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六十一章
    tueoct1112:00:00cst2016

    作着垂死挣扎的西阳渐渐平静下来,没有东西来攻击他,连那震人心魂的吼叫声都不知在何时消失了,四周黑暗依旧,寂静如初,这让他感觉自己不是坐在法阵中,而是坐在梦境中。

    随着狂暴情绪的逐渐平息,眼前的黑暗也在一点点消散,能看清景物时,他惊奇的发现自己竟是在一间斗室中,刚才拿出的那五块灵石就在脚边不远处。

    这间小屋子无门无窗,也没有任何摆设,四壁及屋顶皆有一些如星的光点。

    西阳收起灵石,内心激动起来,这里肯定就是三师伯说过的摘星阁了,自己居然成功破阵了!

    他刚要按三师伯教授的方法去挑选法阵秘笈,一道神念传入了他脑中:“资质与意志皆属上佳,可惜于阵法之上却少了些悟性,念在你材质的份上,破例赐你一套防御阵法作保命之用吧。”随着这道神念,南面墙壁上的一个光点飞落在西阳的眉心。

    西阳没有什么欢喜,反而颇觉沮丧,听这话的意思,自己不是破阵出来的,是受到了特殊的照顾,如果没经过阵中的厮杀,他会对这结果万分的满意,可通过使用“千障屏”知道了法阵的神奇效果后,他已经彻底改变了对学习法阵的态度,此刻被告知缺少悟性如何能不沮丧呢。

    “十一代弟子西阳拜见前辈,不知前辈是……”他执礼甚恭,很想多得到些指教。

    那人仿佛能看穿他心事般,以神念道:“以你的机变与坚毅,若潜心阵法亦可有所成就,去吧,今日之事不要对人提起。”

    西阳还想说点什么,可眼前看到的已是鉴英殿的大门了,他站在那里想着“亦可有所成就”这几个字,良久才叹了口气,默默的转身离开。

    走在路上,揣度了一会那神秘之人的身份,继而思索起阵中恶斗之事,显然那些凶兽是前辈特意给自己弄出来的,他是要借此激起自己对阵法的兴趣呢,还是以此评判一下自己是否值得破例获得赏赐呢?如果是前者,那自己就该多用心学学阵法,如果是后者,那自己以后还是专心修炼的好。

    还没等他得出什么结果,身上的腰牌出现了灵力波动,他握住腰牌,一名山下值守弟子的神念传入脑中:“西师叔,有位自称公孙冲的道友要见你。”

    西阳心头一颤,朝山门处疾奔而去,除了同门中人,他在修界只有寻易这么一个朋友,这从未听说过的公孙冲多半就是寻易派来与自己联系的,也说不准就是寻易本人,上次见面时,小子的神通给西阳留下了高深莫测之感。

    看到在山门外站立的那人后,西阳可以确定他不是寻易乔装的,这一点他有把握,行至近前,他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相貌平常,修为高于自己的人,还没等开口,一道神念已传入脑中:“在下公孙冲,为寻易之事而来。”

    公孙冲送出神念后,以一副旧相识的口吻道:“西道友,还记得在下吗?”

    果然是寻易派来的人!西阳强抑心头激动,拱手道:“公孙道友!在下可是常常思及道友,来来来,我们到那边一叙。”

    远离了那些在山门值守的弟子后,西阳迫不及待的以神念询问道:“劳烦道友告知,寻易现在何处?”

    公孙冲颇为失望的以神念答道:“我就是来打探他的消息的,还以为你会知道。”

    西阳显得比他还失望,谨慎的问道:“不知公孙道友与那寻易是如何相识的。”

    公孙冲毫不隐瞒道:“他救过我的命,我二人是换魂血的交情,道友不必见疑。”寻易跟他说的最多的就是西阳,最后还说了他在天英派,公孙冲当时就很奇怪他二人为何分投了两个门派,寻易用各有机缘的话语敷衍过去了,具体是怎么回事却不愿细说,还嘱咐他不要对外人讲起此事,只要以后见到西阳时,把他当自己弟兄就行了。公孙冲当然猜想到了这其中必有隐秘,所以这次来找西阳,他是十分谨慎的。

