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九章 各怀心事
    sunsep2509:34:30cst2016

    寻易的机灵劲不比西阳差,能猜出这老头绝非寻常之辈,既然被困在天英派的法阵中,那必定与天英派是有仇怨的,一方对保护自己的仙狐下手,一方为自己化除了附体恶魂,该选择那边自是不用说了,寻易虽外表文弱,可做事的果断劲却比西阳还要强。

    他的这个举动有些出乎正天君的意料,他用玩味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小孩,问道:“你不惧怕老夫了?”

    寻易笑道:“刚才是遭逢变故,醒来神智尚处恍惚中,现在知道老人家是我的救命恩人,感激还来不及,怎还会怕呢。”

    正天君眼中玩味之意更浓,指了指四周骸骨,道:“你不问问这些人都是怎么死的?”

    寻易扭头看了一下,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身子,强作豪迈道:“谁要是想把我困死阵中,我一样对其不会手下留情。”停了一下,他还是忍不住小声问道,“这些人都是您杀的?”

    正天君被他的样子逗笑了,道:“不错,而且均非无名之辈,那个就是天英派名噪一时的问云道尊。”他伸手朝十余丈外的一具尸骸点指了一下。

    寻易瞥了一眼,装作漫不经心道:“能名噪一时修为肯定不低了,该是个元婴期的吧。”通过王珽的讲述,他知道天英派现存师祖中修为最高的已至结丹后期,这人既称道尊,想来修为肯定要高些。

    正天君微一错愕,道:“看来你对天英派所知不多,他是化羽修士。”

    “化羽?!”寻易大吃一惊,急忙扭头瞪大眼再去看那尸骸,转回头后盯着正天君结结巴巴道:“那……那您老人家岂不是……是……”王珽没跟他们说过化羽之后是什么,他这次真的是连句整话都说不出了。

    正天君不无自得道:“老夫千年前被困时就是化羽后期的毫羽修为了,这问云不过是中期的离蝶而已。”

    “哦。”寻易茫然的点点头。

    正天君显然是对自己的修为颇为自豪,进一步给他解释道:“化羽初期为息花,指的是修炼到不使用神通,身体就轻至可在花朵上站立,中期为离蝶,说的是蝴蝶扇动翅膀带起的微弱之风即可把这等修为的人吹的远离,后期嘛,称为毫羽,顾名思义,是说身体轻的堪比鸟儿身上最纤细的绒羽。”

    寻易眨了下眼睛,毫无征兆的突然对老者吹出一口气,看到他纹丝未动,不禁笑道:“我就知道没那么神。”

    正天君可是许久许久没和凡人打交道了,一怔之下随即哈哈大笑,道:“你这小家伙胆子可真不小,你不信那些人都是我杀的?”

    寻易道:“信,但杀人多的未必就是凶人,未必就会滥杀无辜,我看得出你对我很好”说到这里,他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颇显仗义道:“说吧,您救下我想让我作什么,是陪您聊天解闷给您摘果子打水,还是想传授我点法术什么的,小子但凭吩咐。”

    正天君打量着他道:“换做是我,可没心思朝别人吹气,脑子里想的该是如何尽快离开法阵才是。”

    寻易毫不隐晦道:“我不敢出去,天英派那帮人就算不杀我也不会收我为徒了,再说了,就算他们现在想收我为徒我还不稀罕呢,他们派中的化羽高手都死在您手下了,跟他们学能学出什么?”

    正天君眼露嘲弄之意,道:“我还真小看你了,心思转的真够快,这么说你是想打我的主意?”

    寻易咧嘴一笑道:“虽然我心里确实这么想了,可您这话说的还是太难听了,什么打不打主意的,您要闲的没事愿意教呢,就随意指点指点,不愿教呢,也无所谓,我一样该尽心服侍您,您可是对我有救命大恩的,不过……这里就咱们俩,最好还是找点事作,您说呢。”

    正天君像是根本没听他的话,放眼四望道:“这个时节有野果吗?”

