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二十一章 一梦红颜老
    frisep3010:10:56cst2016

    人的潜力不能说是无限,但具体有多少恐怕没人能说得清,在铁剑门时,寻易觉得自己已经拼尽全力了,可后面的两个月只使意念多行进了寸许,如今在不可告人的目的驱使下,只用十二天就完成了周天运行,当他喜形于色的把这消息告诉卢彦时,卢彦惊得目瞪口呆,亲自看他运行了一遍才相信。

    苏婉也是难以相信,同样让他当着自己的面运行了一遍,看完后皱眉看着他,半晌无言。

    寻易不时偷看眼前的如花娇颜,心中颇为自得,以他的年纪与经历来讲,对异性的感觉尚处懵懂阶段,还不至生出什么绮念,能多看对方两眼就够高兴半天了。

    “太师祖,可以传我下面的修炼口诀了吧?我可受够了,真恨不得明天就能结丹,好让您早点收我为徒。”寻易一脸可怜相的说。

    苏婉不解的问:“你受够什么了?有人欺负你吗?”

    寻易抱怨道:“倒是没人欺负我,可满峰满谷的都是师祖、师叔,谷中十个人有七个师祖三个师叔,前些天来看我的二十多女同门,一水的都是师祖,她们有的还叽叽喳喳说起话来跟个孩子似的呢。”

    苏婉噗嗤一笑,道:“她们最小的也有两三百岁了,叫声师祖也不算委屈了你,其他新入门弟子可不都这样嘛。”

    寻易可怜兮兮道:“别人至少还有几个师兄师弟,哪像我,孤零零的一个人。”

    苏婉微微一笑,道:“是孤单了些,我方才在想,或许该把你送到我二师兄那里去,你只用五天就完成了剩余的近半周天运转,我本以为你最快也要半年呢,在同门中,我并不以修炼见长,我的二师兄……”

    寻易不等她说完就打断道:“您别说了,我想明白了,有师兄弟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有人分丹药不说,还容易互相搅扰影响了修炼,我这样挺好,丹药多的都能当饭吃了,这么多长辈疼爱我一个人,我该庆幸才对。”

    对于这孩子敢打断自己的话,苏婉心中虽没什么不悦,但却颇感错愕,听完他的话,苏婉对这孩子的油滑有几分了解,收了脸上笑容道:“我是认真的,有二师兄指点,你肯定能精进更快。”

    寻易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语气坚决道:“我不去,我才不去呢,是您给了我入门的机会,我是不敢让您失望才勤奋修炼的,当初我在那棵小树下坐了那么久,他们没有一个选我的,我不跟他们学。”

    苏婉爱怜的看着他道:“没人选你是因为你身上的戾气太重,不可因此心生怨念。”

    寻易点头道:“是,徒……”他掰着手指口中嘀咕着“徒儿,徒孙,徒曾孙,徒玄孙,我好像该自称徒曾孙,徒曾孙谨记太师祖教诲。”辈分他早就数清了,此刻是故意为之。

    装傻和扮可怜是寻易的拿手好戏,西阳刚把他捡回去时,他那可怜相不知赚取了村民多少疼惜,后来大家发现,这孩子眨动着无辜的眼睛露出可怜相时经常与可怜无关,更多的是为了获取额外的好处或只是为了逗大家笑,西阳觉得他肯定是在失忆前就常装可怜,否则不会有如此深厚的功力。随着年龄增长,再装可怜似乎就不合时宜了,可寻易一点也没有放弃的意思,反而把它打造成了自己的招牌表情,十一岁时修炼至大成境界,把嘴咧成苦瓜样的瞬间,眼神就能闪烁出四五岁孩童才有的那种清澈与无辜。

    此刻的苏婉虽知他在装疯卖傻,可还是被逗得想笑,她强忍着道:“行了,以后只称弟子就可以了。”

    “是,弟子记住了。”寻易这次应诺的很爽快。

    苏婉沉吟了一下,道:“你既不愿去,我也不勉强了,你虽已能意转周天,但尚需反复练习直到毫无滞碍才行,等卢彦觉得可以了,再让他带你来吧。”

    “哦,弟子领命。”寻易虽不舍得走,却不敢有丝毫耽搁,施礼退了出去。

    过了七天,他又来了。

    苏婉检查过后,看着一脸憔悴的寻易问:“你每天练多少个时辰?”

