忠和秦义,不能再牵连他们,你能理解吗?”

    秦飞扬闭上眼,痛苦的点头道:“孩儿能理解。”

    “娘娘……”

    那两个侍女还想说什么。

    但白衣妇人眉头一竖,喝道:“不要忘记你们的身份!”

    两个侍女脸色一白,不敢再开口相劝,带着那些糕点转身离开了。

    虽然白衣妇人现在很和蔼,但一旦动怒,别说她们这些侍女,即便是文武百官,也会害怕。

    麒麟军统领深深一叹,也没再多说什么,转身默默地走了。

    白衣妇人内疚的看着秦飞扬,笑道:“孩子,原谅母亲好吗?”

    “母亲言重了。”

    秦飞扬挤出一抹僵硬的笑容,问道:“对了,那位小皇子现在怎么样了?”

    白衣妇人笑道:“有你父亲关心他,照顾他,他当然很好了。”

    秦飞扬赫然起身,怒道:“他不是我父亲!”

    白衣妇人笑容一僵。

    秦飞扬立马意识到失态了,连忙低头道:“对不起,母亲,孩儿不该冲你发火……”

    “没事。”

    白衣妇人摆手,眼神却显得有些黯然,这对父子之间的恩怨,何时才能了结啊!

    不一会。

    那两个侍女,便端着两盘热腾腾的糕点回来了。

    白衣妇人抓起一块糕点,递到秦飞扬嘴边,笑道:“快吃一点。”

    秦飞扬点头,轻轻地咬了一口,顿时热泪盈眶!

    还是小时候的味道,一点都没变。

    “喜欢就多吃点。”

    白衣妇人笑道。

    “好……”

    秦飞扬忍着崩塌的情绪,端起玉盘,一个接一个的塞进嘴里,嘴里都包不下了。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他知道,这些糕点,他必须吃完。

    因为这是母亲,亲手为他做的,是母亲对他的爱。

    那两个侍女看着这一幕,默默地流着眼泪。

    为秦飞扬感到不平。

    这么好的一位皇子殿下,为什么帝王要那么无情的对待他?

    他想要的并不多啊!

    只是想和母亲在一起而已。

    而天下间,又有哪个孩子不想和母亲在一起呢?

    可是帝王,连这都要剥夺掉,见一次面都要偷偷摸摸,也太残忍了。

    整整两盘糕点,就这样被秦飞扬给狼吞虎咽的吞了下去。

    他放下玉盘,抹掉脸上的泪水,起身看着白衣妇人,道:“母亲,我要走了。”

    “这么快?”

    白衣妇人有些措手不及。

    “孩儿还有很重要的事。”

    秦飞扬道。

    白衣妇人起身道:“好吧,你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要好好照顾自己,别累垮了。”

    “我知道。”

    秦飞扬点头,转头看向两个侍女,躬身道:“以后要麻烦两位姐姐,好好照顾我母亲。”

    “我们会的。”

    两女点头。

    秦飞扬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对着母亲三跪九叩之后,便毅然起身,快步消失在三人的视线下。

    “殿下哪里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根本就是不想再继续待下去了。”

    一个侍女叹道。

    “是啊!”

    “殿下对娘娘的爱,已经深入骨髓,他怕呆得越久,就越舍不得娘娘。”

    另一个侍女低叹不已。

    听着两女的话,白衣妇人身心一颤,喃喃道:“飞扬,对不起……”

    ……

    再说秦飞扬。

    他默默的走下楼梯。

    的确如那两个侍女所说,他不是不想再待下去,是怕呆久了,舍不得母亲。

    现在只要知道,母亲过得好,他就可以放心了。

    “怎么这么快就下来了?”

    麒麟军统领站在大殿中央,看着秦飞扬问道。

    但当看见秦飞扬脸上的泪痕时,他就后悔了,不该这么问。

    秦飞扬也没回答他,道:“帮我多留意一下,我不想母亲再受到伤害。”

    说罢,便开启一扇传送门。

    麒麟军统领点头,问道:“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

    秦飞扬摇头,眼中满是迷惘,随后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

    下一刻。

    他出现在魁梧大汉身边,穿上那套黑铁军的战甲,又易容一番,便淡淡道:“走吧!”

