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六十二章 兄弟的师门
    tueoct1121:00:00cst2016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直到停下休息时,西阳才拍了公孙冲一下,道:“你为找寻易不惜以身涉险,我真的从心里感激,冲这份情义,有关他的事我本不该有丝毫的隐瞒,那桩隐秘如果说出来有用的话,我一定会跟你说。”说到这里,他摇摇头,“其实我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说出来真的没有用。”

    这番话让公孙冲很舒服,知道了这个西阳的内心远比冷峻的外表温暖的多,他也拍了对方一下,道:“我信寻易,你是他的生死之交,在心里我早就把你当做可信赖的朋友了,我这人不太爱说话,并非是心里生了芥蒂。”

    西阳笑道:“我先前也不爱说话,后来被他带的话渐渐多了,不过也只是跟他话多。”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我这三十多年说的话加起来恐怕都不及当初和他一天说的多,我……我真恨不得能立刻找到他。”

    见到他说到后仰起了头,公孙冲知道他动了感情,劝慰道:“说不定他此刻已被师尊找回玄方派了,那样的话用不了几天就能见到了。”

    西阳平静了一下心情,道:“他跟你说因难以解释所遇机缘而见疑于师门,上次来见我时,他根本没提拜入玄方派的事,可见那时他就不打算再回玄方派了。”

    公孙冲道:“听他的意思,他的师尊对他很好,若非如此也不会亲自出去找他了。”

    西阳点点头,若有所思道:“真想知道他遇到的究竟是什么机缘,这小子总是遇到稀奇古怪的事,太倒霉了。”

    公孙冲道:“他遇到的可不都是倒霉事,只那件能轻松斩杀高阶修士的法宝就够我羡慕的眼发红了。”

    西阳笑了笑,没说话,心里却对公孙冲的话颇不以为然,他宁可寻易没那宝物,没遇到那令其难容于师门的机缘,那样的话或许就不会有今日之事了。

    一路无话。是真的无话,他们两个都是少言寡语的人,把寻易的事聊完,就都沉默了。

    临近天英派时,公孙冲停了下来,闭上眼睛静静感受了一会,然后苦笑着对西阳摇摇头,道:“他应该还没回来。”

    西阳知道他方才是用魂血查找,听到这个结论,他平静的脸上没有什么变化,只轻轻点了下头。

    来到玄方派山门前,值守弟子通报上去后,很快一个玉华峰的女弟子就下来把二人接了上去。这人公孙冲心中多了点希望,他上次来可是连山门都没让进就被打发了。

    一路上,看着两旁一座座灰红华丽的殿堂楼阁,两个人心中都有震撼之感,玄方派的富足远非他们各自门派所能比的。

    上了玉华峰,一位身着黄裳,眉眼间颇有英爽之气的美妇迎上来,含笑道:“我是寻易的大师祖黄樱,家师听闻你们来找寻易,想见一见两位小道友。”见二人欲施礼,她客气的拦下了。

    公孙冲与西阳此时心中不免暗生不祥之感,他们本以为能见到寻易的师尊就不错了,哪曾想此刻大师祖这么高辈分的人居然只是引引路,要见他们的竟是寻易的太师祖,这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见到苏婉的那一刻,西阳更坚信了自己对公孙冲说的话没有错,寻易这小子遇到的事不仅稀奇古怪而且还乱七八糟,一个堂堂男儿怎么偏偏拜入女子门下呢,不但师尊是女的,大师祖、太师祖也都是女的,这叫什么事啊。

    当公孙冲对苏婉执大礼叩拜时,西阳迟疑了一下,最终以外派晚辈弟子之礼躬身拜了拜,公孙冲与寻易是结义加换魂血的关系,跪拜不为过,他则不愿在弄清寻易之事原委前就胡乱叩拜。

    听说了公孙冲与寻易的关系后,苏婉笑着对他点了点头,随即美目转向了西阳,用颇为亲切的语气道:“易儿跟我提起过你,我知道你们是生死之交,本来我还猜测他可能是去找你了呢。”说完,她轻轻叹了口气,眉目间笼上了淡淡的愁云。

    西阳看着她道:“如此说来,前辈此刻对我那兄弟的行踪依然毫无所知了?”