    寻易眨着眼道:“没有。”

    “那你日后吃什么?”

    寻易笑道:“以您的神通,打几只野兽不过是举手之劳,引我们来此的那位王师兄仅是开融期修为,打山鸡时就能挥手而落。”

    “那你看看这里有野兽吗?”

    寻易站起来举目四望,嘴里开始发苦了,他想到王师兄曾说过,修为到了一定程度就可以不食人间烟火了,这老头儿肯定是不用吃不用喝了,如果这里要真没东西可吃,那自己可就惨了。

    这时他才看清自己是在一处极大的山谷之中,这里显然不是那五师叔居住的小谷,周边虽有不少林木,但连一声鸟鸣都听不到,这显然不太正常,他皱眉望向老者。

    正天君道:“此阵能吸取附近灵气以供己用,虽不至于影响树木花草生长,但鸟兽却不愿在这种地方栖息,你要想留下报恩,恐怕得靠吃草根过活了。”

    寻易颓然的坐下,想了一会忽然笑道:“您都修炼到化羽期了,已经是神仙了,神仙不是能点石成金吗,想来点石成馒头比成金子还要容易些,有劳您每天帮我点几块吧。”

    正天君摇头道:“我离成仙还远着呢,帮不了你这个忙。”

    “真的不行啊?”寻易苦着脸可怜兮兮的说。

    正天君没答话,上一眼下一眼的又开始打量他。

    寻易被看的心中发毛,咧着嘴道:“您不是饿了吧?”

    正天君脸上露出古怪神情,道:“难得,到这境地了,你还有说笑之心。”

    寻易露出笑容道:“拿草根当饭吃的事我经历过,一时半会饿不死,您看我的眼神也不像是在看一个将死之人,要是守着个化羽期仙人还饿死了,那就真是我命该绝,没什么好抱怨的。”

    正天君平静的看着他,道:“你最好不要对我抱什么期望,这法阵专门克制我修炼的功法,你进来时应该也感受到了那生不如死的感觉,这么多年下来,我的修为不说被这法阵尽皆毁去也差不多了,外面那些人是被我吓住了,所以这几百年没人再敢进来,否则的话我恐怕活不到今日。”

    寻易面色微变,似是想到了什么,勉强笑了笑道:“现今天英派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结丹后期,您修为即便受损再多想来对付他们也不在话下。”

    “哦?”正天君眉峰一挑,转头望向问云道尊的尸骸,语带快意道:“问云,听见了吗?你这些徒子徒孙可不肖的很啊,这可算是你与老夫为难的报应,若非当日你们天英五子在老夫手下四死一伤,天英派何至于衰落到这般田地。”

    他说完转向寻易,以戏弄的口吻问道:“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害怕呢?”

    寻易一脸苦瓜相道:“何止有点,是特别害怕,您刚才把老底都泄露给我了,就是打定主意不会放我走了,这点事儿我还能看的出来,不过我是真心感念您的救命之恩,绝不会作忘恩负义的事。”说到这里他苦笑了一下,叹了口气道:“不过光靠草根果腹也没几日好活了,想想也不必怕什么了。”

    正天君眼中露出惋惜之色,心中叹了声“可惜”,缓缓的闭上了眼。

    寻易虽然还不饿,可挖草根是件麻烦事,他现在正是贪吃的年纪,要想吃饱得挖不少草根,所以从一具尸骸边捡了把短剑,走到一边默默的挖了起来。

    过了一会,他站起身,走到正天君身边,恭敬道:“我想去那边的瀑布边看看有没有什么可吃的,顺便把这些草根洗一下。”

    正天君没说话,略点了下头。当寻易的身影消失在一片树林中后,他睁开了眼,眼中神色变幻不定,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良久后,他发出一声轻叹又闭上了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