    “弟子没计数过,反正是除了睡觉一直在练习,连吃饭时都在催动意念运行。”

    苏婉皱眉道:“修炼虽讲求勤奋,但你这样却是有些过了,照此下去身体会吃不消,再者我想问问你,以意念运转周天这一关,心境尤其重要,欲速则不达,可你却在急于求成的心态下几乎是一蹴而就,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寻易目光闪烁道:“我想是因为铁剑门的两位师叔教导有方,加上……加上弟子感念太师祖大恩,一心修炼,做到了两位师叔所说的心无旁骛,意无杂牵,所以才进展的顺利些。”

    “原来是做到了心无旁骛,意无杂牵。”苏婉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真是从心里佩服这孩子说瞎话不眨眼的功夫,她收的男弟子不在少数,像寻易这样的颇有几个,所以很是了解这个年龄段小男孩的心态。

    看着对方清澈的目光,寻易心里有点发虚,他没有选择低头而是也以清澈的目光相对。

    苏婉移动了一下目光,然后又望向他道:“你可以练习吐纳之法了,放松身心,意守丹田气海,牢记我说的每一个字。”

    终于可以练习吐纳了,寻易喜上眉梢,依言闭上双眼尽量平息着激动的心情。

    苏婉也闭上了美目,过了一会,察觉到寻易心神渐宁后,在袖中暗掐法决偷偷朝他打了出去,口中轻缓道:“意转灵阙,浅呼深吸。”等了一会她睁开眼,看着已睡去的寻易,明眸中露出笑意,玉手轻挥,一个寸许高的白色小旗缓缓飞到寻易头上。

    一间寻常的屋子内,寻易伏案而读,口中虽朗朗有声,可想的却是,我怎么会在这里?西阳去哪了?这两个念头只一闪而过,被强行引入梦中,他的灵智只有一小部分在运作。

    下一刻,一个女子出现在他面前,女子二十三四的年纪,样貌极美,颇具风情,寻易不知她是谁,可却与之谈笑甚欢,接下来女子对镜整理云鬓,俏然回首,美目流盼,问道:“我美吗?”

    寻易心头一颤,看的有些痴了,傻傻的点头。

    女子拿了一支牡丹花,略带娇羞道:“你过来,帮我戴上。”

    寻易心慌意乱的走上前,可怎么也无法把那支花插到她发髻中,还把整齐的发髻弄乱了,他急的满头是汗。

    女子轻瞋薄怒的用玉指在他额上戳了一下,那曼妙风情引得寻易心头狂跳。

    女子自己戴好牡丹花,被弄乱的云鬓不知怎么的也齐整如初了,她手指菱花镜,眼波流转的问:“好看吗?”

    寻易一个劲的点头,口中说出的话却是:“你看见西阳了吗?我好像很久没见到他了。”

    女子没有回答,用那能勾魂摄魄的明眸望着他,寻易心旌动摇,觉得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体内疯狂的升腾,脸上火烫起来,他想避开她的目光,可却舍不得。诡异的一幕在这时发生了,女子那如花容颜就在他的注视下一点点衰老下去,清澈如秋水的明眸渐渐失去了光彩,眼角出现了皱纹,吹弹可破的肌肤转眼间就没有了光泽。

    寻易被吓得倒退了两步,焦急的大喊:“不!不!你别变老了!”

    女子仿佛并不知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仍含笑看着她,可此刻她的眼睛已浑浊,脸上皱纹越来越多,暗黄的肌肤有了片片色斑,满头青丝变成了灰白之色。

    寻易大急之下上前抓住她的手,急声道:“你这是怎么了?!”

    女子诧异道:“我很好啊,你这是怎么了?”她那原本甜润悦耳的声音已沙哑苍老。

    寻易终于害怕了,可仍不肯松开她的手,眼看着她老到连喘息都困难,直至最后倒了下去。寻易跪在她身边悲伤的不住流泪。事情还没有结束,女子的尸体迅速的腐烂,开始生出蛆虫,那蛆虫越来越多。

    寻易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大叫一声从梦中醒来,他大睁着双眼浑身轻颤,好一会才恢复了神智,茫然的看着苏婉。

    苏婉面色微沉,略有不悦道:“是不是做梦了?让你放松心神,怎么睡着了?”

    寻易张张嘴,没说出什么,他深吸了口气,垂下了头。

    苏婉语气稍缓道:“你这些日子太累了,休息几日吧。”

    寻易默不作声的施了礼,一脸哀伤的退了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