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十五章 初杀人
    tuesep2722:00:00cst2016

    走到第七天,寻易的脸有了明显的菜色,老头儿告诉他走三四百里就能出阵了,可没告诉他这一路上都是山,走到第十五天,他觉得自己快有化羽期修为了,虽然还不至于被蝴蝶扇飞,但差不多可以随风而飘了。

    接下来又走了几日他没再计数,当身体又有了那种说不出的难受时,他险些昏过去,可心头却是一阵狂喜,猜出已到法阵边缘了,他倒退几步吸了口气,低头向前冲去,他原以为穿透法阵会很艰难,可除了路过先前那地方又感觉到了一阵难受外,就再也觉不出有什么异样了,一气走出数十丈,他腿一软坐到了地上,气喘吁吁的看着走过的地方,心中疑惑重重,不敢肯定自己是否出了法阵,难道这法阵就那么薄薄一层?

    数百里外的正天君也被弄得满腹疑惑,离砚与他心神相通,当寻易第一次碰到法阵时,离砚虽在乾坤袋中却还是受到了法阵的影响,他立时生出感应,紧着着又有了第二次感应,他想不通其中的道理,如果法阵之外还有一层法阵的话,那隔着第一层法阵自己应该无法再感应到离砚的第二次异动才对,这小家伙到底遇到了什么?他不由皱紧了眉头。

    三天后,寻易已经是在马车上了,脸上的菜色虽还未褪尽,可却精神十足,还给自己买了身半新不旧的衣服,自此舟车转乘,打听着一路向南走了三十多天。

    经过这段日子的历练,心中存着的那份畏惧不知不觉的消减了,逐渐有心情享受旅程的乐趣,不管是景物还是风土人情都让他有大开眼界之感,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劲头又回到了身上,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慢慢的适应了没有西阳的日子,尽管他每天都会想西阳,最初想西阳是因为觉得孤单与无助,尤其是被骗、挨欺负时,越想越伤心,甚至会偷偷抹眼泪,对漫漫长路不再畏惧后,想西阳时虽有伤感但更多的是一种温暖的感觉。

    这日一早,他就按正天君教授的方法,让寄宿的店家帮着找了个相熟的本分送脚车夫,经过一番斤斤计较的讨价还价,寻易与这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商量好了价钱。寻易不是个爱计较的人,以他现在的身家也不会在乎这两个小钱,但财不外露的道理即使正天君不教,他也是懂得的。

    坐在连车篷都没有的马车上,寻易与老头聊得甚欢,他现在可不是一个月前那个只去过两次平安城的无知小孩了,本就能说会道的那张嘴此刻快要能说破天了。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长期在路上奔波,早晚会碰到劫道的恶人,寻易此生遇到的第一个劫匪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当老头看到两个大汉从前面一棵大树后背着手转出来时,立刻意识到不好,急忙挥鞭想冲过去,可其中一个蜡黄面膛的大汉跑上前敏捷的抓住了缰绳,那匹老马嘶啸着停了下来。

    另一个红脸大汉一把把老头拉下车,嘴角带着狞笑打量着二人,道:“等了半天就等来两个穷鬼,活该你们倒霉,我们兄弟手头紧,借两个钱吧。”

    老头虽心知不妙,可还是立刻掏出一串制钱,陪笑双手递上,道:“两位大爷行行好,小老儿身上只有这些了。”

    看着二人手中提着的钢刀,寻易脸色发白,心怦怦乱跳,急忙也从怀中取出两块两串制钱,双手捧着送过去。

    红脸汉子接过老头的钱,要去搜他的身,黄脸汉子道:“不用搜他了,一看他就是个靠赶车过活的,身上不会带什么钱,遇到这种事不敢耍滑,搜搜那小崽子。”

    红脸汉子初入此行,被黄脸汉子当着被劫者的面点拨,面上有些下不来,把气撒到了寻易身上,挥手一记重重的耳光打了过去,口中恶狠狠道:“把值钱东西都拿出来,你要敢跟老子藏奸耍滑,老子扒了你的皮!”

