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七章 苦修
    sunsep2509:33:14cst2016

    五师叔拉住他,道:“法阵的玄妙非是你们凡人所能知道的,我要把话说在前面,一旦入阵,他可能就会凭空消失,至于何时能出来、能不能出来,我可什么都无法保证。”

    “凭空消失?”西阳眼中闪过坚定之色,死死的把寻易抱紧,心中暗想,消失就一起消失,我死也不会松手。

    一步,两步,三步……,西阳的心狂跳着,每一步都如同是在迈向深渊,兄弟的命运就掌握在他的手中,他不知自己的决断是对还是错,但他没有别的选择。

    随着内心情绪的剧烈波动,他迈出的脚步由坚定逐渐变作了迟疑,走出十几步后竟停了下来,西阳用悲伤凄苦的眼神看着怀中的寻易,一滴滴泪水滴落在寻易那苍白的脸庞上,很快,他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他尚还稚嫩的心灵无法承受这让他感到绝望的无助,无法承受这决定弟兄生死的巨大压力,尤其是这一切都是他引来的,如果当时听寻易的话逃走,那就不会走到这一步了,那种悔恨痛彻肺腑。

    五师叔皱着眉走过来,刚要说些什么时,西阳猛地发出一声嘶吼,抱着寻易疯了般的向前冲去,下一刻,原本被他紧紧抱在怀里的寻易就诡异的消失不见了。

    气血冲头的西阳并未立即发觉寻易的消失,又跑出十数步后才猛地停下来,惊恐的呼喊着寻易的名字转身跌跌撞撞的四下乱找,那样子与失神无异。

    五师叔心中着急,可又不敢踏入阵中,只得不住向他招手。

    西阳大哭着在草丛中不住的找,最后终于坚持不住瘫倒在地上,巨大的悲痛似乎吞噬了他全身的力气,可当他看见五师叔时,失去的力气仿佛又突然回来了,他冲过去嘶吼道:“你把他给我找回来!他去哪了?!我要和他在一起!”

    见他终于从阵中走了出来,五师叔松了口气,随手一点制住了他,然后急忙提着他回到草房中,传出神念命玉山子带身边弟子过来。听王珽说了二人情况后,就打发他们去了,严嘱二人不可对外多言。

    西阳不知自己是何时醒过来的,回想发生的事,他觉得自己是作了一个梦,难以相信与自己形影不离的兄弟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消失了,而且还是被自己紧紧抱着的情况下消失的。

    打坐的五师叔在他醒来时缓缓的睁开眼,什么也没说,只静静的看着他,那平和的眼神中有怜爱有关切还有几许同情。

    西阳喉头哽咽的喊了几声“寻易”,凌乱浑胀的头脑终于理出些头绪后,他支撑着爬起来,对五师叔跪拜下去,呜呜的哭着道:“求你救救他,什么我都答应。”

    五师叔哀叹一声,道:“他的资质还在你之上,若是能救根本不用你开口相求,你是聪明孩子,这个道理应该能想明白,他如果有造化的话,过一段时日等身上魔魂被阵法化去了,自然能自己走出来。”

    西阳挺直身子,目光发寒道:“你骗我,过一段时日?他吃什么?喝什么?”

    五师叔苦笑道:“我要说这大阵覆盖千里你肯定不会信,可确实如此,我虽从未进去过,可想来其中溪流、野果定会有的,不过我也不瞒你,他能出来的可能并不大,不过有希望总比没希望要好,对不对?咱们还是耐心等待吧。”

    西阳哭道:“求你送我到他那里吧,阵中既然与外界相同,那肯定也有野兽,他进去时已然昏迷,没人照看怎么能活?”

    五师叔轻轻叹了口气,等西阳止住哭声才道:“孩子,该说的我都说了,我们是真没有能力救他,也没办法送你去他那里,自己静心想想吧,想想我们有没有道理害他,想想我有没有必要骗你,哭闹可是于事无补的。”

    西阳默默的摸着眼泪,过了一会道:“他如果命大,多久能出来?”

    五师叔摇头道:“我不知道,但想来时日不会太短。”

    西阳用泪眼看着他道:“好,那我留下来等,你们既然说我资质很好,那我就在这里修炼,等不到他,我就修炼到能破掉这法阵为止,不论如何,他活着我要见人,死了要见尸。”

    “在这里修炼?”五师叔面露难色。

    西阳决然道:“他是在这里消失的,我不会离开这山谷,死也不离开。”

    五师叔想了想,道:“好吧,这事我答应你。”

    西阳重重的呼了口气,在地上磕了三个头,道:“那请叔父这就教我吧。”

    五师叔用爱怜的看着他道:“你就算资质再高,想破此阵也要修炼一两百年,孩子啊,你现在的心境没法修炼,去法阵那里静 坐去吧,什么时候觉得自己的心静下来了再来找我。”

    西阳缓缓的站起身,低着头在原地站了一会,然后紧紧握了一下拳头,走出了草屋。

    自此,作为天英派禁地的这个小谷中多出了一个苦修的弟子,天英派掌门及几位峰主多出了个小师弟,他们对这小师弟羡慕到眼红,一个刚入门的弟子竟然由结丹后期的师祖亲自指点修炼,而且这种指点还是随时随地的,即便是他们这些人可都是不敢轻易打扰门中长辈请其指点一二的,不仅如此,五师叔还让他们拿出适合初修的最好丹药供这个小师弟服用,甚至门中珍藏多年的两粒“灵髓丸”也被要了去,这药虽只适合初修者服用,算不上至宝,可也极其珍贵了,当初为了夺到这两粒,天英派可是死伤了六七位开融期的弟子。

    不管眼红也好不平也罢,当他们看清这位小师弟的资质后,尽皆无话可说了。

    西阳无法抛开心中的悲痛与悔恨,他做不到,这一点五师叔看的很清楚,可他也看出了这孩子有足够的智慧去应对心境问题,他没有让自己沉溺于悲痛与悔恨的苦海,而是爬上了岸,虽然他执着的守在岸边不肯离去,但他至少知道自己不该再跳进去了。在没有确认兄弟死讯之前,他不会放弃,不会让自己先倒下,只要还有一丝的希望他就会付出千倍万倍的努力,他此刻的心境已经可以开始修炼了,尽管这种心境或许会成为修炼路上的极大障碍,但那是很远以后的事,相反的,这种心境相伴生而出莫大坚毅与决心,可以让他在修炼前期这段路上走得比先前更快,毕竟修炼到元婴期之前更多的是靠勤奋与丹药。

    要修炼到元婴期,那可是最少也要几百年的,五师叔相信这么长的岁月足以消磨掉他当下的心障了,即便他最终依然无法看开、放下,止步于结丹期,那也是可以接受,多出一个结丹修士对天英派而言算是实力大增了。

    西阳当然不会知道这位师尊黄钟子的想法,他也没心情去理会别人怎么想,只要能尽快修炼就好,他不但要修炼还提出要研习阵法,黄钟子很清楚研习阵法会影响他的修炼进程,可还是痛快的答应了,西阳了解到学习阵法最少也得有开融期修为后,修炼的更加勤奋了。他再也没跟师尊提过寻易之事,因为他不想让心中仅有的一点希望破灭,黄钟子也绝口不提寻易,因为他能看懂西阳,只要寻易仍生死未卜,西阳就会坚持下去,这点希望一定要替他保留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