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五十一章 霉运突降
    thuoct0623:00:00cst2016

    这话正合寻易之心,他陪笑道:“看您说的,师伯对弟子关怀备至,师尊感激您还来不及呢,既然您烦我了,那弟子就先走吧,以后再来看望师伯。”

    华夫人正色道:“不说笑了,易儿,你的事我可以不问,但如果这样的灵丹不止一颗的话,我劝你就留在此处修炼,把灵丹服用完了再离开,否则就这么让你走了,你师尊知道后肯定会埋怨我。”

    寻易感激道:“多谢师伯,灵丹只此一颗了,弟子急于要回去把噬魂草交给师尊,这是炼制救命丹药用的。”

    华夫人用审视的目光看着他,少顷后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我就不留你了,调养两日稳定了修为再去吧,有件事我想拜托你。”

    寻易忙道:“师伯有事尽管吩咐就是了,这么说弟子可承受不起。”

    华夫人以神念道:“素儿婚后就要闭关,至少需要八、九十年,之后还要再得一次公孙冲的精血,所以请你无论如何在百年后再把他带回来,这关系到素儿性命,懂我的意思吗?”

    寻易也以神念答道:“我想公孙冲不会负师姐的。”

    华夫人淡然一笑,“他能钟情素儿最好,把这当做是一场露水夫妻也无妨,我们不会怪他,只要百年后能再来一次我们就念他的恩情了,你我两族修炼路径不同,百年对我们而言不算什么,对你们就显得有些长了,你不必为素儿之事苛求他什么。”

    寻易咧起了嘴,“早知这么便宜,我就不把这好事让给他了。”

    “现在后悔也来得及,我是求之不得呢。”华夫人神情颇认真。

    寻易忙摇头,“来不及了,经过您的一番陷害,师姐对我早恨的牙根发痒了。”

    华夫人轻叹一声,“缘份对我们而言攸关生死,但愿素儿的命能好些,现在她的命有一半在你手中了。”

    望着华夫人离去的背影,寻易牢牢把此事刻记下来。两日后,寻易找到公孙冲,公孙冲见他无恙放下了悬着的心,听说他要离开时,为难道:“你能不能多等我几个月……”

    寻易打断道:“安心享你的福吧,在师尊那里复了命,我就回来找你。”

    “我担心刀疤脸的事仍存变数,罢了,我先陪你跑一趟。”

    寻易随手一抓,灵力化作一只无形的大手,跟抓一只小猫似的抓起公孙冲,随意抖动了几下后把他放下,一脸得意道:“你现在真成我的累赘了,老实在这修炼吧。”

    公孙冲骇然的看着他道:“你……你竟真是一直在隐瞒修为!”

    寻易不愿多费口舌,道:“别瞎猜,是华夫人给的造化,我走了。”说完御剑而去。

    公孙冲想要追上去,可看到寻易飞行之速,无奈的停了下来。

    如同每次突破境界一样,寻易的信心再次膨胀起来,御剑疾行,只一天工夫就出了沼泽,不过在第二天看见一道虹光在前方一闪即逝后,他立时夹起了尾巴,放缓了速度,重新回到谨小慎微的小修士状态中。

    用穷人乍富来形容他此刻的状态最恰当不过,方才身上还只有几个够烧饼的小钱,忽然间就腰缠万贯了,一时连自己都无法适应,看见先前不敢正视的酒楼依然不敢进入。赶路之余,他兴奋且激动的体会着自己能力的提升,没有人指点的散修是可怜的,也是可笑的,神识散出十余里后,他心慌的直哆嗦,试着抓向百丈外的一块巨石,那巨石竟呼啸而来,慌得他忘了以灵力控驭,反而又挥出一道灵力去阻挡,霎时乱石纷飞轰响震天,原本小心谨慎的测试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吓得这位新晋开融后期修士顿时化作一道剑光仓惶而逃。

