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三章 资质之说
    sunsep2509:29:42cst2016

    过早失去亲人庇护的二人,虽然饱尝了无助与凄凉,但也因此成就了独立与坚强的性格,他俩都很有主意,按说这样的两个孩子是难以融洽相处的,可他们还幼小时就被同病相怜的那种感情拴在了一起,容忍迁就对方已经成了习惯,只是这种容忍与迁就仅限二人之间,跟别的孩子相处时,可就是另一回事了,相比而言寻易还是要显得比西阳随和的多,毕竟他不是本村的孩子,自身境遇让他更懂得克制,可一旦被惹急了,那狠劲可是连西阳都畏惧三分的,所以连附近村子的孩子都知道,西林村那个叫寻易的野孩子看似好欺负,却是万万不能欺负的。

    尽管大家都知道寻易急了的时候有不要命的狠劲,可要想把他惹急了也真不是件容易的事,这么多年也只拿石头砸过两个人的脑袋,所以因其随和的性情,他的人缘反而出奇的好,这一点让西阳很是羡慕。

    在二人的又一番交头接耳后,道士回来了,那一脸喜色仍未消退,他可没想到两个孩子居然动过逃跑的念头,因为天英派收徒历来就没出过这种事,见过法术神通后,所有人都是千肯万肯的。

    “走吧,送完包裹咱们就赶回山门。”道士提起两个包裹,笑着说。

    西阳上前去抢包裹,口中道:“怎可劳动道长,还是我们背吧。”

    道士欣慰一笑,道:“不用这么客气,我本名王珽,你们入师门只是迟早的事,就先叫我王师兄吧,包裹我来拿吧,能走的快些。”说完举步而行。

    二人急忙跟上,西阳诧异的问:“难道不是道长要收我们为徒吗?”

    王珽道:“我这点本事要是收你俩作徒弟可就把你们耽误了,我敢保证师尊见到你们一定会欣喜不已的。”

    二人闻言自是又一番激动,这王珽都这么大本事,如果能直接跟他师尊学艺那此番造化就更大了。

    寻易强自镇定的问:“不知……嗯……王师兄是如何跟陆爷爷他们说的。”

    王珽边走边道:“我装作习武之人,当着他二人的面劈开了一块青石板,然后说看中了你二人的资质,要收你们为徒,这是修士收徒的常用手段,他们很为你俩高兴。”

    西阳问:“他们就没提出要和我们再见上一面吗?”

    王珽停下脚步,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第一次敛去,看着二人道:“两位小师弟,师兄要跟你们说一下,修炼之人最忌尘缘不断,心存羁绊的话即便资质再高也难有大成,你二人资质既高,世上又无至亲之人,可说是天造的修仙之材,剩下的凡情俗念还是尽快淡却吧。我在村中秘藏了一张驱鬼符,虽无大的法力,但也可令寻常鬼魅不敢进村,就算了却了村人对你们的恩情吧。”

    西阳道:“多谢师兄教诲,我们谨记了。”

    寻易躬身而拜道:“多谢师兄为村中施法,师兄之恩我们铭记在心。”王珽的话不但解开了他心中那个“闻知孤儿而喜”的疑团,其所为更是令他感激不已,如果不是真心对二人好,又岂会想到替他们偿报恩情了断尘缘?至此他对这位师兄再无疑念,先前盘算好的试探手段再也不想了。

    王珽对西阳点点头,对寻易道:“举手之劳,算不得什么,两位小师弟日后若能勤修苦练,于我天英一派有所增益,师兄反倒要感谢你们呢,说心里话,我忝列门墙,得闻修炼之道,却因资质平常,难报师门重恩,实觉愧疚,所以咱们今日相遇既是你们的机缘也是我的机缘,你们若能有所成就,我也就能心安了。”

    寻易郑重道:“若我们果有些资质,定不负师兄厚望,修炼中绝不敢有丝毫懈怠。”西阳跟着用力的点了下头。

    到城中送了包裹,三人踏上了前往天英派的道路。

    王珽带着二人来到一处荒野,抽出宝剑抛于身前,开口道:“师兄修为不高,带你们俩个人飞行有些勉强,所以你二人在飞行时不可乱动,最好闭上眼。”

    “飞行!”西阳与寻易的眼中放出的光芒都快能烤馒头了,心中那份激动难以言表。

    王珽一手拉过一个,把二人夹在肋下,口中低念了两声,那离地尺许悬浮着的宝剑立刻绽出盈盈青光,他一步踏上,那宝剑托着三人快速升起。

    寻易与西阳都大瞪着双眼,眼看着下面的景物越离越远越变越小,二人吓得都绷紧了身子,耳中充满了自己的怦怦心跳声,二人胆子虽不小,可此刻也不由自主的开始发抖了,下意识的死命抱住王珽。

    足足升到三四百丈的高空,那宝剑才缓缓的向前移动起来,渐渐的速度越来越快,二人先后闭上了眼睛,耳边风声呜呜作响时,他们依然能听到自己狂跳的心声,刚开始的兴奋与激动早已完全被恐惧所取代。

