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三十七章 入阵
    monoct0302:00:00cst2016

    当他醒来时,还未睁开眼就用神识把周围的情况看清楚了,偷袭他们的那只鸮鹏已身首异处,十四层修为的那个弟子静静的躺在地上,已经气绝了,另一个也躺在地上,左脸血肉模糊,一条胳膊断了,还断了几根肋骨,面色阴沉的马刚正为他疗伤。

    守在寻易身边的黄正见他醒来,重重的呼了口气,没说话,他的眼神有些呆滞。

    近三百年没出现过采药弟子在途中发生损伤的事了,现在竟然一死两伤,马刚的脸上没法不难看,在寻易醒来前,他曾怒责了黄正,他认为是黄正的那趟乱跑引来了鸮鹏。

    黄正没法辩驳,也无心辩驳,如果当时马师兄不是为了救自己,那第二只鸮鹏是不可能伤到三个弟子的,所以不管怎么说自己也难逃罪责。

    寻易默默的捡回玉竹剑和缚妖绫,在死去同伴身边站了一会后,他回到黄正身边,努力平静心情开始调息疗伤,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合时宜,甚至连悲伤都如是。

    忙完受伤的弟子,马刚又掩埋了死去的弟子,之后他抱起受伤的弟子御剑而行,黄正抱起寻易紧随其后,此处非是久留之地,得尽快离开。

    接下来的日子他们还是每天行五百里左右,以两个结丹修士的神通自然不会令两个受伤的弟子因赶路而加重伤势。

    没有人说话,一直没有人说话,余下的十来天路程就是在这让人窒息的沉默中走完的。

    看到下面的山川逐渐有了绿意,寻易猜测应该快到地方了,又飞行了两天,他们进入了一片盆地,放眼四下已是一片葱郁,此时寻易伤势已经好了大半,但脸色还是有些苍白。

    这天,在斩杀了一头欲袭击他们的龙头雕后,马刚终于开口了,他把寻易拉到一边道:“这次多亏了你,要不是你奋力反击争取来了那宝贵片刻时间,恐怕你们三个都难活命。”

    寻易苦笑了一下,道:“您言过了,我那不过是为了自保而已。”

    马刚叹了口气,道:“现在只有你一人可入阵采药了,我知道,你太师祖一定不会让你去的,唉,我想邓师叔也没想到事情会到这种境地,如果这次一棵灵草也带不回去,大家都会受重罚,你太师祖的责罪恐怕……”他没继续说下去。

    这可正中寻易下怀,他故意沉吟了一下,然后道:“我懂,我会入阵采药的,如果太师祖执意阻拦,您帮我创造个机会就行,我有一张急速符可以用。”

    马刚没想到寻易这么好说话,欣慰道:“难为你了,邓师叔这次做的确是有些过份了,我这个作晚辈的也不好多说什么。”说到这里他拿出一个药瓶,“不能白让你涉险,这两粒五皇丹对开融修士大有裨益,你收下吧。”

    寻易心里暗骂他小气,五皇丹虽炼制不易,但用来让自己冒生死之险就显得有些寒酸了,他接过药瓶,笑了笑,随手收了起来。

    马刚见他连声谢都不说,面色有些尴尬,道:“苏师叔是派中炼丹第一人,你们玉华峰弟子自然是不缺上好丹药的,你的法宝也足够多了,我现在没有太合适的东西送你,只能借此聊表心意了。”

    寻易忙道:“您可别这么说,五皇丹已经很好了,呃……不过弟子很想弄几朵冰花,不知您能不能帮弟子想想办法,太师祖这次一定会大发雷霆的,弟子琢磨着,若能献上几朵冰花,或能平息些她的怒气。”

    马刚见他跟自己狮子大张口,心中有些不悦,可还是缓缓的点了点头,道:“我这次回去肯定难免责罚,短时恐怕难以外出了,我会托人帮你找,不过冰花这种珍稀之物可遇不可求,你不能心急,万一有幸寻到了,你还得帮我一个忙。”

    寻易大喜,道:“多谢多谢,马师祖想让我作什么?”