    苏婉愁苦道:“二十多年前我让他去隐龙湖修炼,说的是结丹之后就回来,见他迟迟不归,我放心不下亲去寻找,还请隐龙湖执事弟子查了册录,结果是他根本没去过那里。”

    西阳眉头微皱道:“前辈还知道他可能去什么地方吗?”

    苏婉摇摇头,望向他的目光带着歉然之意。

    西阳道:“晚辈不知前辈为何让他去隐龙湖,据晚辈所知,那里是散修才会去的地方。”他的语气已开始转冷,既然对方提供不出有用的线索,那他就要把心中的疑虑弄清楚。

    公孙冲不安的偷偷拉了拉他的衣襟。

    黄樱眼中的不悦之色一闪而过,虽然心中对西阳生出了不喜之情,但仍含笑道:“小道友不该多心,家师对寻易是极关爱的,得知其未去隐龙湖后,一直忧心忡忡,你对好友的关切之情我们能理解,可有些话还是等多了解些内情再说才好。”

    西阳看着黄樱不卑不亢道:“我方才所问的不正是内情吗,请前辈赐教其中缘由。”自从听公孙冲说到寻易被逐出师门了,他心里就对玄方派没了好感。一则是怀有怒气,二则是他年纪虽小,但在天英派身份却很高,尽管平日从不倚仗身份自尊自大,可那份气度在潜移默化中已经有了,此时面对玄方派师祖级别的人物并无怯意,若真论起来,黄樱未必比他辈分高。

    一旁的公孙冲开始暗自叫苦了,他万没想到西阳竟有如此胆量与豪气,说起来他在圣阳派辈分也不低,可他的师尊收他为徒时几乎与圣阳派没什么往来了,他师徒二人跟散修没什么差别,所以他自然不会有地位尊崇者的气度了。

    在这方面,寻易与他二人又不同,那是个跟谁都敢嬉皮笑脸的,好像他天生就有不把身份、权势当回事的本事,当然,他想摆架子时也没人会把他当回事。

    黄樱淡淡一笑,刚要开口,苏婉先发话了:“你先带公孙道友去客馆吧。”

    黄樱恭敬的应诺了一声,临走前还笑着对西阳说了声:“小道友,静静心,有话好好说,别最后弄得自己难为情了。”

    “多谢提点。”西阳平静的对她点了点头,然后用眼神示意一脸踌躇的公孙冲尽管去。

    公孙冲着急的对他又使眼色又摇头,出了门头还朝后扭着。

    苏婉指了指几案前的蒲团,轻声道:“坐吧。”

    西阳微微躬了躬身,道:“多谢前辈,晚辈不敢越礼,站着就好了。”

    苏婉垂着眼帘道:“你与易儿一点也不同。”说完,她取出一张纸,看着上面的字迹道,“难得你们俩这份情义,易儿所料一点不差,这是他先前给你留下的信,没想到真用上了,看看吧,这应该能让我省许多口舌。”

    听说寻易有信留给自己,西阳急切的接过来仔细观看,那熟悉的字体与熟悉的语气一看就是寻易亲笔,认真看完后,西阳默默的把那张纸放在几案上,然后缓慢而庄重的对苏婉深施一礼,直起身后眼圈已经发红了,声带哽咽道:“西阳对前辈多有不敬,请前辈宽宥,晚辈想知道他当时到底遇到了遭遇了什么事,竟需提前留下绝笔。”

    苏婉哀叹一声,简要的把事情原委讲述了一遍。

    西阳听罢沉默不语了。

    苏婉盯着他道:“他始终不肯说你拜入了哪个门派,想来此事必与你们天英派有关,你能告诉我点什么吗?”

    西阳紧闭嘴唇,锉魂阵是天英派的机密,他是向师尊保证过不外泄的,既然寻易也在保守这个秘密,那他更不能轻易说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