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五十六章 不得脱
    satoct0810:00:00cst2016

    见她亲近如旧,寻易嘿嘿一笑道:“倒还不至于害怕,就是……多少有点不踏实,反正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了。”说到这里他故作愁苦的叹了口气,“你修为恢复后会去找我吗?一想到这辈子再也见不到这么美的容颜,我都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思了。”

    仙妃嘴角带着嘲弄的笑容道:“说的我都感动了,我以后恐怕也找不到像你这么有趣的小家伙了,我要执意让你留下来呢?”

    寻易不敢再纠缠,从怀中取出那粒“芸豆”递到她手中,灿然一笑道:“好了,这个忙算帮完了,你要念这份情义呢,修为恢复后就抽时间来指点指点我,没有这闲工夫就算了,这些天得睹仙颜我也不吃亏了,我走了。”他说完就御剑而起。

    仙妃没阻拦,看着他急速直冲而上,一脸不忍的慢声细气道:“慢点,这样撞上会很痛的。”

    她的话音未止,寻易的惨叫声已响起,吃了苦头的寻易气哼哼的转回来,捂着头抱怨道:“你说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慢吞吞了,疼死我了!”

    仙妃忍笑啐道:“活该!谁让你这么无情无义的,说走就走,跑的比贼还快。”

    寻易陪笑道:“你要这么说那我就不怪你了,我依依不舍的走,帮我打开法阵吧。”

    仙妃笑着对他招招手,道:“跟我来。”说完转身朝木屋走去。

    她那温和的神情让寻易安心了许多,跟着她走进了屋子。

    木屋被隔作了里外两间,外间的布置很简单,一张摆有茶具的几案、两个蒲团,临窗有一张高几,墙上挂着一幅画着奇怪图形的画卷,除此没有其他东西了。

    隔案而坐后,仙妃亲昵的伸出玉手替他理了理额前的头发,然后才开口道:“无须不安,这里的主人早已去了它处,不会回来了。”

    听了这话,寻易立时就不那么心慌了,咧嘴道:“这样啊,那我是不是得留下来继续帮你恢复修为?”

    “你可是说过愿意陪我一辈子的。”

    寻易无限怅惘道:“要是不欠那么多债,还别说一辈子,即便是守着你过一年就死我也心甘情愿了。”他的感叹是发自内心的,自从对师尊生出不该有的情愫时,他就只为报那两份救命之恩而活。

    仙妃立刻就看透了他的心事,抚慰道:“男徒女师结为道侣的事虽少见但也不是没有,只要你修为够高就好办。”

    寻易耻于谈论此事,遮掩道:“别胡说,都跟你说了我对师尊只有敬爱,我是真有犯难的事。”

    “那就说出来,我看看能不能帮你。”

    寻易正有此意,当即道:“固灵丹,你听说过吗?”

    “你要救的是妖兽?”

    寻易闻言大喜,道:“这么说你知道此丹?能帮我弄到一粒吗?”

    仙妃道:“救妖兽未必一定要用固灵丹,我虽有良方但远水难解近渴,等我修为恢复你要救之人恐怕早已魂销了。”

    “你真有良方?不是骗我吧?”

    仙妃轻哼道:“我犯得上对你这样的小家伙说谎吗?想骗你就不会说远水难解近渴了。”

    寻易兴奋道:“那你告诉我丹方,我去想办法。”

    仙妃摇头道:“所需材料你是凑不齐的,这一点你不用心存侥幸,还是打固灵丹的主意吧。”

    空欢喜一场,寻易眯起眼道:“这丹药让师尊很为难,可我又没有别的办法,你能帮我去玄方派抢一粒吗,我师祖只是元婴修为,你恢复一段就差不多能打过他了吧?”