    寻易被打的滚落车下,头嗡嗡直响,脸上火烧火燎的感觉立时让他血冲头顶,心中的恐惧一下被翻腾而起的怒火烧了个干净,他可是在十岁前就敢拿着石头砸别人脑袋的,不过要把他彻底惹急真不容易,此刻他还能忍,爬起身后,他又从怀里取出了两块碎银子,低着头用单手递了过去。

    黄脸汉子一把抓过银子,对红脸汉子道:“怎么样?再搜一下,这小崽子可有点急了,别让他咬了,手底下麻利点。”

    “敢咬我?我把他的牙一颗颗掰下来。”红脸汉子一把扯开寻易的衣裳,三四块银子掉落下来。

    这下黄脸汉子眼睛也直了,他没想到这孩子身上居然有这么多银子,惊喜之下亲自上来搜,很快就又搜出了贴身藏着的两块玉佩,从车上的包裹中搜出了足有十两重的几块金子,一只碧玉镯子。

    这意外收获让二人狂喜不已,赶车的老头却面如死灰,凭着丰厚的阅历他知道大祸已然临头了,剪径之徒若是只劫到一点小钱的话,一般不会伤人性命,可劫到如此多的财物那多半就要灭口了。

    黄脸汉子倒还没被惊喜冲昏了头,他皱眉看着从寻易身上搜出的那个绿色小袋子,这袋子看似未装任何东西,却被藏得极其隐秘,想来其中必有缘故,他厉声问道:“说!这袋子是作什么用的?为什么打不开?”

    寻易口中发干,胸脯剧烈起伏着道:“是一个仙人给我的,里面封的是我的一缕命魂和一个欲伤我的恶魂,仙人说这恶魂是我上辈子误杀的人所化,今生是来向我索命的,把它和我的一缕命魂封在一起,可让它不再害我。”这个故事是他早就编好的,防的就是乾坤袋被发现,他实在没办法解释这袋子为何打不开,青灰色袋子被他缝在了衣带内,他也为那个袋子编了一个故事。

    “仙人?小崽子,你还敢拿仙人和恶魂来吓唬人,再不说实话我宰了你!”黄脸汉子把手中钢刀在他眼前晃了晃。

    红脸汉子好奇的接过袋子,道:“打不开?我来试试。”说着就用力撕扯起袋口,那袋子虽没用法力封印,但袋子自有的法力仍在,岂是凡人能扯开的。他拉扯了一会,道:“是有些邪门,不过我看这里也没装什么东西,别为这耽搁功夫了。”得了这么一大笔横财,他没心思理会别的了,只想尽快去快活。

    “你懂什么!”黄脸汉子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努了努嘴。

    红脸汉子会意,狞笑着转向赶车的老头。

    黄脸汉子抬手给了寻易一记耳光,然后举起手中钢刀,喝道:“说不说!”厉喝出口时,手中钢刀虚劈而下,他的想法是让同伴杀了老头,自己借势再威吓一下这小孩。

    就是这一耳光把寻易彻底打急了,如果对方只是抢走财物,他肯定认倒霉了,因为他在发髻中还藏了一只翠玉指环,正天君告诉他那个很值钱,虽不知够不够余下路途的花费,但他也不想为此动用离砚,因为一旦唤出就装不会乾坤袋中了,当他看到黄脸汉子对乾坤袋如此感兴趣,肯定会一并抢走时,他知道必须得用离砚了,心里暗暗盘算着是刺伤他们一条腿还是两条腿。

    现在这一耳光打的他狂性暴起,心神不再受控制,怒吼声中,两个恶徒的脑袋几乎同时被从中间切开,然后离砚又划过二人脖颈,两颗被切开的人头随即掉落在地上,两具尸身僵立了片刻后,才栽倒下来,发出两声闷响。

    离砚之速,令赶车老头根本看不见它的身影,离砚之锋,切头割颈不发一丝砍斫之声。

    老头被吓呆了,浑身不住颤抖,哆哆嗦嗦的问:“这……这是怎么回事?”

    寻易颤抖的比他还厉害,他紧张的四下张望,老头也跟着四下张望起来,他压根就没去想是寻易杀的人,只当是有高人暗中出手相救。寻易则是真的在找人,因为在离砚斩杀红脸汉子时,通过附在剑身的神识,他看到了有一缕寒光砍断了红脸汉子挥砍而下的钢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