    虽然窘事不断,好在没人看到,所以各样测试还在不断进行,十几天后,这个乍富的穷人终于大致知道自己的家底了,脸上有了难掩的自得之意。

    这晚,打坐完毕,他散开神识四处查看,这几乎是每个修士在境界提升后都喜欢作的事,如果能找到个修为不如自己的修士或精怪妖那是很有成就感的,惊扰他们一下更是件乐事,片刻后,他神情索然的刚要收回神识,突然惊觉数十丈外出现了剧烈灵气的波动,还没等他回过神来,随着耀眼白光闪过,那地方赫然出现了一道人影。

    缩地成寸!寻易的脑袋当时就发木了,如羔羊遇到老虎般一动不敢动,这种神通只有大修士才能施展,红石谷的几位师兄对此津津乐道,他见识虽少,但这个还是知道的,面对这样的大修士,他根本没可能逃走。

    来人五十多岁模样,生了一部虬髯,豹眼阔口,天生一副威武之相,他现身后摇晃了一下,然后坐了下来,吩咐道:“你过来。”

    寻易两腿发软的向前挪了过去,带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晚辈寻易拜见前辈。”施礼前,他竟运灵力于双目看了对方一眼,可见真是被吓得慌了神,反应过来后,心里更慌了,僵僵的躬身不起。

    “你是哪派弟子?”

    “晚辈……是散修。”寻易内心有刹那的迟疑,但说出口的话却很坚定。

    等了良久不见对方出声,寻易渐渐稳住了神,刚才运起灵力看的那一眼是下意识的举动,脑子都是木的,可那画面却凝在头脑中,现在细想不禁心生疑云,自己怎么会看到他的魂了呢?还别说是大修士,就是和自己修为相当的人也不该出现这种情况,再想到对方那灰白的面色与疲惫的神态,看来这人正处在一个大麻烦中。

    又等了一会,他一点点的抬起头,看到那人面容扭曲一副苦苦挣扎的样子时,心中数个念头接连闪过,最先想到的自然是逃跑,可旋即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能否逃脱且不说,即便逃走了,这样的大修士要想找到自己应该也不是难事,趁机杀了他?这念头一闪现就把他自己吓了一跳,说实话,他很厌恶这人颐指气使的语气,可对方毕竟还未显露什么恶意,再者,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对方已到频死状态,自己也未必能得手,一击不成死的就是自己了,想来想去,他觉得还是静观其变的好,遂直起了身子,神态恭敬的垂手而立。

    足足过了一顿饭功夫,那人缓缓的睁开了眼,寻易看到他的眼神已有涣散迹象,那里面含着浓浓的绝望与不甘,过了一会,他才用虚弱的声音道:“你急速去千戒宗,把这样东西交给宗主扶云子,此物关系修界万千人性命,不得有丝毫延误。”他张开手,把一粒芸豆样的东西递给了寻易。

    千戒宗!寻易瞪大了眼睛,这可是在南靖洲稳居三甲的大宗派,雄霸西南,其所在的归宁山是无数修士心中的圣地,他清楚的记得当初卢彦提到千戒宗时眼中流露出的神情,那无异于凡人谈论起仙人的样子。

    “前辈您是……”

    “老夫催云子,路上若有危难你就说自己是千戒宗弟子,如能办好这趟差事,可跟宗主讲,就说是我答应的,收你入门墙。”说着,他取出一块玉牌。

    催云子语气虽虚弱,但说这些话时仍带着明显的傲气,对散修而言,能进入千戒宗的确是莫大的恩赐,可寻易因自身状况是不能享此福份的,所以对这种含着施舍意味的许诺暗生反感,他婉言道:“多谢前辈美意,只是晚辈修为低浅,恐难承担重托,前辈还是另选他人吧。”

    催云子瞪起眼,不耐烦道:“若非老夫误判了伤势,怎会仓促至此,别多说了,抓紧赶路,这是千戒宗的腰牌,遇有危难可拿出来作凭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