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六十章 阵中兽
    monoct1021:00:00cst2016

    天英派,鉴英殿。

    鉴英殿坐落于三峰环抱的山谷中央,这座并不雄伟的建筑在四周高大林木的掩映下颇显幽静,它看起来虽不起眼,却是天英派弟子心中的圣地,只有进入了开融期的弟子才获准来此,入殿后可停留三日,下次再想来只能等突破到下一层境界了。

    天英派是以法阵神通扬名于修界的,可门下弟子并不能从师尊那里得到法阵真传,平日所学不过是寻常法阵而已,要想学到镇派秘术只有来鉴英殿,这并不是说每个入殿的弟子都会有所收获。

    鉴英殿不是授艺之所,没有修为高深者在此主持,连个看守的人都看不到,这里也不是参悟之所,从来没有谁看到过殿内是个什么样子,因为在你的手一触碰那紧闭的殿门时,立刻就会被传送到一座法阵中,所以有些人猜测,鉴英殿其实并非真实存在,它只是个幻像罢了。

    被传入法阵的弟子必须在三日内破阵而出才能得到不传秘术,严格说来,他们才可算是真正的天英派弟子。

    不同修为的弟子遇到的法阵是不同的,即便是同阶弟子进入的法阵也千差万别,没有取巧的机会,要破阵唯有靠自身的本事与悟性。

    此时被传入阵中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少年,他身材魁梧,剑眉朗目,面色冷峻,那样子虽说不至于让人望而生畏,但寻常人是不会选择往他身边凑的。

    西阳在把寻易捡回来之前,更多的是用拳头跟小伙伴们商量事情,剽悍风范在那时就具雏形了,和寻易混到一起后,他的霸气几乎停止了生长,现在这副冷峻模样是把寻易弄丢那些年定型下来的,尽管已经知道寻易仍活着,可他眼中那缕令人望之生寒的阴沉却永久的留了下来。

    这是他第二次来鉴英殿了,在寻易来看他后的第三年,趁师尊闭关,三师伯出关接管派中事务的时机,他服下了寻易送来的丹药,一举跨入开融期,那次来鉴英殿,他一无所获,当初为了破“锉魂阵”救寻易,他的确曾发疯般钻研过阵法,可毕竟时间不长,见到寻易后,他转而开始一心修炼了,因为他不想在修为上被兄弟甩下太远,孤儿大多都有着极强自尊心的,他没有跟寻易争高下的念头,是这份自尊心让他不甘落后。

    在放弃学习阵法的那一刻,西阳才意识到自己是有多厌恶这东西,第一次入法阵,他还报了几分希望,这次进入开融中期,如果不是三师伯催促,他都不想来了。

    有了上次的经验,他没有用手去推殿门,而是挥出了一道灵力,他想看看殿内是什么样子的,不料灵力刚触到殿门,他眼前就是一黑,然后就什么都看不见了,这让他着实慌乱了一阵,稳住神后才断定,这用神识也看不透的漆黑就是自己要对付的法阵了。

    无月,无星,在这团比墨还要浓的黑暗中辨不出方向,分不出天地,即便把手指贴到眼前都看不见,西阳打出了个明火决,欲弄出点光亮,可灵力消耗了,却连一丝火苗都不见,接下来,他尝试了几种破阵手法后,果断放弃了,盘膝而坐开始修炼,他虽然有不服输的性格,但只对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执着。

    黑暗中难计时日,不知过了多久,一声野兽的低沉嘶吼把他惊醒,听那声音就在数丈外,西阳急窜而起,在身前布下灵力护盾的同时,用神识朝那个方向探去。

    寻常野兽自然不会放在他的眼里,可出现在法阵内的绝不能是寻常野兽,他不断移动位置不敢让自己稍有停留,神识查探无果后,他猛然定住了身形,屏气凝神,只待稍有异动就发起全力一击。

    隐藏在黑暗中的危险尤其让人感到恐惧,随着时间的流逝,西阳绷紧的神经渐渐撑不住了,心神出现了涣散迹象,开始怀疑那声兽吼是否是自己内心产生的虚幻,就在这时,一阵劲风毫无征兆的猛击在护体灵盾上,西阳被撞得疾飞出去,那股力道极大,撞得他胸口发闷,喉间发甜,差点喷出鲜血。

    不等身体坠落,他急提灵力快速变换了几次方位,然后再次突然定住身形,这次他不但收敛了全部气息,连护体灵光都收了起来,既然自己连还手的机会都欠奉,唯有行此险招了,处于全不设防的状态,内心的紧张自然比方才还要倍增。

    感觉足足过了有一个多时辰,低沉的兽吼声再次响起,听起来已在百丈之外,接下来的一声更是在三四百丈外了,西阳不敢有丝毫松懈,他自小就在深山中与猛兽打交道,深知这些畜生的狡诈伎俩。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下一刻,他耳边就想起了粗重的喘息声,西阳一声不吭的狠狠打出一拳,感觉打空后,他身形不退反进,窜出一段后又如方才般潜伏下来,此时他不由暗自叫苦,自料必中的一击居然毫无效果,那该如何应付这个看不见、打不着的对手呢。

    正在他满心愁苦时,一声暴吼如震雷般在耳畔炸响,把他吓得几乎魂飞魄散,换做是谁在这种情况下都会不由自主的急窜而逃,但本能只令西阳跳了起来,随即胆色就控驭了本能,他那跳起的身形猛然转过了来,又一次狠狠的挥出了拳头,这次他不准备再躲了,右拳挥出后,左手化掌为刀横斩而出,随着这两下落空,他迅疾的掐诀布下了一座名唤“千障屏”的防御法阵把自己护在其中。事情再清楚不过了,自己根本躲不过这畜生的追踪,照此被它戏耍下去早晚得崩溃,剩下的路只有硬抗了,但愿“千障屏”在这里不会像明火决那般失效,能帮他熬到法阵消解的时刻。

    第一波攻击很快就来了,凶猛力道一下紧似一下的打在“千障屏”上,知道法阵可用后,西阳顾不得欢喜,拼命催动灵力,第一次使用法阵对敌他没有任何经验,渐渐的他发现,这法阵远比预料的要好用,应付外面这畜生根本不需动用太多灵力。

    第二波攻击来的比第一波猛烈了许多,西阳可以肯定外面的野兽已经不是一只了,这让他那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虽然没听说过有谁死在鉴英殿的法阵中,但他也从没听谁提起过法阵中会出现野兽,所以心中不敢存侥幸之想。

    第三波攻击几乎是在第二波刚停就开始了,同时还响起了如怒涛般的狂吼声,那吼声有的远,有的近,听声音就能让人想象到黑压压群兽聚集的场景,西阳的面色开始发白了,把身上仅有的五块灵石全都拿了出来。

    在震天的吼叫声中,一道道凶猛的劲力像雨点打在“千障屏”上,小小法阵如同是在电闪雷鸣的夜晚遭受着狂风暴雨的小木屋,勉力支撑的西阳心中开始发凉了,从灵石吸取灵力的速度远远赶不上消耗,照这样下去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及至耗到油尽灯枯,他的期望全部落空了,外面的攻击没有停止,三日的时限也没有到来。

    当“千障屏”溃碎的时候,他嘶吼着朝前扑去,拼尽全力朝看不见的对手挥出了拳头,那已不含丝毫灵力了,连只兔子都打不死了,这击空的一拳把他带得重重摔倒在地,翻转身后,几近虚脱的他呲着牙喉间发出野兽般的低吼,准备与第一只扑上来的畜生展开撕咬,就算到了最后一刻,也绝不任人宰割,这就是西阳的剽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