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三十章 拖延
    satoct0121:22:09cst2016

    苏婉不知他已经想歪了,见他落泪,心中很是感动,柔声道:“我也不愿在你修炼到关键时期离开,可真是没有办法,不要哭了,叫声师尊吧,以后遇到危难时,可以自报是玄方派七代弟子,玄方派虽不是什么大门派,可门下弟子比起散修来还是可让一些人心存忌惮的,为师知道你心地良善,不会给玄方派惹祸端的,不过你要真是惹下了我们担当不起的大祸,那就只能你自己扛了,懂吗?”

    寻易低着头道:“您的恩情弟子心领了,师恩如山,弟子未尝报得一丝一毫,又怎敢在离去后还给您添烦忧,弟子还是以散修身份行走吧,玄方派若有危难,弟子再以门人身份回来护卫门墙,弟子铭记师恩,却不想行拜师之礼了,望师尊能体谅。”说完伏在地上磕起了头,拜师需九叩首,他只拜了八下。

    苏婉心酸的看着他,良久才取出一个玉简递给他道:“我把所知草药和炼丹感悟整理了一下,还有所修的遁形决也记录在内了,你这些日子好好参悟一下吧,临行前把它放在石室中就行了。你在心中认我为师,那我自当认你作弟子,可惜能帮你的只有这些了。”

    寻易接过玉简,紧紧攥在手中。

    苏婉静静的看着他,轻声道:“为师真希望你能把所有隐秘说出来,那样或许就不必让你离开玄方派了。”

    寻易胸脯起伏起来,想到正天君杀了那么多大修士,这在当时应该是轰动修界的大事,他缓缓抬起头,道:“师尊可听说过千年前有一位蒲云洲的大神通修士来此搅闹的事?”

    苏婉皱起秀眉思索了一会,然后摇摇头,道:“我向来很少出去游历,也不爱打听这些事,不过我可以现在去问问你二师叔,他应该知道。”

    寻易有些失望,连忙摇头道:“师尊不知就罢了,千万别去问了,反正我也要出去找炼制固灵丹的药材,注定要去闯荡的。”

    苏婉叹息了一声,道:“炼制固灵丹所需的是红阳厥,图样和产地可在玉简中查到,因我这一去时日太久,第二样也一并告诉你吧,是八百年以上的噬魂草,不要心急去找草药,还是以修炼为重吧,若能结丹并把大神通修士的事情说清楚,你师祖或许会看在你修为的份上赐下一粒固灵丹。”

    听她这么说,寻易意识到自己先前的猜测可能错了,这种话自然是无法问的,他挤出笑容点点头。

    苏婉又耐心嘱咐了他一些有关采药和在外行走的事,心里很想再劝劝他,把那大修士的隐情说出来,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弟子忠守誓言,自己这个当师尊的总不好逼迫过甚。

    给了他几个存放草药的玉匣和一个药炉后,苏婉柔声道:“我明天一早就动身,你不必来送行了,去吧。”

    寻易叩拜后,深深的看了师尊一眼,黯然退了出去。

    这一晚他没有睡,一直在寒风中坐在山洞口眼望着师尊的小院。前路漫漫,这一别不知自己还能不能有命回来见师尊,他心中又升起了离别正天君后,面对数千里道路时的那种畏惧,越是修炼越能感觉到自己的柔弱,一个开融期修士孤身出去闯荡,可是比一个孩子独自走几千里路要凶险的多,这种畏惧使离别之情更添了几分伤感。

    第二天一早,他目送师尊带着两位师姐御剑而去,心中顿感无限凄凉。

    师尊走后不久,五师姐侯娟就在对面的崖壁上开出了一个小洞府,说是师尊吩咐她来照看寻易的,这位五师姐看相貌四十岁上下,性情很和善。

    寻易向五师姐道了谢,回到石室中呆坐了一天,接下来的日子他一直提不起精神来,有了上次走火入魔的教训,他不敢再犯险了,这也成了他逃避修炼的借口,实在觉得过意不去了,就拿出师尊给的玉简研习一会,里面记载的那些千奇百怪的炼丹材料倒还能提起他的一点兴趣,至于丹方与炼丹方法他只看了一点就不想看了,只因是师尊所授,他才不得不用神识把这些印入脑中,以他现在的修为,作这种事还是挺累的。

