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十九章 迟降缘光
    thusep2916:24:38cst2016

    不一会,孔立回来了,见他们这个样子不由一笑,拍了拍那十岁男孩的肩头,道:“你先来,我担保你会通过,大胆的去吧。”

    那男孩信心大增,一溜小跑的来到石墩前,盘膝坐在上面努力平静着心神,很快就有一个中等大小的白色光点从树冠中飞临他头上,紧接着又有两个白色光点飞出。

    五伙人中穿黄衣的那伙人中的一位老者微微一笑,上前领走了那十岁的小孩。

    剩下三人看到测试这么容易,悬着的心都放了下来,第二个上去的是个偏瘦的男孩,他刚坐到石墩上,立即就有两个白色光点几乎同时飞落在他头顶。

    一个穿紫衣的中年人对穿黄衣的一位青年道:“我二师兄的缘光只略比侯师弟的略快一线,这弟子我就代二师兄领了。”

    那青年笑着拱手道:“吕师兄领走就是。”

    第三个孩子运气颇好,居然引下了一颗青色光点,被一个穿绿衣者领走了。

    寻易故意留在了最后,看清了这里确实没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遂稳步走了过去,他盘膝坐好后闭上双眼,尽量让自己心神放松下来。

    孔立与彭宗兴奋的盯着树上的光点,可等了一会却不见一个光点下来,他俩的脸上变得难看起来。

    石墩上的寻易心里发慌了,前三个孩子都是坐上去没一会就有人喊他们下来,自己坐了这么长时间难道一个光点也没引下来?他忍不住睁开了眼,抬头望向树冠。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脸开始发烧、发烫,表面上他是个嘻嘻哈哈没皮没脸的人,可骨子里却极要强,他可以舍下面皮娱人娱己,但那得是他愿意才行,他可受不得别人不给他脸面,也受不得像现在这样的丢人现眼。如果不是为了给月裳弄固灵丹,他此刻绝不会再赖在石墩上了。

    孔立忍不住朝寻易走去,他想不明白,资质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引不来一个缘光呢。他自然不会知道这问题是出在寻易魂上被侵染出的那些许驳杂气息,如正天君猜测的那样,孔立以结丹期的修为的确看出了寻易魂中有驳杂并把其当成了一丝戾气,他根本没放在心上,因为所有人的魂都会有或多或少的各种驳杂气息,经他手送入玄方派的弟子不下百人了,还没有谁因此而引不下缘光呢。

    所为的缘光,实际上就是附着在灵气上的一点神识,这些神识被赋予了接受与主人魂息相近者牵引的功用,玄方派的修士皆重炼丹,有些丹药是必须用自身修炼出的真火炼制的,最忌讳的就是混入驳杂之气。寻常的驳杂之气也还罢了,可寻易身上的驳杂是由修为高深的魔魂侵染出的,所以就算他的资质再高,那些无自主意识的缘光也会避而远之。

    正天君如果知道寻易此时境遇,非气的吐血不可,他原本只担心寻易魂中的异样会被化羽期修士查出来,做梦也不会想到他竟跑来引什么缘光,这种只靠气息牵引的事情是最容易让他身上的隐秘暴露出来的。寻易敢来是因为无知,星裳敢让他来是因为不知,她修为虽低,但凭着狐修的天赋神通能察觉到寻易魂中的异样,可她不知玄方派甄选弟子的方法这么怪异。

    这时孔立已走进距树五十丈的范围内,一个白衣老者出言止住了他,道:“孔师侄,这孩子恐怕与我们无缘了。”

    孔立心中大急,他是想给这些人一个惊喜,所以一直没泄露寻易过人的资质,这些人离得远也看不清寻易的魂数,如果寻易真的一个光点也引不下来,那按派中规矩,他就不可能再被玄方派收为弟子了。

    此时白衣老者已对着寻易扬声道:“孩子,下来吧。”

    孔立急声道:“许师祖且慢,这孩子……”

    他的话刚说到这里,忽然看到一个红色光点慢慢的从枝叶间飞出,他急忙闭上嘴,紧张的盯着那红色光点。

    此刻的寻易心底冰凉,脸上火烫,一只脚已经踩到了地上,他抬起头,用满含怨恨的目光想再看一眼那些光点,这时,他刚好看到那红色光点缓缓的降落下来。

    看到红色光点已朝下落去,孔立大喜的喊道:“是七师祖!七师祖!”然后躬身而拜。

    众人纷纷躬拜,那白衣老者面朝西方含笑道:“师姐是何时出关的?”这些缘光中只有紫色和红色光缘光的主人因地位尊崇可以操控缘光认徒,青色和白色缘光的主人则无此待遇。这红色光点迟迟才落下,他自然已看出是师姐在以神识操控。

    他的话音刚落地,一道神念传入他脑中:“刚刚出关,让人把这孩子给我送过来吧。”

    白衣老者以神念应诺了,吩咐一个弟子带寻易去了。

    彭宗喜难自禁,走到众人面前炫耀道:“我就知道这孩子不可能连这点造化都没有,可也没想到他造化如此之大,竟被七师祖收去了,诸位师祖、师叔猜猜他魂数有多少?”

    一个黄袍老者淡淡一笑,道:“你这可就是少见多怪了,你入门时日太浅,尚不知七师祖的性情。”

    彭宗心中纳闷,陪笑道:“请杨师叔赐教。”

    黄袍老者道:“你们这一辈恐怕只知七师祖是派中炼丹第一人,没几个知其亦是派中最心慈之人,早些年选弟子时,只要你七师祖不是在闭关,就不会有落选弟子,这近几百年你七师祖闭关的时候多,所以你们无从知道这些了。”

    彭宗哑然失笑道:“不想七师祖竟如此……哈哈哈”他本想说有趣,可觉得这词用在师祖身上多有不敬,所以只能笑笑了。

    孔立道:“这孩子魂数足有三十八,这次七师祖或许并非出于慈悲而是看中了他的资质也说不定。”对于寻易不能顺利引下缘光的事他仍耿耿于怀,这险些毁了他从未看走眼的光辉历史。

    “三十八!”旁边几人同时发出惊诧之声。

    白衣老者刚才已看清寻易的魂数,他这时走过来,挥手道:“都散去吧,最后这孩子的事不要乱讲,明白吗?”

    众人连忙应诺,知道寻易的魂数后,他们自然都明白了,如此高的资质不能引下缘光,这孩子身上说不定会有什么隐秘,在查清之前当然是不能乱讲了。

    在玉华峰上,寻易被送到了一座精致的小院落前,送他来的弟子向院内恭声回禀后,转身离去。

    寻易深吸口气,平复了一下杂乱的心绪,说实话,他现在心里还是有些别扭,虽说最后引下的是红色光点,但怎么想怎么觉得那红色光点下来的很勉强,他这人谈不上心高气傲,可也不愿接受勉强得来的东西,当然,他死皮赖脸强求来的除外,比如前不久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向正天君要宝物,他不觉得那是种勉强,而是在谈条件,是自己答应为他做事后应得的酬劳。

    别扭归别扭,他对这位未来师尊的感激之情却是发自肺腑的,不管怎么说,是人家帮自己保住了脸面,让他得以留在玄方派,让他别扭的是整件事而非这位师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