    仙妃失笑道:“玄方派收了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弟子真不知是缺了什么大德。”

    寻易乞求道:“这不是事急从权嘛,就算报答我对你的救命之恩好不好?求你了。”

    仙妃歉然道:“我要想恢复到能对敌元婴修士的地步非是短时能做到的,其实就算我修为尽复也是不敢轻易显露行迹的,即便千般小心这不还是险些送命吗。”

    寻易点头道:“是我想的太简单了,唉,我可真蠢,当初怎么没想到拿你去找师祖换固灵丹呢,他老人家肯定会爽快的答应。”

    “现在后悔可来不及了。”仙妃抿嘴而笑,心里又增好感,她自然知道对方是想借玩笑冲散自己的歉疚情绪,这小家伙不但体贴,言语来的也方便。

    “不但来不及了,说不定还连自己都搭进去了。”寻易显得既懊恼又可怜。

    仙妃掩嘴而笑道:“我都舍不得吃你了,这可怎么好?”

    寻易呼了口气,端正面容道:“既然只能寄希望于固灵丹,那我得尽快结丹,你也听我师尊说了,让我结丹后回去找她,此去隐龙湖还有很远的路,不能再耽搁了。”

    镜水仙妃也收了笑容,道:“结丹的事你不用挂心,可包在我身上。”

    “那可太好了,你肯定有什么灵丹吧,我最烦一点点修炼了。”寻易眼中有了兴奋与贪婪。

    仙妃审视着他问:“你觉得今生能修炼到什么地步?”

    寻易垂下眼帘,对方无意间流露出的那种凌驾于众生之上的气度让他连呼吸都不由自主的放轻了,恭恭敬敬的答:“能到结丹已属侥幸了。”

    “确实如此,你资质虽好,但这性情注定你难以在修途上走的更远,我不用问也知道你先前遇到过极大的福缘,否则你恐怕今生连当前的修为也达不到,别的且不说,只看你这趟千戒宗之行就能下定论了。”

    寻易嗫喏道:“是,前辈目光如炬,晚辈任性且心志不坚,能结丹已足感苍天厚待了。”

    仙妃怔了一下,随即明白错在自己身上,忙娇嗔道:“瞧你这点出息,喊娘子时的胆子呢?”

    寻易松了口气,苦着脸道:“我这点胆子还不都是你给的,咱别这样行吗,我都要喘不过气了。”

    仙妃陪笑道:“这次是我的不是,你以后口舌油滑点,免得我一不留神再吓着你。”

    寻易把嘴咧得跟苦瓜似的,“还不够油滑啊,我都嫌自己嘴贫了,你方才的样子已烙印在我心里了,以后哪还敢放肆啊。”

    仙妃笑着拉起他的衣袖,边朝外走边道:“到外面说去,我会帮你把烙印抚平的。”

    走出屋子,踏上茵茵绿草,镜水仙妃刚要开口,寻易就直着眼睛朝不远处的一株灵草跑去,蹲下辨认清楚后,激动的喊道:“香蓬!这是香蓬草!”

    “别动!”镜水仙妃走过来拉起他,道:“我是带你出来说话的,不是让你采草药的,我知道这是香蓬。”

    “这个可以炼凝香丸,对师尊有大益。”寻易的眼睛一直盯着那灵草。

    “你给我过来!”仙妃娇嗔一声,举步朝前走去。

    寻易跟在她身后,却扭着头,眼睛不舍那株香蓬。

    “扭过头来!”仙妃娇叱了一声。

    寻易回过头才发现已站到了一株形如高粱的植物前,仙妃伸食指在一片叶子上点了一下,很快,叶片上沁出密密的细小晶莹液珠,她轻柔的卷起叶片,那些液珠汇聚成绿豆大小的一粒,然后吩咐道:“张嘴。”

    寻易的嘴刚张开,那滴液珠就落了进去,一阵清凉随即遍布全身,因香蓬而躁动的心也静了下来,他忍不住问:“这是什么灵草?”

    “涤蠢荡贪草。”仙妃白了他一眼,悠然举步而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