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十月蛇胎 > 第七百章 心在哪?
    秦广王和我这话的时候,我一时间都有些惊呆了,转头看向柳龙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柳龙庭可能也是没有想到秦广王会这么,一时间愣了一下,见我看着他,于是向我走过来,平静的抬眼看了一眼秦广王,挑了下长眉,语气不紧不慢的对他:“若是我要是知道,又何必大老远的来见你这鬼王爷?”

    柳龙庭的鬼王爷,算是讽刺的话了,并且他跟秦广王着的时候,双眼一直都紧紧的盯着秦广王看,眸子里的神,也变的格外的阴寒。

    秦广王看着柳龙庭已经变了的神,虽然他表面看起来并没有因为柳龙庭对他露出这种神而感到害怕,但是他随后跟我们话的语气,倒是也软下来很多,回答柳龙庭:“可能是你们想见我这地府的老阎王了,毕竟你前世可是东皇神,有什么逃的过你的法眼。”

    见秦广王这语气变软,柳龙庭倒是也没有继续再和秦广王纠缠下去,而是向着秦广王身边转过去,在他身旁踱步道:“这个世界的其妙,岂能是我能参透的,你我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还请阎王下次话的时候,多注意嘴,以免曦皇不杀你,你枉死在别人的手,有点枉费曦皇对你的一片心意了。”

    柳龙庭现在对秦广王这话,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若是秦广王以后再这种不着边际的话,不管是不是我保秦广王,他都会致秦广王于死地,只是我们刚刚来的时候,柳龙庭倒是也没这么大的反应,现在秦广王只是这么一诬陷,柳龙庭现在感觉有点过度认真了,认真的让我反而有点怀疑秦广王是真的还是假的。

    秦广王被柳龙庭这么威胁着,其实他心里也紧张,柳龙庭转到秦广王的身后,秦广王面向着柳龙庭一起转,生怕柳龙庭会在秦广王身后对他不利。

    现在秦广王正在和柳龙庭话,我一时间也接不到他们的话茬,心想要是这会姑获鸟的那个能探知别人内心的法力还在的话好了,指不定我们现在能探听到秦广王心里在想什么,也不至于这么费力的问,不过当我想转头看向站在我肩的姑获鸟想问他还有没有什么法宝能让我们知道秦广王心里在想什么的时候,这转头一看,却发现姑获鸟现在已经早不在我肩膀站着了,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这死鸟,真是带到地府来了,也都不让人省心,我四下转头望了一圈,在整个阎王殿里,也没找到姑获鸟的身影,而这时秦广王像是被柳龙庭威胁到了,微微开了口,跟我们:“不过有件事情可以告诉你们,元始尊有没有来地府,我倒不是很清楚,但是在两年前,有一只凤凰飞进地府来了,并且顺着昆仑山下的地狱入口,向着那个大洞最里面飞进去了,到现在也还没出来过。”

    是凤凰。

    那应该是凤齐无疑,毕竟凤齐他是这世界的最后一只凤凰,如果不是他,还能会有谁!

    当我现在听到秦广王出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感觉我心里瞬间都阔达了很多,只要知道凤齐在哪里,我一定要去找他!

    “不过那个洞,很是凶险,是什么来头我也不知道,之前没管理的时候,地府里的那些没投胎的鬼魅,全都争先恐后的往这个洞里挤,并且进去了的东西,没有看见再回来过的。”

    “一个都没有吗?”我又问了一遍秦广王,如果这个洞是个凶洞的话,凤齐在洞里,会不会有危险?

    “没有,整个地府阴司,是我的阎王殿离这个洞口最近,我见过进去过的,都没出来过。”

    秦广王这么一,这让我有些为难和担心了,凤齐和元始尊是一起消失的,既然凤齐进了这个洞,元始尊可能也进去了,元始尊法力无边,算是再厉害的洞府,也应该不能弄死他,之所以在里面没出来,一要么是被困在了里面,二要么是停留在了里面,不过这困在里面的嫌疑较大,因为凤齐从前还答应我帮我照顾月儿,他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不可能放任月儿这么不管。

    虽然没问出秦广王身后是谁,但是也问出了对我们有价值的东西,听秦广王完这些后,柳龙庭这才微微的对着秦广王作揖了一下,表示尊敬,了句谢谢,然后转过他那双在昏暗的烛光下照耀的漆黑的眼睛看向我,跟我:“我们回去。”

    秦广王已经能告诉的都告诉我们了,我们再问,估计再也问不到什么东西来,于是我对柳龙庭点了点头。

    但是这会姑获鸟还没回来,我喊了一句姑获鸟,问他在哪里。

    大殿里回荡着我的声音,秦广王听到我们走的时候,松了一口气,但是这会在看见我在找姑获鸟,那松了一口气的表情,还僵在脸,忽然又紧张了起来,急急忙忙的向着他后面存放生死簿的库房里赶进去,不过还没等秦广王进门的时候,一只黑的雀瞬间从存放生死簿库房的珠帘里冲了出来,向着我的肩站过来,那身体一耸一耸的,显得十分的开心。

    “那老头什么了没?”姑获鸟问我。

    毕竟秦广王好歹也告诉了我凤齐的下落,我顿时白了一眼姑获,叫他别乱喊,然后跟着秦广王了句抱歉,然后告辞。

    刚刚秦广王慌慌张张的起身打算去库房,但是看见姑获鸟从库房里飞出来的时候,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然后对我鞠躬,嘴里喊着:“恭送曦皇。”

    我和柳龙庭一起走出秦广王的阎王殿,在走出阎王殿时,姑获鸟一直都开心的很,在我肩膀发出一阵有一阵的怪叫,我特么从来都没见他这么开心果。

    “你刚才去库房干什么去了,怎么出来这么开心?”我忍不住问了一句姑获鸟。

    但这会姑获鸟却对我卖萌,眨着他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向我,回答我:“我没去干什么啊?我只是去参观了下这秦老头的阎王殿。”

    “人家不老。”我纠正姑获鸟,不过看着姑获鸟这兴奋的像是磕了药似的模样,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将姑获鸟从我肩拿下来:“你该不会是撕了你自己的生死簿?!”

    这毁了生死簿可是大罪,并且下妖邪生死簿都是归阎王掌管,要是被秦广王查出来,报到庭,算是我也保不了姑获鸟。

    姑获鸟又对我眨巴了几下眼睛,不回答也不否定,见我要对他发脾气了,这才对我:“好啦好啦,别我了,我怎么可能会去撕掉生死簿,我哪有这么大的胆子,对了,刚才秦老头不是到柳龙庭什么都知道吗?这他什么都知道我们还来地府干什么?”

    当姑获鸟再重复一遍秦广王的话时,我脸顿时黑了,因为刚才秦广王了一次,柳龙庭都不顾及我存不存在,直接跟秦广王翻脸,现在姑获鸟又来问一遍,我都能想象柳龙庭的脸有多难看。

    只不过柳龙庭的这种反应,实在是有些古怪,虽然我不相信柳龙庭他会吃了没事故意瞒着我,又陪我来地府问情况,但是有句话叫做无风不起浪,柳龙庭他前世是东皇神,这个世界的统治者,有什么他是不知道的?况且他确实是把我的心拿了,都没还给我,他为什么不还给我,我想应该也要对我有个交代,还不如趁着这会,我要问问柳龙庭,他把我的心放在哪了。

    bk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