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十四章 善恶难辨
    tueoct0413:00:00cst2016

    寻易心情怅然的来到与公孙冲约定的地点,辛苦的找了这么多天,最后连恩人的面都没能见上一见,这让他很不痛快。

    等了两天,公孙冲如约而至,见到寻易在等他,公孙冲没询问找狐仙的事,听寻易说事情已了,就带着他朝赤云山飞去。

    三千里路程对开融期修士而言已不算什么,三天后,公孙冲在一座满是红色岩石的山上停了下来,指着脚下一株植物道:“是这东西吧?”

    寻易凝神细看,果然是一株红阳厥,跟着公孙冲走不多远,红阳厥已满眼皆是,其中不乏花开正艳的,采了十几株后,他住了手,看着漫山遍野的灵草,他心中不免生出疑惑,这里距玄方派也就是万里路程,师尊不可能不知道,那她为什么让自己去三万里外的雪焰川呢?

    “够了吗?”公孙冲问道。

    “足够了,多谢兄长了,让我少跑了许多冤枉路。”

    公孙冲笑道:“以后我们既然要结伴闯荡,你就别这么客气了,你说还要采噬魂草和冰花,这两样你知道哪里有吗?”

    “知道,噬魂草在五渡泽,冰花不急,采了噬魂草再说。”

    “好,那咱们现在就去五渡泽,我没听过这地方,你来带路。”

    “那就得边问边找了,我也只知大概位置。”寻易辨了下方向,朝东北方指了指,“应该在那边,嗯……三四万里远吧。”

    “那就走吧。”公孙冲很是爽快。

    公孙冲性情内敛,是个话不多的人,开始几日,一直是寻易在说,他只是哼哼哈哈的随口回应,随着对寻易了解的增多,他的话也渐渐多了起来,有些人的沉默只是一种自我保护方式,在好友面前则完全是另一副样子,公孙冲就是这种人。他出自圣阳派,从小跟师尊长大,修炼至今三十五年了,由此可知其资质亦是很高的。

    走出十余天后,二人已经无话不谈了,寻易就有这个本事。

    这天,他俩正在赶路时,一道剑光从身后疾驰而来,二人急忙避让,不想那剑光紧随他们而行,公孙冲察觉出对方修为在自己之上,就想停下来,寻易向他递了个眼神,朝地面降落下去,以他二人的修为不用飞剑单凭驭气腾空坚持不了多久,所以在空中打斗很吃亏,公孙冲迟疑了一下,跟着落了下去,同时传出神念,让他切不可莽撞,动起手来肯定得死在人家手中。

    来人是个紫面汉子,看样貌四十许岁,他已有了开融中期修为,见到二人落到了地上,嘴角露出一丝讥笑,他走到二人身前,盯着寻易道:“你是哪个门派的?”

    寻易恭敬道:“回前辈的话,晚辈是一散修。”

    听寻易这样回答,公孙冲暗自皱眉,此时那人又向他问道:“你呢?”

    公孙冲躬身道:“晚辈师门是圣阳派。”

    那人“哦”了一声,道:“我和这个小兄弟说几句话,你先走吧。”

    公孙冲脸色微变,对方的话头已然不善,摆明要对寻易动手,如果就这么扔下寻易,他心里实在过意不去,所以仗着胆子陪笑道:“请前辈宽宥,我这朋友性情有些怪异,其实他是有门派的,他是……”

    那人以为公孙冲是在跟自己动心机,不耐烦的打断道:“别废话,你走不走?”

    公孙冲脸色异常难看,望着寻易踌躇难决。

    寻易头皮已然发麻,一直听人说修界险恶,他没有切身感受,如今平白就要遭大难,他一时难以接受这个事实,看到公孙冲的举动,心里充满了感激,无助的他此刻虽很想让公孙冲陪自己放手一搏,可良心让他不能这么做,热血上涌之下,他对公孙冲道:“兄长,你先走吧,劳烦给家师报个信。”说完,他转向紫面汉子,道:“晚辈与前辈素昧平生,不知前辈有何吩咐。”

