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五十章 开融后期
    thuoct0619:24:50cst2016

    寻易高兴了,把他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没有丝毫药香,想了一会后,他把那只小蛙送入了口中吞了下去,这是源于对正天君的信任,先前他对这位化羽大修士的崇拜是懵懂的,随着经年累月的修炼和见识的增长,他真实的感受到了修炼的艰难与神通的玄奥,此时对他的的崇拜已含了高山仰止的意味,他不信这么一位大修士连丹药都辨不清。

    小蛙入口后没有如先前服用的丹药般消融,就跟吞了块玉石般毫无反应,做好忍受痛苦的寻易慢慢放松下来,据他的经验,灵丹没一个是好吃的,功效越强产生的痛苦也就越大,难道这东西历经千年已经彻底失了效用?

    正当他胡猜乱想时,一阵清凉传遍周身,那感觉太舒服了,原来提升修为的丹药也有不难吃的,这念头刚闪过,四肢百骸出现的如丝如缕的刺痛让他明白了没有那么便宜的事,很快,刺痛转剧如针扎,犹如千万根针在体内乱穿,继而,那些针仿佛被烧红般,给他带来的除了疼痛还有烧灼感,他似乎都能闻到焦糊气味了,虚幻的感受如同真实一般。

    寻易不是第一次受这种罪了,忙运转灵力去收拢那乱窜的药力,可那一根根如有形质的“针”极霸道,他用上了全部灵力才勉强降服了一根,但却无法立刻把其收为己用,想要去收服第二根时,灵力稍动,这一根就挣脱了束缚,他意识到心急不得,必须得一点点熔炼才行,想到要忍受着乱针穿刺的痛楚去熔炼这成千上万道药力,他心里一阵阵发寒,到了这一步,后悔也来不及了。

    好在第二天他的身体就麻木了,疼痛变得钝钝的,倒是冲击感变得清晰了,这时他终于彻底吸收了第一道药力。

    到第八天时,公孙冲过来探望,开融期修士最多闭关七八天就就得进食了,来到那棵大树下,他看到华夫人已在小屋旁守候了。

    见到公孙冲,她摆摆手,传出神念道:“无妨,去吧。”

    公孙冲放下心,转头去了。又过了十天,仍不见寻易前来与自己想见,他心中有些不安了,再次前去探望,华夫人依然是那句话“无妨,去吧。”这让公孙冲暗自为兄弟高兴起来,他想一定是华夫人给了他什么造化。

    华夫人在寻易闭关的第四天就开始不时的用神识关注他的状况,察觉有异后立即赶了过来,细查之后可断定他服用了某种灵丹,她自然认为这是苏婉给的,虽觉得这丹药太过霸道,但料想不会有危险,出于谨慎还是决定在旁守候,她绝不能让苏婉的弟子在她这里出一丝一毫的意外。

    公孙冲第一次来时,她的心还是安稳的,到了寻易闭关的第十天时,就一刻也不敢放松了,神识一直牢牢锁定在寻易身上,无意间亲自见证了寻易修为的攀升,玄方派丹药之神奇令她唏嘘不已,如果她知道实情,恐怕就没心情感叹了。

    吸收了五道药力后,寻易苦闷的心情豁然开朗,不同于寻常的此消彼长,他每次对付的只是一道药力,而融合了五道药力的自身灵力则是大幅提升,因此效率不止倍增,收拢药力的速度快了,灵力的暴增不可避免的要扩充脉络与气府,熔炼近半药力时,这种痛苦已经让他不堪承受,已经掌握主动的他此时有两种选择,一是把余下药力逼出体外,二是忍痛继续下去,后果有可能解体而亡

    出于对正天君的信任,他决定坚持下去。当初正天君给他这些灵药时,他并不怎么珍惜,如正天君所言,随着见识的增加,他越来越懂得这些丹药的价值了,所以不想有丝毫的浪费。主意虽然打定了,可他那并不怎么坚强的毅力在不断加剧的疼痛面前很快就丧失殆尽,强撑着把余下药力吸收了不足十分之一,他放弃了,尽管这种浪费让他心头滴血,但他宁愿死也不愿再承受此时的剧痛了。

