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十章 献灵草
    monoct0321:00:00cst2016

    寻易怀着惋惜的心情朝前飞去,因为深知这小东西绝非寻常之物,所以他不敢带出去,因为被守在阵外的人追问起来他有难以自圆其说的危险,况且自己以后要出去闯荡,这东西整天在身边飘来飘去的,不惹祸招灾才怪呢,出于这方面的考虑,他也不想把它送给师尊。

    提心吊胆熬了一晚的苏婉在天亮不久就来到了法阵前,巳时未过,三方所布禁制都打开了,刚到午时,寻易第一个出来了,这让苏婉大喜过望,马刚暗自长出了口气,庆幸自己这次赌对了,凑上去迫切的想知道收获怎么样。

    寻易按规矩在三派人面前倒空乾坤袋,打开一个个玉盒,请他们检验是否采了不够年限的灵草,看到他采来这么多灵草,大家都很惊讶,另两派的人暗中以神识查探他全身,以防他藏有不够年限的灵草,两个修为高深的都查探到了寻易身上还有一个乾坤袋,不过他们没太在意,因为偷藏未到年限灵草的都是为回去种植,灵草一进乾坤袋则必死,修炼至十五层的弟子都该有这见识,不会傻到为偷一些不能炼丹的灵草冒险,所以他们重点查探的是对方身上有没有可以藏下灵草的器物。

    五蕴派的那个结丹后期修士查完寻易后,对苏婉道:“贵派让弟子带这么多宝物入阵可真是财大气粗啊。”

    寻易心中一慌,唯恐他查探出绿色乾坤袋中的隐秘,不由自主的朝苏婉身边走去。

    苏婉此刻心情大好,微笑答道:“让吴道友见笑了,他的这些东西又怎能入道友之眼呢。”

    那吴姓修士笑着摇摇头,没再说什么。

    午时未过,所有入阵弟子都回来了,这次居然没出现失踪现象,三派皆大欢喜。

    重新封好法阵入口,苏婉冷冷对寻易道:“跟我来。”

    回到洞府,苏婉恨声道:“你的胆子可越来越大了!”

    寻易伏地道:“师尊息怒,弟子再不敢了,弟子知错了。”

    苏婉余怒未消道:“幸亏是要赶你走的,否则我可真没本事管束你这样的弟子。”

    寻易面露哀戚之色,道:“弟子真的不敢了,师尊千万别说这样的话,弟子只是想在临走前尽点孝心,请师尊念在弟子即将孤身出去闯荡的份上别再生气了。”

    看他这个样子,苏婉心中一软,道:“起来吧,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可你这次要真回不来,让为师心中如何能安啊。”

    寻易爬起来,规规矩矩的坐在苏婉对面的蒲团上,眨着眼睛一副做贼心虚欲言又止的的样子。

    苏婉的心又提起来了,皱眉道:“有什么话就说出来。”

    寻易嚅嚅道:“弟子……弟子这次采来的灵草够多了吧?”

    苏婉点头道:“很多了。”

    “那……嗯……其实弟子没把全部灵草都拿出来……”

    “什么?!”苏婉面色一变,压低声音道:“你居然敢私藏?不知这是要受严惩的吗!”

    寻易从怀中取出三个玉盒,不再挤眉弄眼,盯着苏婉道:“这是弟子拼了性命为师尊采来的,真的是用命博来的,弟子险些就回不来了,如果只是为派中采药,弟子绝不会去冒这个险,该采的药弟子都采回来了,这些弟子不想交上去。”

    苏婉随手打开了一个玉盒,眼睛立时就直了,失声道:“雨精兰?!这里居然有雨精兰?”她急忙打开余下的盒子,看到居然有三株千年成色的雨精兰,她惊得瞪大眼睛看着寻易。

    寻易咧了咧嘴道:“我知道这个可以炼催婴丹才去采的,您就留下吧。”

    “你怎么发现的?在何处发现的?这里从没采到过这灵草。”

    “弟子不能说,师尊知道后肯定要上报,那必然得说出我私藏灵草之事,所以还是不让您知道的好,况且那里只剩两三百年的植株了,若打算下次让采药弟子去寻找只能是浪费时间。”

    苏婉看着那三株雨精兰道:“你可真能给我惹麻烦,玉华峰上百弟子还没有哪个让我这么为难呢,把你身上那个乾坤袋拿出来。”

    寻易乖乖的交了出来,老老实实道:“这是那大神通修士给我的,一直藏在山门外。”

    苏婉用神识查探了一下,毫无所获,随口道:“果然是大神通的手段,里面没有灵草了吧?”