    遁形诀他想炼,可学起来感觉很吃力,尽管师尊把法决讲的很详细,他也能理解,但就是运用不好,共七层的功法,他用了六个月连第一层都没掌握,五师姐说她只用了三个月就练到了第二层,她认为是寻易没有这方面的悟性,本就心神怠懒的寻易接受了她的观点,虽没放弃,但练的更没什么劲头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转眼又到了年底,寻易的修为勉强到了十五层的中期,他清楚自己的状态,每天醒来都会提醒自己要打起精神来,可下一刻就能给自己找到再歇一天的借口,五师姐没催促过他,想来是师尊有过吩咐。

    春去秋来,大半年又过去了,寻易越来越看不起自己了,开始强迫自己修炼。从内心来讲,他是个责任感极强的人,这种拖延并不能完全归罪于懒惰与胆小,当初心里憋着一股苦闷之火时,他在聚气十一层时就想离开,可现在平心静气的细想之下,他胆怯了,别的弟子都是在开融期出去历练这没有错,可那些人大多是修炼数十年,听闻了无数修界掌故,他才踏入修界三、四年,还是一直在苦修,对修界的了解少之又少,如果他是个愣头青也还罢了,可他不是,即便在因情感波动任性胡为时,他也是有脑子的,那是发狠,不是发蠢。

    在拖延中,在对自己不断上升的鄙视中,被怨气激发出的勇气一点点积攒起来,逃避了一年多的他,在内心责任感的催逼下终于无法忍受自己的行为了,开始了专心的修炼。

    聚气十五层对多数修士而言是个坎儿,已经练到中期的寻易没有再打开正天君所给的最后一瓶丹药,这不仅仅是为了给西阳留着,他是个分得清事理的人,正天君给的丹药就得紧着人家的意图使用,如果现在是聚气十四层,他会毫不犹豫的打开那瓶丹药,可现在他还想多留出点时间兼修遁形诀。

    北风呼啸时,五师姐改变了先前的判断,觉得寻易并非缺乏修炼遁形诀的悟性,先前可能是误入歧途了,否则不可能在后面的几个月就修炼至第二层的境界,虽说这个速度谈不上出类拔萃,但也说得过去了,寻易再次接受了她的观点。

    修炼之余,寻易与穆蕙走的越来越近,在玉华峰的七代弟子中,穆蕙的修为不算高,但要论起阅历来,她足可排进前三,寻易要找人学习修界的知识,自然首选她了,穆蕙对寻易那是好的不能再好了,该教的不该教的统统一并传授,那份耐心与亲切,让她仅有的一个弟子孙雁嫉妒的两眼发红又发蓝。

    这天寻易去红石谷用饭,无意间听到卢彦在厉声训斥大弟子祖珏,心中不免有些奇怪,卢彦可是很少发脾气的,再看谷中的其他弟子也都神情讪讪的,他偷偷把朗明拉到一边问发生了什么事。

    朗明唉声叹气道:“你听说过派中十年一次的大比吗,下个月就要开始了,这些天许多别的支系弟子送来战书,我听几位师叔说,他们每次大比都会这么作,太欺负人了,更可气的是,他们约战红石谷弟子为的却是勾搭玉华峰的女弟子,你看这把咱们当什么了!”

    寻易不解道:“这话怎么讲?”

    朗明说的自己来气,推了他一把,道:“都说你聪明,这点事怎么想不明白,他们这么欺负咱们,蕴玉崖的师姐师叔们肯定会替咱们出头,一下场比试,这些人不就有机会接触了吗。”

    寻易哑然失笑,道:“亏这帮人想得出。”

    朗明不悦道:“你是不是红石谷的弟子?人家这么欺负咱们你还笑得出来?我要有你的修为,一定会去应战,你去不去?”

    寻易咧嘴道:“我才练到十二层,去了也是丢人,还是算了吧。”

    朗明瞪起眼道:“十年之比就是为聚气期弟子开设的,谷中算上我就四个聚气弟子,十层以上可下场比试,我大师兄才十一层,你的修为是最高的,我又没让你去越阶挑战,只要击败一两个同阶弟子就可出了这口恶气了,你要不去,可真对不起师尊和师叔们给你的那么多丹药了,师尊对我们三个亲传弟子都没对你那么好。”

    寻易有苦难言,唯有苦笑。

    朗明生气道:“你要不去应战,我可真看不起你了,亏了我们都把你当做红石谷的希望,都指着你扬眉吐气呢。”他说完气哼哼的转头而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