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怎么知道我在逃避什么人?”

    “我哥说的!”灵安念神情不悦,对那张医生的好感,瞬间消失殆尽,他怎么可以随意告诉别人她的私人隐私呢!

    最讨厌这种没有道德底线的医生了!不过不得不说白少羽所说的话彻底让她心动,

    为了躲避陆离笙,她确实不应该去找其他工作,只有经纪人是陆离笙想不到的。

    因为她曾经也没有想过。

    灵安念答应:“好,我做你的经纪人!”

    …

    自从灵安念答应做白少羽的经纪人后,接下来的一个星期,灵安念都是在网上找资料度过的,而她的伤口也日益好转,心情也随之恢复…

    应该说是,忙的忘记了难受。

    不得不说,工作真的是一个治愈心灵创伤的好东西。

    一个星期后,

    灵安念拆线,

    她没有去医院,而是张医生来白少羽家里为她拆的,拆线的时候灵安念并没有打麻醉,她想记住这些痛,

    她想用这个伤口来记住自己与陆离笙在也不可能,拆线的时候…张医生有向提她起陆离笙的事情,这是一个星期来,第一次听见陆离笙的消息…

    张医生说,陆离笙在手术室门外坐了一个星期,不论用什么办法都赶不走他,

    陆离笙说:“我要在这里等我的妻子回来,我相信,她不会扔下我,我也相信,我一定会等到她回来,是你们将她推进的手术室,也是你们将我的妻子弄丢了,我要在这里等她,等到她出来见我为止…我的妻子,一定不会不管我。”

    灵安念听着张医生所重复的话,她身体紧绷,嘴唇抿成一条直线,直到拆完线,她都还未反应过来…

    张医生对着灵安念交代了几句后便离开了,张医生一走,灵安念的心情恢复到刚刚来白少羽家里那一天,她一言不发,没有了在继续查资料的欲望,

    就那样坐在床上,像个雕像一样,一动不动,白少羽送走张医生回来后,他走到灵安念的身边,坐下:“那个…”

    “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白少羽“哦”了一声,依然坐在灵安念的身边,没有要出去的意思,迟疑片刻,白少羽抬起手将灵安念抱在自己的怀中,轻轻拍打安慰道:“我们用时间,用工作来忘记一切不开心的事情,既然决定要放下,那么就放下,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灵安念这次没有反抗,因为她现在确实是需要一个肩膀让她去依靠,心里好难过,灵安念声音哽咽道:“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忘记他…”

    “有我在,我会帮你的,小不点,在我的眼前你不需要假装坚强,你可以卸下你所有的伪装,放心大胆的依偎我,难过的话就哭出来吧,哭出来了就好了…”白少羽的声音像有魔性一样,灵安念扑在苏少羽的怀中嚎啕大哭。

    陆离笙…

    对不起。

    我们不是说好为了彼此好好的活下去吗?可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

    别这样了好不好?让我放心的离开你好不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