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十七章 醉花香
    wedoct0509:00:00cst2016

    两人在城市中躲了一个多月,这段日子对二人而言并不好熬,凡人聚居之地灵气少而浊气多,打坐修炼进益甚微,离开城市二人都有如鱼入水的感觉。

    这些日子他俩反复讨论过紫面汉子的怪异行为,得出的结论是在寻易拿出另两件宝物时他害怕了,一个开融初期的弟子身怀三样法宝,足可见其师尊对其的疼爱,能给弟子三样法宝的人修为不会低,紫面汉子不想惹这个祸,可又眼红那三样法宝,所以哄骗了那刀疤脸来杀人夺宝,自己则置身事外等着分宝物,在刀疤脸来杀人时他应该正和别人在一起制造不在场的证据,这样就可解释通他俩为何能顺利逃脱了。

    想通此节二人的胆子大了起来,因为就算紫面汉子知道刀疤脸被杀,以他谨慎的性格绝不会再来找他们。

    两人虽都觉得这推测有道理,依然不敢太大意,远离杀人地点万余里后才轻松起来。

    这是寻易第二次杀人,当初杀那两个强盗时,他心慌了好多天,到了玄方派还经常作噩梦,这次情况好多了,可能也是因为要躲避追杀的原因,顾不得过多去想别的,现在想来不但没有心慌的感觉反而还有几分自得,这次杀的可是比自己修为高的修士,嫉恶如仇的性格让他在两次杀人后从未有过内疚感,这样的恶人都杀光了才好呢。

    半年后他们终于到了五渡泽,这是一片望不到边的沼泽地,从空中看去很是美丽,沼泽的大部分区域都是浅浅的清水,在阳光下水波潋滟,各样水生植物或亭亭伫立或浮于水面,不时能看到成群的小鱼游弋其间,数种优雅的水禽或在空中翱翔或站在水中捕食,被浅水围绕的一块块陆地大小不一,皆草木繁盛,小的仅能立足,大的则以百里计。

    看了良久后,公孙冲感叹道:“真是个好地方,如同仙境一般。”

    寻易闭上眼感受了一下,道:“灵气尚可,适合咱们这个阶段修炼。”

    “我还真想在此开辟洞府修炼一段日子,先去找你的灵草吧。”

    寻易用灵气化出噬魂草的形状,道:“小心些,家师说这里有妖兽精怪。”

    “这种地方没有精怪才是怪事呢。”公孙冲深吸口气,缓缓散开神识。

    寻易当先而行,口中道:“家师说入沼泽三千里有座百里圆洲,那里生有许多鹰巢树,那里有噬魂草。”

    公孙冲应了一声,紧随其后,神识却没放松搜索,这种地方适宜灵草生长,他期冀能有意外收获,寻易察觉到他的用意后放慢了飞行速度,帮着寻找,他有玄方派第一炼丹高手的亲传,在辨识灵草方面是公孙冲望尘莫及的,飞出不足千里就采到了三种比较珍贵的灵草,一一解说用途后都交给了公孙冲。

    公孙冲自然执意推脱,寻易浑不在意道:“现在是你陪我来采噬魂草,我只要得到噬魂草就够了,余者当然都得归你,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再说我特别烦炼丹,留着也是没用。”

    公孙冲摇头道:“玄方派弟子厌烦炼丹,你可让我说你什么好,那就回去送给尊师吧,我不能要。”

    寻易对他粲然一笑,道:“家师不缺这些,真正稀有的灵草我也不给你。”

    公孙冲不再说什么了,收了灵草,自从知道寻易是玄方派弟子后,他就知道这位兄弟仗义疏财的性情了,玄方派的开融期弟子就算不知道心虎为何物,也一定会清楚两千年妖兽内丹的价值,那么珍贵的内丹他说送人就送人,何况是这些灵草呢,他既然真心赠送,自己一味推脱反倒见外了,只能以后找机会再报答了。

    如此一来,公孙冲不好意思再找灵草了,催促着寻易快些赶路。

    寻找了十余天,寻易终于看到了那圆如锅盖的百里之洲,在上面飞行了一段,他手指一片高大的树木,道:“应该是这里了。”

    公孙冲看到有一棵数十丈高的鹰巢树开满了娇艳的花朵,遂好奇的飞了过去,尚有百丈就闻到了幽幽异香,飞临枝头时花香沁入心脾,让他熏熏欲醉有种说不出的愉悦,细看那花朵,每朵都有手掌大小,状若粉色荷花,瓣娇蕊嫩,美的令人窒息。

    看到寻易过来,他问道:“我从未见过鹰巢树开花,你见过吗?”

    寻易摇头以神念道:“能入药的树木我还了解些,对这种树所知不多,不过这一片鹰巢树只有它开花,你不觉得蹊跷吗?我们还是避开些吧。”

    公孙冲笑道:“你的胆子是不是真给吓破了,怎么连棵树都怕了,许多树木都是要到了年头才开花的,这里只它一株开花并不为奇,你看这花多好看。”

    “我是不想惹麻烦,这棵树就是真成精了又能奈我何?”寻易踏上一根粗枝,伸手欲摘花朵。

    公孙冲急忙制止道:“凑近看看就行了,何必摘下来?”

    寻易停住手,眼睛盯着花朵以神念道,“你什么时候变成惜花之人了。”

    公孙冲上前想把他从树枝上拉下来,寻易却一脸凝重的拉住他的手向旁边疾驰,同时传出神念,“这树真有蹊跷,我看那花朵时心神有不受控制的迹象。”

    公孙冲甩开他的手,笑道:“别闹了,让我再看看。”

    “我不是跟你闹着玩。”寻易皱起眉。

    公孙冲不以为然道:“观花而心动乃是常情,你以前看到娇艳异常的花没有过心神荡漾的感觉吗?”

    “这次大不相同。”寻易盯着那棵树眉头皱的更紧了。

    公孙冲道:“莫非你的胆子真被吓破了?别那么紧张,闻闻这花香吧。”他说完朝那棵树走去。

    寻易觉得公孙冲很可能就是受了花香的迷惑才丧失了平日的谨慎,更不敢放开气息,想到师尊当初曾提过这里的树精只惑人不伤人,他没再拦阻公孙冲,想借机长长见识,虽然拿兄弟去作饵有些不仗义,可既然没性命之忧不仗义就不仗义一次吧,何况看公孙冲此刻的样子,很难靠言语说服他。

    公孙冲赏了一会花,在树下坐了下来,对远处的寻易道:“天色已晚,明日再寻灵草吧。”

    见他要在树下打坐,寻易不能等了,道:“给你两条路,一是离那树远点,一是我现在就砍了它,别跟我废话。”说着取出了玉竹剑。

    公孙冲听出他不是说着玩,心中有些快,道:“你就这么跟兄长说话?”

    寻易催动灵力,玉竹剑发出明亮的红光,喊道:“我砍了它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看到寻易真朝这边走来,公孙冲拔剑在手道:“你疯了?!”

    “你才疯了,为了棵树对兄弟拔剑,你自己想想咱俩谁疯了。”

    公孙冲闻言一怔,心头已觉不对,恰在此时,一道身影出现在二人斜前方,他下意识的纵跃而起,与寻易对那人影形成夹击之势。

    寻易停下脚步,冰纹盾在身前一闪化出一道光幕,他已看清来人是个三十许的美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