    不知过了多久,西阳感觉到耳边风声减小了,他把眼睁开一线,看到了脚下有朵朵白云飘过,飞剑的速度的确在减慢,看着眼前的奇异景象,他心中的恐惧消减了许多,眼睛越睁越大,又有了兴奋的光芒,扭头去看寻易时,见他也睁开了眼,正四下张望,四目相对时,二人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飞剑缓缓落在一处山头后,王珽放下他们,二人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心里的恐惧虽消失了,可身体还没缓过劲来,被吓到腿软这让二人大感难为情。

    王珽哈哈而笑,看来是早料到他们会有这狼狈相了。

    寻易咧嘴道:“师兄,我们这算有资质吗?”听他这么问,西阳心中有些紧张。

    王珽笑道:“这与资质扯不上干系,只是胆量而已,你二人的胆子算是够大了,许多第一次被带着飞行的凡人可都是尿了裤子的。”

    “嘿嘿,那就好,那就好。”西阳放下了心。

    寻易问道:“这资质到底指的是什么呀?”

    王珽略显疲惫道:“这个说起来话就长了,一会再跟你们细说吧,我得先打坐恢复一下,你二人不要吵闹也不可走远了。”

    寻易懂事的点点头,等王珽在一棵大树下盘膝坐下后,二人才轻手轻脚的走开,在二十余丈外的一处阴凉下坐了下来,他俩把头凑在一起神情兴奋的小声嘀咕起来。

    足足过了有一个时辰,王珽睁开眼,对二人招了招手,二人立刻乐颠颠的跑过来。

    待二人坐下后,他含笑道:“师兄祝两位小师弟早日与貌美如花的仙子喜结良缘。”

    二人的小脸霎时就通红了,这正是上一刻他俩相互打趣说的话题,寻易满脸尴尬道:“相隔这么远师兄也能听到啊?”

    王珽见他二人的样子,不由哈哈而笑,道:“要想用心听的话,再远些也是能听到的,你二人以后遇到的就都是修炼之人了,说话可要小心了。”

    “是。”二人连忙答应,暗自生出了一丝惶恐。

    王珽继续道:“先说说资质之事吧,三魂七魄你们可听说过?”

    二人点头,西阳道:“常听人这么说,可却不甚明了。”

    王珽道:“所谓三魂,说的是天魂、地魂与命魂,要把这个说清楚就得从一个人的孕育说起,夫妻行人道,父精母血会产生一个魂引,此魂引包含了父母双方的些许前世因果在内,正是这些因果信息会牵引在地府等待转世的阴魂前来投胎,所以说,孩子与父母大多都是在往世有过极深关系的,他们来投胎或是讨前世之债或是报前世之恩。”

    西阳若有所悟,道:“怪不得柳婶骂她的孩子水娃时,总说不知前世欠了他什么债,原来真有此事。”

    王珽接着道:“这投胎的阴魂就是地魂,有多少地魂,上天就会降下多少天魂,天魂与地魂交汇在一起后衍生出命魂,命魂继而衍生出七魄,至此胎儿就可孕育成长了,听出来了吧,这地魂是至关重要的,它不但关乎一个人一生的命运也是我所说的资质。”

    寻易困惑道:“师兄说‘有多少地魂,上天就会降下多少天魂’,这个我不太懂。”

    王珽道:“你不问我也正要说这个,刚说了‘生’,下面该说‘死’了,一个人死后,天魂归天,地魂归地府,阴司会依其一生所为而做出赏罚,善大于恶的酌情增添地魂之量,命魂消散,很快就能再转世,恶大于善的则酌情消减地魂量,命魂于地狱中受该受之酷刑,地魂相陪,刑满后命魂消散,地魂这时才有再投胎的机会,若是罪恶太重,地魂被抽减尽了,这个魂也就消亡了。地魂数最高为二十四,天魂最高为二十五,合为四十有九,暗合‘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之说。”

    这可是二人从未听说的,大感新奇之余,寻易不解道:“既然有多少地魂,上天就会降多少天魂,那地魂最高为二十四,天魂最高也该是二十四才对,又怎会出现二十五呢?”

    王珽面露向往道:“地魂若真能达到二十四,那就有几分机会得到满数的天魂,不过,地魂数能到二十四的也只现于传说而已,且都是万余年前的事了。”

    西阳咽了下口水,心情忐忑的问:“那我二人魂数是多少?”

    王珽笑道:“我修为有限,看不甚准,但你应该不会少于三十六,他或许能到三十八。”

    “只有这么少!”西阳的心顿时沉了下去,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寻易也好不到哪去,这位师兄一直说他俩资质上佳,没想到魂数居然连四十都不到,二人犹如从云中一下跌落到地。

    王珽叹息道:“你们可真是该知足了,魂数到二十六就算有修炼资质了,能到三十就算资质不错了,你二人的资质足可算上佳了,要知道,天英派创建五千年来,也只有四位师祖的魂数达到三十八,师兄我才区区二十八。”

    “哦,原来如此。”寻易展颜而笑。

    西阳呼了口气,心里虽踏实了些,可仍不免有耿耿之意,觉得自己的三十六和四十九相差太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