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二十六章 身后事
    frisep3023:08:25cst2016

    爬起来后,他神情凄惨道:“先前请求的两件事都无望了,弟子想最后求太师祖一件事,我有个兄弟叫西阳,我们都是孤儿,相依为命多年,是生死之交,我怕他日后会找到这里来,他的资质不比我差,若近期寻来,请太师祖念在我的份上多加眷顾,别让人伤了他性命,若他修为大成时寻来,或会酿出一场灾祸,弟子想留下一封书信,劳烦太师祖亲自保存,到时他看到这封信就不会出手伤人了。”

    苏婉心头一酸,默默的看着他走到书案前,在作画用的纸上慢慢的写了起来,寻易写好后,眼圈已经红了,他没让眼泪流出来,叠好书信,双手递给苏婉。

    他强颜一笑道:“刚才说‘求太师祖最后一件事’说的太早了,弟子还有一事相求,我入铁剑门前,曾与一个叫星裳的小狐仙约定五十年后在临川镇南面十里外的树林中见面,她是救我的那个狐仙的妹妹,搜魂若能成功,您就该知道我的判断是对的了,请太师祖看在弟子屈死的份上,给她一粒固灵丹,若不放心,可让她把姐姐带到这里来,你们看着她服下,这样就无需担心灵药外泄了。”

    苏婉心中更酸,语气已有几分哀求之意,“信守承诺固然是对的,可也该有权宜之心,你既断定我推测有误,何不把事情原委都说出来,也许我知道详情后会赞同你的判断,那样岂不万事皆休了,我答应为你保守秘密。”

    寻易想了想,一扫脸上凄惨之色,灿然一笑道:“没用的,我的判断源于他们的眼睛与神色,这些说来无用,就算我说出了他们来自何处,您也会认为是他们说的是谎言,搜魂就搜魂吧。”

    苏婉气恼的盯着他道:“你是不是打算在搜魂时全力抗拒?我可告诉你,那样你必然会变痴傻!”

    寻易露出一个坏笑,道:“该托付的事我都托付了,现在了无牵挂了,我知道您心慈面软,尤其是知道我是屈死的后,肯定不会负我所托的,这样至少可以救狐仙之命,我自思此生短短十六年中未曾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所以阴魂不会受损,很快就能投胎转世的,太师祖您有没有什么法术可在魂中作上个标记,您要是觉得此生亏欠我了,可以等我转世后把我找来再收为弟子。”

    苏婉被气的哭笑不得,恨声道:“你自作自受,我不欠你什么,我此刻最后悔的就是妄动怜悯之心而收下你,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说这些,可真是个不知深浅的,你觉得没做伤天害理的事就可保阴魂不损了,话虽都这么说,可天意难测,没有谁真正知道地府之事,这一世你能踏入修途是莫大的机缘,以你的资质不难成为大神通,福缘足够的话甚至可飞升仙界,下一世的事又有谁能说的准呢?要是上天不降机缘,你胡作非为欠下一身恶债呢,魂数积攒起来难,挥霍起来可是极易的,别说我没本事给你作什么标记,就是有也不想再收你这样的弟子了。”

    寻易嘿嘿一笑,道:“太师祖不要动怒,不是弟子没心没肺,只是已经到了这一步了,还总是哭丧着脸哀哀凄凄的,岂不是让您心里更不好受?您放心吧,我转世后会自己找到这里来的,只是您可千万别不收我,见到魂数三十八、九的弟子望您再怜悯一次,那很可能就是我了。”

    苏婉没说话,静静的看了他一会,然后起身走出了屋子,她没法再面对这孩子,站在院中她仰望苍天,心中纠结成了一团,不住的暗问,这究竟是个什么孩子啊,为守信诺不惜身死,这也还罢了,可大难立刻就临头了,他想的却是如何利用自己的屈死达到为恩人换取救命丹药的事,想的是兄弟西阳的事,还颇为周全的考虑了两种情况,最后还能顾虑到自己这个即将把他送上死路之人的心情,只为他的这份仁义就让苏婉难以狠下心了,何况她可以肯定这孩子只是被利用的,再想到如果不是自己妄动怜悯,他进不了玄方派,如果不是他因自己而乱了心境,就不会有今天的事,他的麻烦都因自己而起,万一自己推测有误,害他屈死了,那……,苏婉不敢再想下去。

    从他方才交代后事时表现出来的冷静与缜密来看,苏婉知道他是抱了必死之心,且不说那大神通是不是在他身上下了什么阻止搜魂的法术,就凭他此刻的修为和意志之坚定,若拼死抗拒,那受的伤害实难预料,师尊毕竟只有元婴初期修为。

    踌躇难决间,她用神识朝屋内扫了一下,见到寻易正在擦拭泪水,他没有用袍袖,而是拉起袍袖用里面中衣袖子在擦,看到这一幕,她的心再次被刺痛了,缓缓走到凉亭中坐下,她的神识一直没有从屋中收回,寻易很快就不哭了,强行用打坐稳定心神。

    思忖良久后,她向屋内传声道:“易儿,出来。”

    寻易走出屋子,看到太师祖已经御剑升空,连忙也抛出宝剑跟了上去,他的神色很平静,目光大胆的盯着前面那个裙带飘飘的曼妙仙子,死到临头了,这点放肆之举想来太师祖不会计较的,他用死报答正天君的救命之恩,用死为月裳换丹药,心中已觉平和,他现在想牢牢记住这个仙子的身影,下辈子一定要再找到她。

    让寻易没想到的是,太师祖只飞了一小段就降落在一个崖壁的凹陷处,这里有一道石门,进去后是一间精巧的石室,石室内只有一张锦榻,一个蒲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