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二十五章 血本无归
    frisep3010:12:54cst2016

    苏婉最初没想到这孩子痴心如此之重,后来她领教了,无奈之下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让自己的容颜慢慢变老,她研修的法术主要就是幻化与藏匿,要做到这一点不算什么难事,因上次引梦弄巧成拙,这次她不敢操之过急了,可没想到计策刚开始实施,对方就提出了要离去,这让她一时无措了,强行让他留下肯定不是办法,这孩子心性太强,弄不好会生出心魔。

    寻易等了一会,再次开口道:“弟子还有两件事想恳求太师祖,其一是,我听闻您有冰花丹,弟子想请太师祖恩赐一粒。”他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双手递上。

    苏婉接过小瓶,用神识查探了一下,花容微变道:“定颜丹?”她是玄方派炼丹第一高手,对这种蜚声修界的灵药自然是一探便知。

    寻易点头道:“这是弟子入门前偶然所得,请太师祖不要追问详情了,弟子答应过赠药之人要严守隐秘。”

    苏婉的神情凝重起来,盯着寻易道:“你可知此丹价值?”

    寻易轻轻呼了口气,道:“弟子知道,也知炼制此丹的几味主药早已绝迹。”

    苏婉道:“所以能拥有此丹之人绝非等闲之辈,能把此丹送给一个孩子的人更非寻常,易儿,不是我非要打探,只是此间涉及的或许是一位大神通修士,不问清楚心中实在难安。”

    寻易露出一丝苦笑,道:“太师祖敬请安心,赠我丹药之人已仙逝了。”

    苏婉不敢轻信,道:“不是我不信你,在大神通修士面前,别说是你,就是换做我,人家若想欺瞒也轻松的如老叟戏顽童般容易。”

    寻易目光坚定道:“他是寿元尽了,弟子可断定他不会欺瞒我,况且他没跟我提起过玄方派,所以就算是欺瞒了我,也不是对玄方派有什么企图。”

    “他跟你说过是什么修为吗?”

    “元婴后期。”寻易之所以这么说,是不想有人推测到正天君身上。

    苏婉点了点头,凭一个元婴后期修士的实力,足可踏平玄方派,对方要真是对玄方派有什么图谋的话,应该不会弄得这么麻烦。

    苏婉沉吟了一下,问道:“此人与那个掳你来此的人可有什么关联?”

    寻易眼睛望着她,轻轻摇摇头。

    苏婉看出了他神色间的犹豫,以怜爱的目光看着他,柔声道:“我知道你心地纯净,我不逼你,可你还小,不曾见识过修界的诡诈,这里既牵涉了大神通修士,事情或许并非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可以把能说的都对我说出来吗?”

    寻易不再犹豫,道:“我来此就是向您坦言的,被人强掳至此的事是编出来的谎言,根本没有这么回事,实际情况是,我偶遇了一位奄奄一息的大神通修士,他看出我被恶魂附体多年,之所以未被其所害,是因为有一个与我有恩缘的狐仙在暗中保护我,他在仙逝前帮我化解了恶魂,狐仙因与恶魂对抗多年而修为大损,性命堪忧,她告诉我这里的固灵丹可救她之命,所以我就来了,我要求您的第二件事就是想请您再恩赐一粒固灵丹,太师祖若能成全,弟子当粉身为报。”

    听完他的话,苏婉柔和的眼神立刻变得凌厉起来,嘴角露出一丝哂笑,道:“原来是为固灵丹而来,易儿,你的纯善可是坏了他们的大事了,你可知固灵丹对谁最有功效?”