    西阳的眼中有了暖暖的笑意,用神念送出的话语也饱含了热切:“那我就不跟你见外了,快跟我说说这小子的事,我一直在等他来找我,上次一别有三十余年了。”

    公孙冲简要的把与寻易相处的那段经历说了一遍,然后忧心忡忡道:“他说好回去向师尊复命后就来与我会合,可这一等就是二十多年,我曾去玄方派找过,他的一个师姐跟我说,他自上次外出游历就没再回来,他的师尊已经出去寻找了。”

    西阳皱起了眉,稍作沉吟后,目光坚定的看着公孙冲道:“你随我上山去见我三师伯,就跟他说,你是我当年刚学会飞行在附近乱飞时偶然结交下的朋友,这次是来找我结伴游历的。”

    公孙冲点头答应,二人串好口供后,携手进入了天英派。

    把公孙冲安置在款待来客的仙宾馆后,西阳去见三师伯,先禀报了鉴英殿的结果,只说未能破阵,三师伯虽料到会是如此,还是惋惜的叹了口气,听他说起要与人结伴外出游历,三师伯颇有些不放心,他们对西阳的外出游历是早有考虑的,本打算安排个稳重弟子陪伴。

    在西阳的一再坚持下,三师伯亲自到仙宾馆见了公孙冲,对其查问了好一阵后,勉强答应了,不过限定其此番游历不得超过一年。

    一年也就只够在附近转转,西阳能理解三师伯的难处,他是怕出了事不好跟自己师尊交代,能答应给一年时间已经很不错了。对西阳而言,能出去就好,反正不找到寻易他是绝不会罢休的,这次只能对不住三师伯了。

    回到小谷后,三师伯取出十块灵石、两瓶疗伤丹药及一个巴掌大小的玉盘递给他道:“这是你师尊为你备下的,让我在你要去游历时交给你,这玉盘是阵器,以法决催动可展开一个移形阵法,能瞬间逃遁千里,不过只能使用一次,此物炼制不易,别浪费了。”

    西阳接过来,朝师尊闭关方向拜了拜,记下三师伯传授的法决后,他小心的收起玉盘。

    与苏婉不同,不论是西阳的师尊还是这位三师伯,都有着丰富的出游经历,所以西阳对修界的了解要比寻易多很多,即便如此,三师伯仍不免还是要细细叮嘱一番,最后送了他一件防御用的小木牌。

    第二天一早,西阳拜别了三师伯,与公孙冲离开了天英派。

    飞出百余里后,公孙冲以神念问道:“道友有什么打算?”

    对于他的这份谨慎,西阳比较欣赏,同样以神念答道:“我知道的地方只有家乡,他就算回去也不可能呆那么久,你还有什么线索吗?”

    “没有,该找的地方我都找了,为了找住在紫沙河边的那个叫星裳的狐仙还差点送了命,她也说不出什么,我想再去趟玄方派,这事恐怕唯有问他的师尊了,但愿此刻他师尊已经把他找回来了。”

    “你上次去玄方派是什么时候?”

    “两年前。”

    西阳对他点点头,道:“那就劳烦你来带路吧,他跟那狐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公孙冲摇摇头,道:“他只跟说那狐仙救过他的命,跟星裳聊过我才知道,救他命的狐仙是星裳的姐姐,至今仍性命堪忧。”

    西阳一直对那被师尊误伤的狐仙心存愧疚,见他所知也不多,遂不再多说了。

    公孙冲探问道:“他经常跟我提起你,你们既情同手足,为何不在同一个门派下修炼呢?”

    西阳歉然道:“此事牵涉到一桩隐秘,请你见谅,我真的不能说。”

    公孙冲对他笑了笑,道:“这事我本就不该问的,只是想知道他的失踪是否与那隐秘有关。”

    西阳沉默了一会,道:“但愿没有关系,否则咱俩恐怕根本无能为力。”

    听他这么说,公孙冲心中更添忧虑,现在他更想知道那究竟是个什么隐秘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