    公孙冲退出了两步,又停了下来,垂着头,脸色阴沉的偷眼看着二人。

    那人厌烦的看了一眼公孙冲,冷哼一声,对寻易道:“你算是托了他的福了,把飞剑交出来,我留你性命。”他本是打算杀人夺宝的,既然公孙冲执意不走,犯不上为了一把飞剑连圣阳派的弟子也杀了,如果只是夺宝而不伤人性命,以后就算圣阳派找上头来,也有回旋余地。

    公孙冲闻言暗自舒了口气,对寻易连连使眼色,示意他交出飞剑。

    寻易紧闭双唇胸膛剧烈起伏,他不是舍命不舍财的人,为了自己的性命,为了不牵扯公孙冲,对方就算要的是离砚他也肯给,可这玉竹剑是师尊所赐,冰清玉洁的师尊所用之物岂能沦入这种污浊之辈手中?放在几十年后,他或许不会有这么幼稚的想法,但此时的他毕竟还太年轻,对师尊那炽热的情愫让他可以不计生死。

    “你先走!”他坚定对公孙冲说,冰纹盾和缚妖绫同时出现在他身前,他对紫面汉子道:“前辈既为宝物而来,这两样都可以给前辈,只求前辈给晚辈留下这把剑,此剑对晚辈意义深重,望前辈开恩。”

    紫面汉子眼睛一亮,露出贪婪之色,冰纹盾是结丹修士卢彦的防身宝物,缚妖绫是开融中期穆蕙的随身宝物,两样东西在他看来都不比玉竹剑差,狂喜之下他不由暗呼自己走了大运,碰到了这么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真是福星高照,自己既然动手了,岂会还给他留一件?

    公孙冲暗叹连连,他的想法与紫面汉子相同,真心为这几件宝物心疼,恨不得骂这愚蠢的寻易几句。

    紫面汉子抓过冰纹盾和缚妖绫后,脸上难抑喜色,注入灵力一试之下心头更喜,眼睛又望向了寻易手中的玉竹剑。

    公孙冲对寻易连使眼色,道:“把剑一并送给前辈吧,身外之物比不得性命重要。”

    紫面汉子满意的看了一眼公孙冲,然后用威胁的目光盯向寻易。

    寻易紧紧握着玉竹剑,手指都发白了,他现在紧张的是离砚能不能杀死对方,虽然看不住对方的修为,但可以感觉到他还远没到师兄卢彦的境界,不管怎样,只要他坚持要抢玉竹剑,那就一定要拼。

    等了一会,见寻易一动不动,紫面汉子有了怒意,森然道:“别自找苦头,拿来吧。”

    公孙冲急的直搓手,看到寻易终于松开了玉竹剑,并把它缓缓催向紫面汉子,他长长舒了口气。

    玉竹剑前行数尺就停了下来,寻易盯着紫面汉子道:“前辈已得了两件宝物,真不能开恩给晚辈留下这把剑吗。”

    “留下你的小命就算是不错了。”紫面汉子说着伸手就要去抓玉竹剑,不过他的手忽然停住了,眼睛望着寻易,忽然哈哈一笑,灵力催动下,把冰纹盾、缚妖绫以及玉竹剑一齐推到寻易身前,神情和蔼道:“小道友勿怪,这是和你们开个玩笑,我当年初次外出历练屡遭劫难,所以很怜惜你们这些晚辈,虽然让你们受了些惊吓,可这对你们是有大益的,尤其是对你,小道友啊,以后遇到来意不善的人别口称自己是散修,还有,这把剑太惹眼了,我这里有把寻常的飞剑,你先拿去用吧。”说着,他脸上一沉,以师长的口吻教训道:“下次可别把宝物都拿出来了,这样的愚蠢之举只会让歹人贪心更重,夺宝后多半会灭口,记下了吗。”

    这巨大的变故让寻易二人一时回不过神来,寻易接过他递来的飞剑,挤出笑容道:“多谢前辈,晚辈永记大恩。”

    紫面汉子欣然一笑,对公孙冲赞扬道:“你很不错,够义气,不过下次遇到这种绝无胜算的情况还是保命要紧,至少还能回去给他师尊报个信,枉死无益,觉得有一线生机时再陪他一拼才是对的。”

    公孙冲躬身受教,口中道:“多谢前辈教诲,敢问前辈高姓大名,晚辈要铭记在心。”

    紫面汉子微微一笑,道:“罢了,只是偶遇之缘,随意提点你们两句,算不得什么,你们好自为之吧。”说完,飘然而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