    马刚道:“我想炼制一粒……嗯一粒丹药,等材料凑齐了,你帮我求求太师祖,求她老人家帮我炼制一下。”

    寻易见他连丹药的名字都不愿透漏,可知此丹必非寻常,通过玉华峰弟子求太师祖帮着炼丹的事常有发生,他爽快道:“包在我身上,如果您能帮我多弄来几朵冰花,以后求太师祖炼丹的事我都包下了。”

    马刚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然后低声道:“入阵采药之事你可别说是我……”

    寻易会意道:“您刚才跟我说的话我已经忘了,我入阵采药是为了不让太师祖为难,与马师祖无关。”

    马刚拍拍他的肩,道:“好孩子,以后我不会亏待你。”

    得到了寻易的许诺,马刚沉重的心情总算轻松了些,带着三人慢慢悠悠的用三天时间走完了余下的七百里路程。

    法阵处于这个巨大盆地东北方的一片险山中,马刚掐着时刻赶在正午前来到了一处峡谷,今天就是开启法阵入口的日子,因有些灵草在夜间更容易辨识,所以采药时间是今日正午至明日正午,大家此时都在峡谷外等候。

    按惯例,采药弟子至少也要提前一天赶到,可都到这个时候还不见人,苏婉及两个弟子心急如焚,终于用神识探查到有本派弟子朝这边赶来时,她长长的舒了口气,可刚舒展的脸色很快就变了,留下两个弟子在此守候,她急匆匆的御剑迎了上去。

    马刚见到苏婉,羞愧的垂下头施礼道:“师叔,我们遇到了鸮鹏偷袭,弟子无能,致使一死二伤,您门下弟子已无大恙了。”

    苏婉的眼睛一直盯着寻易,听他说完只“嗯”了一声,然后把寻易带到一边,布下隔音禁制后厉声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寻易还是第一次听到师尊用如此严厉的口气讲话,诺诺的把前后之事讲述了一遍,当然,该隐瞒的他一字未吐。

    苏婉万没想到他会在玄方派逗留两年之久,否则一定会嘱咐黄樱在大比期间对他严加看管的,听说又是邓伟在背后捣乱,她恨的牙根发痒。

    这时开启法阵入口的时刻到了,另两派的人传音催促苏婉去打开玄方派的法阵。

    苏婉走到马刚身边,对他道:“寻易伤势未愈,不能入阵采药,这事我做主了。”

    马刚露出为难之色,道:“师叔,这样一来我们这次可一个采药的人都没有了。”

    苏婉心中烦乱,没再搭理他,飞身回去了。

    寻易与马刚互相使了个眼色,随后跟了过去。

    三方封堵入口的禁制都解除后,另两派弟子鱼贯而入。

    马刚把苏婉请到一边,低声道:“弟子斗胆请师叔三思,如果这次一棵灵草都带不回去,事情就闹的太大了,弟子先前也是不打算让寻易入阵的,可现在就剩他一个了,依弟子之意……”

    苏婉面色冰冷道:“我绝不会让他入阵,这个责任我来担,你不必多言了。”

    马刚苦着脸道:“弟子与黄师弟这次误了大事,再带不回灵草,必会受到加倍责罚,望师叔看在我师尊的份上,垂怜弟子一次。”

    苏婉叹了口气,道:“我会为你求情的,但寻易绝不能入阵。”话刚说完,她暗叫不好,飞身朝法阵入口扑去,可已经晚了,寻易离入口不足二十丈,又用上了急速符,眨眼功夫就冲了进去。

    另两派看守法阵之人自然不会拦对方的采药弟子,可当苏婉冲过来时他们一起挡在了前面,她只接住了寻易从里面扔出的一个小包裹。

    五蕴派那人开口道:“苏仙子,你这是何意?”

    苏婉急道:“请两位道友通融一下,我要把刚才进去的那个弟子擒回来,绝不在里面耽搁。”

    这二人早就看出寻易资质极好,玄方派居然派把这样的弟子派来采药,不问可知其中必涉权势争斗,他们两方自然希望玄方派越乱越好,其中一个故作为难道:“不是我们不给苏仙子面子,也不是我们不信仙子,可这规矩严守千年了,一旦破了我们无法交代不说,这以后的麻烦实难预料,请仙子体谅。”

    恒寿宗那人更干脆,麻利的在入口重新布下了封锁禁制,二话不说的转身离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