    一边往外逼药力一边咒骂自己没出息的寻易并不知道,他刚才是在鬼门关前及时止步,如果换做了更坚强的西阳或公孙冲,此时多半就一往无前的冲进去了。

    因为修为大减,正天君在夺先丹上就出了误判,这只小蛙比之夺先丹更有玄奥,它是一位大修士专为一名有特殊体质的结丹弟子炼制的,机缘巧合之下被那个围攻正天君的修士得到了,因为此药炼制方式及封装手法都大异寻常,正天君缴获它的时候看走了眼,以为这只是开融期修士所用的药,其实就算查明是结丹修士用的药他也不会在意,这类丹药对他而言毫无用处,所以就扔到了一边,交给寻易时以他那时的修为就算想用心查也查不出所以然了,如果不是历经千年药性大减,在药力刚发作时寻易就一命呜呼了,饶是如此,他若是不顾一切的想尽数吸取药力也将必死。

    由此可见,某些被大家称颂的优点未必总能给人带来益处,有些时候是会要命的,当然,不知真相此刻正为浪费药力而心疼肝颤的寻易是无法从这次劫难中获得这番感悟了,否则这必将成为他日后懒惰的一个有力借口。

    这丹药的药力并非单纯的灵力,虽然被熔炼后大部分会被转化成灵力,但其最大的功效还在于对气府及脉络的滋养与拓展,未被熔炼的药力依然保持着原有的属性,所以华夫人立刻就知道了寻易此时的状态,不由皱起秀眉,随着更多的药力被逼出,她暗叹着可惜飞身避开了一段距离,因族属不同修炼方式也大异,这类丹药对她而言有害无益。

    寻易睁开眼后,对华夫人报以苦笑,以对方的修为,自己根本不用解释什么。

    华夫人飞回来,挥散四周浓郁的药力,道:“太可惜了。”

    寻易都要哭了,心中充满了懊悔,暗骂自己不争气。

    华夫人柔声道:“已经这样就别想了。”

    寻易收拾了情怀,眼望素儿本体那边道:“这小子倒还有些义气。”

    华夫人用神识朝那边扫去,看到公孙冲正忧心忡忡的望着这边,口中对素儿叨念着对寻易的担忧,她惊讶道:“你的修为竟……,让我看看。”说着伸出玉指点在寻易的额头。

    一查之下,华夫人瞪大明眸看了他好一会,才道:“这丹药不是玄方派炼制的吧?”

    寻易有点紧张的问:“我修为提高了多少?”凭感受,他知道自己肯定是突破到了新的境界,具体如何则不太清楚。

    “已到开融后期了。”华夫人看着他,喃喃而语,脸上神情颇为复杂。

    “真的?”寻易大喜过望。

    “你要不浪费那些药力,应该可到结丹边缘了,这是什么丹药?”

    寻易心头又开始滴血了,好在他不是贪心不足的人,能连破两层境界已远超他的预期了,满足很快就冲减悔恨,他露出讨好的笑容道:“这是弟子的一份福缘,现在不但不能跟师伯讲,还得请师伯帮我严守机密。”

    “你师尊知道吗?”

    “知道。”寻易回答的很干脆。

    “胡说!”华夫人含笑瞪了他一眼,“她要知道绝不可能让你带着这种足可要了你小命的丹药出来乱跑。”

    寻易嘿嘿一笑,道:“我真不能说,师伯别问了,要不我还得编瞎话。”

    华夫人没好气的看着他道:“是只此一颗吗?”

    寻易用力的点了点头。

    “没法信你的话了。”她不便过多询问,半真半假道:“赶快给我滚回你师尊身边去吧,我可不想日后受你师尊的埋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