    “好的。”

    魁梧大汉点头。

    约莫百息后,两人便再一次降临在蝴蝶谷上空。

    秦飞扬脱下战甲,扫视着下方。

    死在闫魏手里的那些黑铁军,尸体都还在,但王鸿已经没了踪影,应该回州城了。

    “现在可以帮我解除奴役印了吗?”

    魁梧大汉看着秦飞扬的背影,忐忑的问道。

    秦飞扬没回答,心念一动,瞬间就抹掉了魁梧大汉的灵魂。

    魁梧大汉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便一头倒了下去。

    “天下这么大,如今我到底该去哪……”

    秦飞扬望着天空,喃喃自语一句,便一步步踏空而去,逐渐消失在茫茫天际。

    现在。

    他彻底迷茫了……

    他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他甚至在怀疑,这些年所做的一切,所坚持的一切,到底有没有意义?

    接下来。

    他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漫无目的的走着……

    他去了州城。

    看过洛千雪,看过人鱼公主,看过吕云,看过林依依,看过燕南山,看过殷元明……

    凡是和他有关系的人,他都一一去看过。

    甚至就算是曾经的对手,或者一些和他关系并不深的人,比如黄三这种他生命中的过客,他也去看过。

    但他没有现面,更没有打招呼。

    他隐藏了修为,易容成一张陌生的面孔,站在人群中,远远地看上几眼……

    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只觉得心里很空虚,想要填补些什么?

    接着。

    他又去了燕城和黑熊城。

    这两个地方也有很多熟人,如武殿的万长老,如美妇人姬雪,如李志。

    还有凌家,也就是凌云飞的族人。

    还有江家,江正意的族人。

    他还特别去看了下洛清竹的堂哥,江卫。

    此人当初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但被他教训后,有所收敛。

    而这些年过去,江卫以前的恶习,都已经彻底改了,成为了人人夸赞的大好青年。

    并且修为也长进不少,现在已经是九星战王。

    九星战王,自然无法和秦飞扬相比,但在整个燕郡,也算是年轻一辈当中的佼佼者。

    不过。

    秦飞扬依然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如同一个独行者,默默地走在街道上。

    最后。

    他回到了铁牛镇。

    一个简陋的茶楼里面,秦飞扬穿着一身破旧的麻布衣服,坐在一扇窗户旁,一边喝着苦涩的茶水,一边扫视着外面街道。

    这些年过去,铁牛镇的变化并不大。

    大部分人,都还是很朴实,和气的。

    但曾经的林家,因为林昌的死,早已是物是人非,也没落了不少。

    赵家也还在。

    赵家就是赵霜儿的家族。

    但赵家却不像林家,在赵霜儿爷爷的带领下,现在的赵家,比当初还要强大几倍。

    除开武殿和丹殿外,已经算是铁牛镇的最强霸主。

    “赵家……”

    “赵霜儿……”

    “要是赵霜儿不死,或许今天的赵家,会更强大……”

    秦飞扬低语。

    当初在燕潘山脉,冯灵儿,赵霜儿,凌云飞,洛清竹,江正意,被左安几人杀害一幕,到现在他还历历在目。

    如果大家没死,抛开江正意不说,凭洛清竹四人的天赋,现在恐怕也和林依依一样,是州府的天之骄子吧!

    “唉……”

    秦飞扬一声低叹,掏出几个金币,放在桌上,便起身离开了铁牛镇。

    最终。

    他回到了曾经和远伯一起居住了五年的地方。

    这些年过去,这地方早已面目全非。

    甚至连那烧毁的小木楼,都已经被草木掩盖。

    不过。

    虽然一切都已经不复存在,远伯也了去无踪,但一来到这,秦飞扬的心就安宁下来了。

    “尽管我生在帝都,尽管母亲也在帝都,但这里,才是我的家……”

    秦飞扬站在半空,扫视着下方,心里涌现出了一股久违的归属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