    寻易面色微变,道:“师尊难道不再相信弟子了?”

    苏婉盯着他道:“我只问你一句,那大神通修士知道这个法阵吗?”

    寻易惨然道:“弟子先前说过,他从始至终没跟我提过玄方派。”

    苏婉松了口气,道:“不是为师多心,只是这地方对玄方派极为重要,你别怪我。”

    寻易咬着嘴唇从她手中拿过那个袋子,催动灵力一抖,离砚和一个玉盒伴随一堆灵石和药瓶掉落出来。

    苏婉不悦道:“你这是何意!”

    寻易呼了口气,道:“弟子不愿见疑于师尊,也相信师尊会替弟子保守秘密。”他说着拿起离砚,“弟子之前就想过把它拿给师尊看,您如果认识此物,就该相信那大神通修士与水晴洲的妖修无关了。”

    苏婉本已闭上了眼睛,可听他这么说,不由凝神看去,这次她的眼睛睁得比看到雨精兰时还大,小嘴微张的接过离砚,半晌才道:“这是件灵宝?”

    寻易点头道:“师尊认识这东西吗?”

    苏婉犹如失神般的摇摇头,眼睛一直盯着离砚。

    寻易大为失望,想解开师尊心中疑团的希望又落空了,他打开了那个玉盒,道:“弟子的确私藏了一种怪草,不是弟子有什么贪心,只因怕拿出来后会牵涉到这件灵宝,既然您看过灵宝了,这东西也没必要隐瞒了。”

    苏婉小心翼翼的放下离砚,朝那盒中的残枝烂叶看了一眼就皱起了眉头,细细辨识了一会,问道:“这是什么?”

    寻易咧嘴道:“师尊怎么反问起弟子来了?您都不认识我怎会知道。”

    苏婉自嘲的笑了笑道:“你这当弟子的随便拿出两样东西我没一样能认识的,我都觉得没法作你师傅了。”

    寻易陪笑道:“看您说的,我这不是遇到大机缘了嘛,您的话都让弟子无地自容了。”

    苏婉指了指离砚,道:“你能使用这灵宝?”

    “能,那大修士在……”

    苏婉摆手道:“这个不用告诉我,快收起来吧,想那大修士肯定嘱咐过你,这灵宝千万慎重使用。”

    寻易点头称是,收起离砚,指着那些残枝碎叶道:“就是这东西险些害了弟子性命。”他把遇到怪草的经历加入到采掘雨精兰的过程中,详细讲述了怪草的诡异,然后脸带悲壮之色道,“弟子认为先前失踪的那些人一定是死在这怪草手里,我这次拼死为三派除害了,这份大功足可抵消私藏灵草之罪了,您就把这三株雨精兰收下吧。”

    苏婉发愁的皱起眉,她从未做过亏心之事,这着实让她为难。

    寻易小声嘀咕道:“一旦上交必然牵扯出乾坤袋,师尊让弟子如何解释这乾坤袋的来历呢,您救救弟子吧。”

    “你的心意我领了,可雨精兰不能收,你都带走吧,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寻易咧嘴道:“那就浪费了,这可是弟子用命换来的,再说,这么珍贵的灵草带在弟子身上除了惹祸别无它用,嗯……这样吧,您先把它们炼成丹药收存,弟子以后若死在外面,您就服用一粒算是帮弟子了结一个心愿,余下的随您处置,弟子若侥幸能活到法阵内的雨精兰可再次采收之时,我就把其生长的地点说出来,那样就有足够多的雨精兰了,您炼制出的这些丹药也就无足轻重了,您服用一颗,剩下的给我,您看这样好不好?”

    苏婉挑了一下秀眉,道:“也就是说,不论你死活,我都有催婴丹服用,对吧,你把我当孩子耍吗?”

    寻易可怜兮兮道:“弟子若真死在外面,除了愧对两位恩人外,最愧疚的就是未能报答师恩,若真有那么一天,您无论如何……”

    “别说这些不吉之语!”苏婉喝止住他。

    寻易慢慢的低下头。

    苏婉叹息道:“罢了,这些灵草我先收着,如何处置以后再说,不过你要再敢用生死之谈来逼迫我,小心我不认你这弟子。”

    寻易脸上露出了笑容。

    苏婉柔声道:“我对你做的那些事不过是举手之劳,一颗定颜丹足够报答了,以后不要再为我犯险了,那会让我心中难安,记下了吗?”

    寻易应诺道:“弟子记下了。”

    “我看你已到了随时可进入开融期的境界,既然来了,就留下让为师守护你度过此关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