    寻易见状心中一沉,心慌意乱的摇摇头,为了不暴露来此的目的,他这两年谨遵星裳之言,没有向任何人打探过固灵丹的事。

    苏婉一脸严肃道:“固灵丹是专疗妖修之伤的灵药,这药对我们并无大用,可却是妖修们梦寐以求之物,有起死回生之效,你的经历看似曲折惊险,又历时数年,难怪你会深信不疑,可那不过是编排出的一场戏罢了,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因你资质的关系,他们早就盯上你了,你幼时的记忆就是被他们封印的,然后一步步引你入觳。”

    寻易心中叫苦,他没想到因为自己隐瞒了些事情竟让太师祖推想出了这么个大阴谋,如果能说出在天英派的事应该就可以让太师祖释疑了,可他不能说,转念又一想,他心里开始发寒,万一天英派也参与了谋取固灵丹的行动,那太师祖的推测就有模有样了,若真是那样的话,自己这些年岂不是一直在别人的操控下活着?

    他不禁喃喃道:“这要是个骗局,那他们编制的也太煞费苦心了吧……”

    苏婉道:“是你不知固灵丹对他们意义有多大,为了得到固灵丹这些妖修们再大的代价也肯出,对你做的这些根本算不得什么,数千年来,他们一直没断打固灵丹的主意,你想想,他们要是用这丹药救回一个即将殒命的大神通妖修会是什么后果?若仅仅如此也还罢了,如果背后的主谋是水晴洲的妖修,让他们通过这粒丹药查验出了配方,那我玄方派就是南靖洲的罪人了。”

    寻易此际以对世间各洲有了些了解,水晴洲是妖修占主导的一块大陆,他们所居的就是南靖洲,在凡间却无此称呼,因为他们根本不知苍茫海外还有别的大陆,所以不会想到给自己居住的大地取个名字。

    听苏婉这么说,寻易的心真的慌了,头脑也有些乱。

    苏婉见他脸色变了,神色稍缓道:“易儿,你看着我。”

    寻易望向她那清澈如秋水的明眸。

    苏婉用柔和的语气道:“我相信你,即便事实真是如此的话,我也相信你,会尽全力说服派中长老不对你做出严厉惩罚,你要是相信我,就把全部隐情都说出来,否则我可不敢擅作决断,这么大的事我不能隐瞒不报。”

    到了此时,寻易算是知道自己的莽撞豪赌输的有多惨了,他不是输在看错了苏婉,而是输在见识太浅了,没想到固灵丹会牵扯到水晴洲。已然知道最坏结果了,他的心反倒可以静下来了,努力回想着自遇到王珽以来的桩桩往事,他渐渐的有了自己的判断。

    在苏婉等的有些心急时,他终于开口了,语气很平静,“太师祖,您如果真相信我就别再问了,尽管我当时还只是个凡人,但我可以确信他们没有骗我,我是凭心感知的,就像我敢来跟您坦露部分实情一样,凭的也是感觉,我相信您不会伤害我,答应人家的事我不能失信,能说的我都说了,剩下的不能说了。”

    苏婉忧心忡忡道:“事情报上去,他们说不定会请出师尊对你使用搜魂术,师尊修为远未到化羽期,很可能在施术中对你造成伤害,这种伤害是无药可医的,到时一样真相大白,你瞒与不瞒都是一样的。”

    寻易苦笑一下,道:“我的命是人家救的,就算是为人家死也是应该的,何惧区区伤害,被查出来是一回事,我背信弃誓自己说出来是另一回事,况且救我之人是大神通修士,应该想到我或许会被搜魂,说不定已有防范。”

    苏婉大急道:“那就更不好了,搜魂时对你的伤害更大了,说不准你真会变痴傻的。”

    寻易心下惨然,若说不怕是骗人的,可要让他出卖恩人,那断断不行,他强打精神凛然道:“若弟子真变成痴傻了,求太师祖看在这两年师徒情份上帮我了结此生吧,大恩大德弟子只有来世再报了,弟子怨只怨此番行事太鲁莽了,辜负了两位救命恩人,可这事我真的无法解释清楚,我认为是您过虑了,不论是那大神通修士还是狐仙,他们都与水晴洲没有瓜葛,我知道您不能相信我的判断,这怪不得您,换做是我,也会选择把这样的弟子交给派中处置。凶险临头,不知来日还有几多,弟子先在这里叩谢太师祖大恩了。”说完他伏下身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