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三十一章 初战
    satoct0123:00:00cst2016

    寻易觉得没脸在红石谷用饭了,遂跑去蕴玉崖找穆蕙蹭饭吃,一次两次还好说,次数多了穆蕙就生疑了。

    问明缘由后,穆蕙皱眉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这两天正想问问你何时去参加比试呢,红石谷窝囊了这么多年,我们蕴玉崖的女弟子都忍不下这口气,你岂能置身事外?为了避战跑到我这里讨饭吃,你不嫌丢人啊。”她是个爽利人,胆子也大,红石谷的那些人除了朗明不知深浅外,其余的人都因师尊格外宠爱寻易的原因不敢随意鼓动他去作什么,穆蕙却不管这些,她早就看明白了,连冰花丹都能要来的寻易,就算惹出什么祸事,师尊也不会处罚他,何况参加比试根本没什么错。

    寻易对她不愿隐瞒,低声道:“太师祖为我隐藏了修为,我是怕被人看出来,在派中隐藏修为可是要受惩罚的,会牵连了太师祖。”

    穆蕙瞪大眼睛打量了他一下,然后小声问:“那你告诉我,现在是什么修为?”

    “差不多……十五层吧。”

    穆蕙欣喜的在他肩头拍了一下,道:“好小子,我说怎么总觉得你有点不对劲呢,原来都到十五层了。”说到这里,她眨了眨灵动的双眼,嘴角露出狡黠的笑意,伏在他耳边道,“如此你正好去替红石谷扬一扬名,平日主持大比的那几个师兄我都熟,他们修为比我高不到哪去,看不出你隐藏了修为的,你去击败几个十二层的弟子,这不但是为红石谷,更是为师尊挽回颜面,每次听其他支系的人说师尊滥收弟子我就气得要死,为此没少跟他们动手,你可是师尊‘滥收’来的,要不去为师尊挣回这口气,我也不给你饭吃了。”

    寻易被她说的气血翻涌,道:“要这么说那我去,不过,我一直没怎么在法术上下功夫,不会争气不成反丢脸吧。”

    穆蕙不屑的撇撇嘴,道:“聚气期有什么法术可练的,你一个十五层弟子打十二层弟子还用什么法术,随便打出一个火球、催动下剑气就能赢了,你需要注意的是得控制一下别使出全力,来,现在就对着我练习一下,掌握好力道了咱们立刻就去。”

    寻易当即把那几样随着修为而自然悟通的法术施展出来,一番演练后,穆蕙觉得差不多了,拉起他直奔设在铁松峰下的试炼场。

    试炼场是山谷中的一块方圆千丈的空地,四周山头上有一两百弟子正在观看场中的比斗,试炼场外东、西、南三面各坐着一个执法弟子,他们就是主持比试之人。

    穆蕙一眼就看到了在一处低矮山头上站立的五个红石谷弟子,她带着寻易飞了过去,卢彦的三个弟子都在这里,剩下的是两个开融期七代弟子,朗明见到寻易来了,大为高兴,对穆蕙行过礼后就一个劲的对寻易笑。

    两个开融期弟子对穆蕙极为恭敬,穆蕙的神情却淡淡的,看了一眼祖珏,她问道:“你是来比试的吗?”

    祖珏拿出一个玉牌,道:“是。”

    穆蕙拿过那玉牌,道:“你师尊不好意思来观战了吧。”

    祖珏尴尬的垂下头,心中一个劲的骂自己倒霉,他资质勉强够修炼的资格,要是进了别的支系顶多是被同门看不起,可进了红石谷可算是倒了大霉了,入门七八十年了,受其他支系弟子的窝囊气就不说了,光是这每十年一次的大比他就被逼着参加三次了,谁让红石谷就他一个是十层以上的聚气期弟子呢,他没法抱怨师尊不来观战助威,实在是自己太不争气了,每次都败得那么惨,丢人啊。

    穆蕙不再理他,扬手朝另一座山头上的蕴玉崖同门打了个招呼,然后拿着祖珏的玉牌就朝下面主持比试的执法弟子飞去,不一会就回来了,对祖珏道:“救你一次吧,让你师侄代你去比试吧。”

    祖珏闻言如释重负,连忙躬身拜谢,其余四个红石谷弟子都振奋起来。

    穆蕙对寻易挤了挤眼,低声对寻易道:“我跟他们说好了,下一场你就上,对阵铁松峰的一个八代弟子,给我好好教训一下他。”

    寻易点了下头,深深吸了口气,他很是紧张,自从开始修炼以来,他还没怎么跟人动过手呢。

    场内的比试很快就结束了,南面的执法宣布了结果,然后报出了下一场的对阵者姓名。

    穆蕙笑着对寻易道:“去吧,东面那个执法弟子姓吕,你得叫吕师祖。”

    寻易驾起玉竹剑缓缓飞了过去,那吕姓弟子不知被穆蕙灌了什么迷魂汤,对寻易笑个不停,递给他一个巴掌大的黄色小盾牌,道:“穆师妹跟我说了,你是第一次下场比试,别怕,有这盾牌保护不会受伤的,身上没带什么法器吧,十三层及以下弟子比试是不许用法器的,这个可一点也通融不得。”

    寻易陪笑答道:“没带。”

    吕姓弟子收了他的玉竹剑,艳羡的看了看,然后对他手中的小盾牌打出了一道法决,那盾牌立刻绽出一个青色的光罩,如同一个硕大的蚕茧般把寻易护在其中。

    他颇有几分讨好意味的嘱咐道:“你们的修为是打不破这盾光的,所以你大可全力施展法术,光罩一旦变红就意味着输了,双方都得停手,记住了吗?”

    寻易点头,在对方的示意下,他纵身进入了试炼场,来至场中,对铁松峰弟子拱手道:“何师叔请多指教。”

    那何霹以修炼了三十多年,心中对眼前这个只用四五年就修炼到十二层的师侄有说出的嫉妒,他神色冰凉道:“寻师弟可是名满玄方派啊,我今天就称称你的斤两。”说完双手掐诀,并指作剑,狠狠的向寻易头胸口刺去。

    寻易也掐出剑诀,迎击而上,两道由灵力化成的剑气在空中撞在一起,在刺耳的鸣啸声中,迸发出璀璨的光芒。

    何霹倒退了两步,寻易则直飞出七八丈才稳住身形,他因太过顾忌暴露修为,所以催动的灵力有些不足,玉华峰的男女弟子均皱起了眉,只有穆蕙气定神闲。

    何霹露出了快意的讥笑,口中道:“看了寻师侄还是根基不牢啊,看好了!”话未说完,他纵身向前,双手连点,六道剑气齐发,想干净利落的击败对方。

    通过刚才的一击,寻易已经重新掌握了发力的尺度,在对方纵起时,他已催动灵力在自己光罩前布出了一道防护,同时右拳挥出直击对方胸膛。

    正如穆蕙所言,低阶修士比斗时拼的主要是修为,法术在他们手中发挥不出什么太强效果,这次寻易调动的灵力已略高于十二层了,所以那六道看似凌厉的剑气根本刺不穿他所布下的灵力防护,只是把他撞的倒退了几步,可何霹要接下他的一拳可就没那么轻松了,这次双方情况互换了,何霹倒飞了出去。

    落地后的何霹心中生出骇意,急忙布下防护,他已经知道对方修为在自己之上了,还未想好该用什么方法取胜,飞身而来的寻易已接二连三的挥出剑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