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二十七章 误会
    satoct0106:00:00cst2016

    苏婉取出一个鸽蛋大小的光珠把它嵌在石壁上,然后挥手关闭了石门,坐在锦榻上后,她命寻易坐在蒲团上,然后道:“此地是我闭关之所,你以后就在这里修炼吧,没人会用神识查探此处,饭食我隔一段会给你送来些。”

    寻易跪倒在地,泪水扑簌而下,喉头哽咽难言。

    苏婉道:“那大神通修士送你的丹药还有些吧,都拿出来,我帮你查看一下。”

    寻易递上三个药瓶,苏婉看到其中一个是自己送给他的那个空药瓶,查探到里面已装了丹药,不由心中暗叹,逐一检查后,她把三个瓶子还给了寻易,道:“这些都是极难得的灵药,所用主材更是异常珍贵,咱们派中一样都没有,就算有,也不会舍得用来炼制这种辅助低阶弟子修炼的丹药,这些药除了储存日久外没有什么异样,你可放心服用,我想最多两三年你就可进入开融期了,有了自保之力就离去吧,若你感念我今日所为,那日后如有所成,别忘了玄方派就是了,我这就算是为玄方派结个善缘吧。”

    寻易长跪不起,泪如泉涌。

    苏婉继续道:“离开后最好不要去找先前遇到的那些人,你见识太浅,万一判断有误……”

    寻易哽咽道:“大修士来自蒲云洲,狐仙则是本洲修士,弟子信他们所说的是实言。”

    苏婉点点头,道:“我不会告诉别人。”

    寻易抬起泪眼看着她道:“请教太师祖,太元宗、天英派、先机门、天阳派、隐仙宫这几个门派中可有与水晴洲妖修勾结的?”

    苏婉很快就摇头道:“没有,我不敢确保这些门派弟子无一人与妖修有染,但本洲门派还没有哪个敢与水晴洲有公开往来的。

    寻易轻松下来,道:“那太师祖就安心吧,弟子的判断不会错。”

    苏婉从他话语中猜出了些许端倪,心念微动,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你那兄弟西阳在哪里修行?”

    寻易泪眼带笑道:“那我就说他是在……太元宗吧。”

    苏婉为之气结,无奈的叹了口气,寻易说出的这五个门派不仅是天南地北相隔遥远,而且大多与玄方派没什么往来,就算查出西阳在哪里,她也不便找上门去盘问人家的弟子,心中不免暗恨这小滑头心思太缜密了。

    寻易此刻心情大好,抹干了眼泪道:“太师祖,定颜丹是不是真有永驻容颜的神效?”

    “不能说是永驻,但三四千年还是可以的,这么长的岁月,资质好的有望飞升,此后自可保容颜不老,资质差的寿元早已耗尽,这么说来,说其能永驻容颜也未尝不可。”

    寻易露出讨好的神情,道:“那太师祖有了定颜丹就不需冰花丹了吧,可否赐弟子一粒?”

    “过几年再说吧,你不会是想把这稚嫩脸孔保持百年吧?”苏婉此刻真没心思跟他纠缠这些。

    寻易不甘心道:“弟子是为别人讨要的,答应人家明天就给回话的。”

    苏婉俏脸一沉,道:“这个人是谁也是不能告诉我的吧。”

    寻易咧嘴道:“太师祖若一定要问,弟子不敢不答,不过以后却成了个无信之人。”

    苏婉话有所指道:“不管让你来讨药之人对你许诺了什么,你都被骗了,你认识的那些人根本拿不出与冰花丹价值相当的东西跟你交换。”

    寻易又露出讨好的笑容,道:“所需即所值,弟子是甘心受骗的。”

    “慷他人之慨你当然不知心疼。”苏婉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取出一个小瓶,道:“你不知炼制这么一颗丹药有多难,我也只有这么一颗了,你既把定颜丹给了我,我是想把这颗冰花丹留给你的,要不要用这么珍贵的东西去上一次当你自己再想想吧,炼制此药的两样稀有灵草已用尽,以后我不会再炼制了。”说完把小瓶扔给他。

    寻易收起小瓶,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笑道:“无妨,想来太师祖不会吝于传授弟子丹方的,到时我自己去寻灵草自己炼制就行了。”

    苏婉气道:“你想的可真容易,就算你能寻得灵草,你当有了丹方就能炼出来吗?派中知晓此丹方的不下五人,可是只有我一人能炼出来的,你对炼丹还一无所知,跟你说这些也是无用。反正你若能在三百年之内炼出就可算是炼丹奇才了,想想三百年后你已经老成什么样子了吧,那时再服这药还有何用。”

    “老就老吧,我本来这两天就该死去的,太师祖赐我活命,我心里很知足了,就算服了这颗冰花丹也不过是百年之效,三百年后炼出丹药也两百岁了,左右都是个老态龙钟,所以弟子还是拿它去上一回当吧。”他算是把这位太师祖心慈面软的性情吃的死死的了,坚信她不会白拿自己的定颜丹。

    苏婉猜出了他的心态,面色微沉道:“主药冰花可遇不可求,即便有幸得到,以我的造诣也只有三成把握可炼成,我说的是真话,这颗冰花丹你还是留下自己用吧,多出百年就多出了机会,那人许诺给你什么东西了,说出来我或许能给你。”

    寻易老实的答道:“隐身符,能瞒过结丹修士的隐身符。”

    苏婉轻皱了下秀眉,她虽擅隐匿之术,却不擅制符,手头也没有这类东西。

    寻易大大咧咧道:“太师祖不必为我发愁,定颜丹我还有一粒。”

    “你还有一粒?”苏婉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寻易憨傻的笑。

    “果真?”苏婉追问。

    “是真的,不信我回头可以拿来给您看。”寻易神色有些自得的说。

    既然他还有一粒,那方才显然是在戏耍自己了,苏婉不悦的瞪了他一眼,拂袖而去。

    寻易过了一会才明白过味来,心中不由叫苦,他说出还有一粒完全是为了不让对方为自己发愁,那一粒是留给西阳的,他绝不会自己服用,刚才说话时没多想,现在可是觉出不妥了,他想追上去解释一下,可被关闭的石门怎么也打不开,显然是被下了禁制,他只得懊悔的坐回蒲团上。

    回味了一下这次豪赌的经历,寻易心有余悸,总体来看,他应该是赢了,想讨要冰花丹到手了,能无所顾忌的服用丹药修炼了,最重要的是把定颜丹送给太师祖了,可以让她不再变老了。损失也是不小的,想得到固灵丹可能会变得比先前更艰难,还有就是太师祖表达了赶他离开玄方派的意思,他请求游历就是想避开太师祖,可那是给自己留了后路的,随时可以回来,这下想再回来太师祖就不一定同意了。想过多时,他收拾情怀开始打坐。

    第二天中午,苏婉来了,她把食盒放在洞府门口,打开了禁制,用神念传语道:“你需要出去吗?”

    以寻易此刻修为已不用过多进食,但吃喝拉撒还是难免的,见太师祖都懒得跟自己开口说话了,他急忙施礼解释道:“太师祖容禀,其实……”

    他刚开口,苏婉就飞身而起,挥手打出一道禁制封在了崖壁凹陷处,然后脚下红光一闪人就不见了。

    寻易急的朝那层阻隔他的禁制挥拳连击,可却毫无作用,他并不罢手,因为他知道,此地距太师祖的小院如此之近,她可以感觉到自己下的禁制受到的攻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