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十五章 是祸躲不过
    tueoct0421:00:00cst2016

    看着那人消失在天际,公孙冲与寻易互望了一眼,然后心领神会的御剑疾飞,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是他们的共识。

    一口气飞出数百里,寻易扎进来一处密林,公孙冲随他落下,忍不住抱怨道:“你可真够糊涂的,拿出另两件宝物时我都要被你气死了。”

    寻易陪笑道:“这把剑对小弟而言确实非同一般,我是不得已而为之,多谢兄长舍命相陪,小弟粉身难报。”

    公孙冲呼了口气,道:“你救过我的命,我怎能一走了之呢,不过下次你要再舍命不舍财,可别怪我忘恩负义。”

    “不敢不敢,再遇此种事兄长一定要尽快逃命,千万别因小弟枉送了性命,这次兄长的高义已经令小弟心中难安了。”

    公孙冲不悦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皱眉道:“你怎么看此人?”

    寻易把玩着紫面汉子送他的飞剑,若有所思道:“不好说,最初我可确认他就是要夺宝,因为这从他的眼神中能看出来,可我实在无法解释他为何改变了主意,我不想作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事,不过我宁愿躲他远些。”

    公孙冲不置可否的点了下头,接过他手中的飞剑看了看,道:“不论怎样,他提醒的是对的,我看你就暂时用这把飞剑吧,免得再引人生贪念。”

    寻易深以为然,从怀中取出乾坤袋收了玉竹剑。

    公孙冲看到玉竹剑进入袋子后,那袋子没有丝毫变化,显然不是凡品,他不由瞪大眼睛,道:“你居然还有这宝贝,尊师对你的厚爱真令人艳羡。”

    寻易笑了笑,并未过多解释,随手把乾坤袋递给他。

    公孙冲拿在手中仔细看了看就还给了他,摇头道:“你们玄方派财大气粗,炼出的丹药最是抢手,不是我们这些穷苦门派可比的。”

    “可惜小弟难容于师门,一点炼丹之术也没学到手。”

    公孙冲很是为他惋惜,拍了拍他的肩头,道:“我虽不知尊师为何赶你出来,但仅凭给你这么多宝物来看,早晚会让你重回山门的,走吧,咱们接着赶路,我想绕点远路,兜个圈子,你以为如何?”

    寻易笑道:“就知道你怕了,依你所言,走吧,对了,你用不用换条裤子?”

    公孙冲一时没明白过来,不解道:“换裤子作什么?”

    寻易促狭一笑,御剑而起,扭头道:“怕你刚才被吓尿了裤。”

    公孙冲笑着摇摇头,御剑追去,他心里挺佩服这个寻易的,遭逢大难这么快就有心说笑了,此人的胆量可是不小。

    本向东北而行的二人改道东南,一连三日平安无事,他们悬着的心落了下来,重新向东北而行。

    第五日,飞行中的寻易脸色突变,回头望了一眼,对公孙冲传出神念道:“恐怕祸事又来了,你先走吧,在前方五百里之外等我,如我一天后仍未到,劳烦你给我师尊去报个信。”说完径直朝下落去。

    公孙冲呆了一下,扭头看到到身后有一道剑光朝他们这边疾飞而来,他迟疑了一下,追随着寻易落了下去。

    寻易皱眉传出神念:“你不用陪我送死,快走。”

    公孙冲急急的以神念答道:“不是先前那人,不过我猜或与先前那人有关,若他为宝物而来,你千万要给他。”

    寻易坚定的摇了摇头,“玉竹剑我绝不会交出去,你先走,我尚有保命之法。”

    公孙冲急的直跺脚,骂道:“你怎么这么糊涂,命要紧还是剑要紧!”

