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十四章 感动
    tuesep2710:00:00cst2016

    寻易忍着身体的不适,心念一动,地上的离砚一闪不见,那棵小树随之倒了下去,他居然看到了小树被砍断的平滑断面,种种诡异让他心生惧意,毫不迟疑的在心中拼命想着让离砚回到乾坤袋中,离砚如他所想的飞回来,可到了袋口却停了下来。

    他急声对正天君道:“快快快,帮帮我,它不进去了!”

    正天君用手一点那袋子,离砚立时不见了,“要想用这袋子收纳物品,需用灵力催动袋子自身的神通才行,你这点灵力还是先别用在这上了。”

    寻易惊魂稍定后,跑到那棵被斩断的小树前看了看,那断面与之前出现在他脑海中的画面一模一样,他回来后犹自哆嗦不停,顾不得问诡异之事,先问道:“真奇怪,我怎么不停打哆嗦,我不至于吓成这样啊。”

    正天君道:“你确实不是吓的,集中意念会牵引游于你身外的天地二魂,有时这就会引起凡人打哆嗦,何况还有我的神识在其间扰动,过一会就好了。”

    寻易放下心,手指小树道:“在离砚砍断小树时,我跟做梦似的好像看到……”

    不等他说完,正天君就打断道:“是通过我附于灵力上的神识看到的,你修炼一段时间自然就有这本事了。”

    “哦。”寻易神情还是怔怔的,又道:“使用法术就这么简单?我刚按您说的一想,还没怎么集中意念呢,离砚就按我所想的飞到手中了。”

    “我本也以为你得练习一阵才行,不过使用离砚这种灵宝就是心念一动的事,只要能引动我存入的灵力,剩下的就容易了。

    寻易脸上没有欢喜,呆呆的想着刚才经历的事,好一会才道:“刚也不知耗费了多少灵力,您再给我补上一些吧。”

    正天君懒得跟他废话,抓住他递过来的手腕,捏了一会,然后放开。

    “好了?”寻易望着他问。

    “好了。”正天君平静的答。

    “可您还没问我难受不难受呢?”寻易眼中有了不满。

    正天君暗自后悔,想哄骗这小家伙可真难,只得道:“耗用多少我自然一查就知道了,哪里还用跟上次一样输入到你难受为止,你这孩子可真是多心。”

    “哦,您本事真大,嘿嘿。”寻易满脸堆笑的说。

    正天君不想让他在此事上纠缠,岔开话题道:“有件事我得告诉你,我虽除掉了你身上的恶魂,但它寄附在你身上有些年了,难免会对你有些侵染,这些我无法帮你去除,得靠你日后自行修炼时慢慢化解。”

    寻易紧张道:“这侵染不会有什么危害吧?”

    正天君摇头道:“最多会对你的心绪有些影响,谈不上危害,不过修为高的人可看出你魂中的这点驳杂之气,我担心你拜入修仙门派时会有些麻烦。”

    “那……那怎么办啊?”

    正天君思索道:“太元宗应该没有化羽修士吧……,这驳杂之气虽结丹修为就可察觉,但应该看不真切,多半只当是你自身的戾气罢了,只有到了化羽期才有神通看出这是被侵染所致。这样吧,如果他们问及此事,你只说什么都不知道,再提一下你失忆的事,让他们猜测这侵染是发生你失忆之前,如此他们就没法追问了。凭你的资质,他们应该不会过多计较这些。”

    “我知道了,这恶魂真是害我不浅。”说到这里寻易灿烂一笑,“不过若没有它,我也遇不到您,也就没了这些宝物,呃……您没什么再给我的了吧?”

    正天君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一副懒得搭理他的神情。

    寻易一点也不尴尬,笑着道:“我也不贪心了,什么都不要了,您……能不能再往我脑中装点功法呀见识呀这类东西?反正也不麻烦,用手指在额头点点就行了。”

    正天君被气乐了,道:“要那么简单,我干脆把一生经历都传给你多好,你一下就有数千年见识了。”

    寻易咧嘴道:“这样……不行呀?”

    “哼,你看着容易,拓印记忆是极耗灵力与神识的,这且不说,往你脑中送入太多东西,弄不好就会伤你灵智,那可就是偷鸡不成反蚀米了。”

    “那算了吧,我还是慢慢学吧,您随便教我点什么吧,我从阵中出去就没人帮我了。”他说的很是可怜。

    其实不用他装可怜,正天君是恨不得把所知所学尽数传授给他,他心里实在不放心,这寻易虽聪慧,但毕竟只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后面的事情放一边,只是这孤身走两三千里的路去太元宗就够他受的了。

    二人先从众多乾坤袋及尸骸上找出了几件寻常玉佩、金银饰品等可在凡世变卖之物,充作路上的盘缠,接下来正天君事无巨细的好一番叮嘱,把能想到的耐心说给他听,然后又讲了蒲云洲的一些事情。寻易此时知道了,眼前这老头是紫霄宫两位化羽师祖之一,至于他要去见的花蕊仙妃,老头也说了一些,寻易自是对这些没什么兴趣,只得强迫自己努力记下。

    不知不觉说到月上中天,寻易已经困的睁不开眼,这一天可谓大起大落,从生到死走了数遭,任谁也经不起这么折腾,他是身心俱疲,能支撑到现在实属不易了。

    第二天天还未亮,正天君就把寻易唤起来了,又是一通叮嘱,连雇什么样的车、住什么样的店都说到了,那样子就像一个慈祥的爷爷在送一个将远行的孙儿,这让寻易心中很是感动。

    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后,寻易庄重立誓道:“小子一定苦心修炼,只要不死就不会有负您所托之事。天地共鉴,我寻易若违此言,天可诛地可灭。”

    正天君微微点了点头,看着寻易渐行渐远的身影,他本就枯槁的面容又蒙上了一层死灰之色,这一天一夜只是略施展了些神通,就已让他不堪其负了,好在心中算是有了希望,见到寻易立誓时,他可以确认自己这次作对了。

    “这个鬼精的小家伙。”正天君心中不由暗叹,轻轻摇了摇头,嘴角有了一丝微笑。

    向南走出三四里后,寻易停了下来,转身望着来路心中滋味难言。

    遇到仙人并被带入仙山,这让他终于相信自己与西阳是福缘齐天了,自己以后也能成为仙人了,前景光明的让他都感觉眩晕了,可还没等他细细的品味这喜悦,一切美好的梦想就在见到那位五师叔时全部破碎了,自己的这份福缘来的快,去的更快,来时让他感觉不真实,去时更让他感觉不真实。

    摸着手中的两只乾坤袋,尽管知道先前的经历不是梦,可心神仍有恍惚之感,虽然从老头那里得到了一些宝贝,尤其是还有让他想想就激动的定颜丹,但他宁愿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因为他不愿与西阳分开,因为他畏惧前路。

    先前因为修仙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让他生出满腔豪情,一肚子的勇气,可如今真的上路了,他却怕了,仅仅那两三千里的路程就让他怕到心里发慌。这种“怕”加重了与西阳分离的伤感,要是跟西阳在一起,再艰难的路程也不会让他有畏惧的感觉,这不是说西阳是他的主心骨,而是因为西阳已经成了他的一种习惯,他难以适应没有西阳在身边的情况。他此刻停下来回望的,不是老头儿,是西阳。

    不知站了多久,他黯然的踏上了只能他一个人走的路,不管心里有多怕,他都得硬撑着走下去,不仅是为了修仙的梦想,更为了自己刚刚立下的誓言,不能报救命之恩就该把这条命还给人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