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十二章 心虎
    tueoct0402:00:00cst2016

    寻易在纸条上没写太多内容,不论是正天君还是玄方派,他现在都不想告诉西阳,只是说了自己现在很好,修为已到开融期,同时问他到了什么地步。

    看完字条的西阳用一根枯枝在地上写了“十层”两个字,写字时他的手不住的颤抖。

    寻易心中暗叹一声,取出一瓶丹药和另一张纸条放在他身前,丹药是正天君所给的最后一瓶灵药,纸条是讲述丹药服用方法的,西阳快速收起丹药,把两张纸条都用灵力毁去。

    寻易用枯枝在地上写道:“不敢久留,他日再来。”

    西阳看到字迹旁有泪水滴落,他忍不住伸手朝前抓去,寻易不知被他抓住后这隐形符还有没有用,所以避开了,深深的看了西阳一眼,他含泪走向当初陷入法阵的地方。

    西阳不知他离开了,急急的在地上写道:“一月后回村相聚。”等了半天不见答复,他知道寻易走了,情难自抑之下,对着前方喊道:“寻易!你回来!寻易!”

    在茅舍中打坐的那位五师叔被西阳的喊声惊扰,他叹息一声,心中很是忧愁,前些年西阳常会情绪失控的对着法阵喊叫,近两年已经好多了,他本已安稳的心随着这声喊叫又悬了起来。西阳正是因为知道这么喊不会引起师尊的怀疑才借此宣泄难以平抑的激动之情的。

    寻易可不知道这些,吓得急急朝远处遁去,跑出数十里后他收了隐形符,不敢耽搁的又飞出百里才松了口气。

    来此之前他有过打算,如果西阳也到了开融期,那就拉着他一起去闯荡,虽然心里知道西阳修炼到融期的机会不大,可这希望破灭时他还是很难过。

    收拾情怀后,他朝东南方飞去,下面就是去找星裳了,一来是取回她代自己保存的丹药,二来是拜谢一下月裳。

    按星裳先前所讲方位,他一路打听着找到了紫沙河,这条绵延两千余里的河并不难找,舍弃了人烟稠密的中下游,他直接来到了人迹罕至的上游,这里林密山险,有许多他从未见过的毒虫怪蚊,好在修炼至开融期已可不受其扰了。

    回想星裳当时那谨慎的态度,寻易预料到要找到她不会太容易,所以找了十几天后心里并不怎么着急,沿河五十里区域都搜寻过了,他开始把范围扩大到百里。

    这日,在路过一片荒草地时,他看到了有一个修士在那里打坐,独自闯荡以来,他遇到过几次同道中人,不过都远远避开了,察觉对方修为与自己相当,他客客气气的传出神念:“兄台,小弟寻易,冒昧打扰一下,兄台可知附近何处有狐修?”

    等了一会,不见对方有丝毫回应,寻易讪讪一笑,抱了抱拳,转身欲走,这时,忽然收到对方虚弱的神念:“救我。”

    寻易急忙走上前,问道:“兄台怎么了?”就在他距那人只有十来丈时,那人猛的窜起,背后斜插的宝剑化作一道寒芒电射而出。

    寻易大惊,玉竹剑随之出鞘,见到那人朝左方追去,他松了口气,没等他开口询问,对方已在急飞中开口道:“寻道友助我。”

    寻易皱眉跟了上去,不过始终距他二三十丈远,不敢追的太近,口中问道:“兄台这是在作什么?”

    此时那人的宝剑已飞斩而出,寻易凝神朝宝剑落处望去,只见一只如野猫般的黑褐色小兽正在急窜,剑芒将要临体时,它猛一回头,两只翠绿色的眼睛盯向青年修士,那修士身子一晃,飞剑立时失去控制,斜斜的插在地上,小兽随即掉头而逃。

    那修士缓过神后对寻易呼喊道:“一同出手,它只能迷惑一人。”

    寻易应了一声,加速追了上去,在那修士的飞剑又一次斩落时,他跟着出手了,玉竹剑后发先至,小兽回头看来的刹那,他只觉一阵恍惚,不但灵力难以使用,就连心神都仿佛溃散了,一头从空中栽了下去,眼看就要摔个嘴啃泥时,恍惚的感觉突然又没了,灵力随心运转之下,他那已经落入草丛的身子又飘了起来,回想刚才的感觉,心中不免骇然。

    这时那人已斩杀了妖兽,他长长舒了口气,转身对寻易抱拳施礼道:“多谢寻道友了,若非道友仗义相救,在下这条小命恐怕就要丧于此妖手中了。”

    寻易笑了笑,道:“兄台言过了,举手之劳罢了。”他打量了一下对方,这人看样子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相貌平平,比较引人注目的是头顶有一缕紫色的头发。

    “在下公孙冲,寻道友可识得此兽?”他指了指那断为两截的妖兽。

    “公孙兄。”寻易抱拳见礼,然后道:“这是什么怪物?跟只小猫似的。”

    公孙冲心有余悸道:“此兽名曰心虎,别看跟只猫似的,但比虎还要厉害百倍,有迷惑心魂的神通,且善于藏匿行迹,说来惭愧,我来此就是为弄一颗此兽的内丹,不想一个不留神反却着了它的道,幸亏它道行尚浅只能迷惑一人,否则我只能认命了。”

    “这小东西这么厉害。”寻易走近仔细看了看,发现小兽两眼间有一道白线相连,果然与师尊所给玉简中的心虎图样相同。

    公孙冲剖开心虎腹部,从里面取出一粒黄豆大小的内丹,道:“此妖有两千年修为了,此内丹价值不菲。”他说着取出个小瓶,装了内丹后递给寻易。

    寻易摆手道:“公孙兄为此而来,留下就是了,小弟取之无用。”

    公孙冲正色道:“在下这条命都是道友救下的,这内丹理该归道友,就算不炼丹也可拿去换些灵石、宝物,在下虽为此而来,但身上这点家当是不够换取的,道友一定要收下。”

    寻易接过小瓶,随手掂了掂,抛还给公孙冲,道:“相遇即是缘份,公孙兄执意礼让,那就算小弟奉上的见面礼吧。”

    公孙冲皱眉看着他道:“寻兄救了我的命,要送礼也该是我送,寻兄可能还不知此物的价值,两千年的心虎内丹最少可换两千块灵石,不瞒寻兄,要知道这里有两千年修为的心虎,我绝不敢孤身前来,此物非比寻常,寻兄厚意在下心领了,可却万万不能收下。”他不知不觉受了寻易的影响,不再口称道友了。

    寻易笑道:“原来它这么值钱,不过它在我手里也就是两千块灵石,公孙兄既专程为它而来,想必有更大的用处,我这人虽贪财,但却崇尚物尽其用的道理,公孙兄不必推辞了,以后你若得了小弟急需之物,再补还这个人情就是了。”知道这东西那么值钱后,他不是没动心,只是他的贪财是有原则的,首先是不贪无用之财,其次是不贪别人急需之物,见到公孙冲言语坦诚,他有心交这个朋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