    “剑!快走!”寻易斩钉截铁的说,然后朝向剑光飞来方挺直了身子。

    “你!好,我走!”公孙冲气的发抖,御剑急起,朝东北方而去。

    只飞出千余丈,公孙冲咬了下牙掉头又朝回飞去,他打定了主意,如果来人真是为夺宝物,那他就出其不意的把玉竹剑从寻易手中抢过来交给对方,不管事后这兄弟如何埋怨自己,这次也得先保住他的命,如果来人还要灭口,那自己就认倒霉,算是把这条命还给寻易了。

    看见那道剑光已落到了寻易身前,公孙冲心中大急,不顾一切的催动飞剑,就在此时,一道快如闪电的乌光在地上的二人中间一闪而逝,那乌光快得让他甚至分不清是从那一边发出来的,公孙冲心中一凉,下意识的停了下来,注目看时不由呆住了。

    倒下的并非是寻易,寻易此刻已发觉了公孙冲,竟还不失礼数的对他拱了拱手,然后走到尸身旁,弯腰翻检起来。

    公孙冲心头念头百转,缓缓的飞了过去,落到寻易身前十余丈外,躬身施礼道:“前辈把在下戏耍的好苦,先前多有不敬,请前辈恕晚辈不知之罪。”

    寻易诧异的看着他,随即恍然道:“兄长误会了,小弟能杀此贼一则是其太托大了,根本没把我放在心上,二则是小弟尚有一件厉害的法宝,小弟这些天说的话都是实言,绝无欺瞒之处。”

    公孙冲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依然保持着躬身状态。

    寻易上前拍了他一下,道:“我要真是修为高深之辈,得有多无聊才会整天陪着你这无趣之人啊,快走吧,这里不宜久留。”说完御剑而起。

    公孙冲一时没了主意,硬着头皮驾起飞剑,看了一眼仓惶而行寻易,又看了一眼地上那刀疤脸的死尸,挥手打出一个火球把尸体焚化了,然后才追了上去,一直与寻易保持着百丈的距离。

    寻易飞出一段后扭头看了一下,传出神念道:“小子,到老夫身边来,别惹老夫不快。”

    公孙冲急忙加速赶上去,当他注意到寻易脸色发白,似乎还在微微颤抖时,对他的话才信了几分,谨慎的问道:“您……真是凭法宝杀的那人?”

    寻易没好气道:“杀一个尚未结丹的小修士何用法宝,老夫只需随手一指足以取他小命,你以后就作我奴仆吧……”当此时刻,他心里很慌,玩笑开到这里已无心继续了,满眼挚诚的看着公孙冲道:“就是凭法宝,逃远些再说。”

    熟悉的目光让公孙冲心里踏实了些,他也不去分辨什么方向了,运起全部修为跟着寻易拼命的逃。

    二人飞出足有千里,寻易才在一片山林中停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公孙冲比他还不如,一落下就瘫软下来,这次疾驰可以说是二人修为的一次考量,公孙冲比寻易早几年进入开融期,以此刻表现来看反倒要逊色不少,这与寻易服过的那粒夺先丹有莫大关系。

    寻易给了公孙冲一粒恢复灵力的丹药和两块灵石,公孙冲服了丹药却没收灵石。恢复了些体力后,寻易歉然道:“杀敌的法宝是我投入师门前因机缘所得,其中牵涉一桩隐秘的事,正是因为我无法泄露这桩隐秘,才被逐出师门的,所以这法宝也不能给兄长看,兄长若信得过小弟,那咱们还按先前之约携手闯荡,若兄长觉得小弟不值得信赖,那……那兄长大恩小弟来日再报。”

    公孙冲沉默了一会,道:“我自然是相信你的,只是我觉得自己现在已成了你的累赘。”

    寻易急忙摆手道:“我不过是仗着有件厉害的法宝而已,论阅历、见识兄长都强小弟无数,说心里话,形单影只的日子小弟真是受够了,按理说,我现在有祸事在身,是不该强留兄长的,可小弟……”说到这里他停下了,然后笑了笑道:“是不该强留兄长,兄长去吧,两次不弃之义小弟到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不能再牵累兄长了,来日有缘我们再续兄弟之情。”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公孙冲不悦的看了他一眼,低头再次沉默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