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六十三章 聊表心意
    wedoct1210:00:00cst2016

    苏婉平静的目光渐渐有了不悦之色,开口道:“这不但关系易儿的清白,或许还和他这次的失踪有关,我希望你能把知道的说出来。”

    西阳慎重的斟词酌句道:“当时我俩是一同去的天英派,面见我师尊时,家师看出了他被狐仙附体,遂出手与狐仙相博,当时一片混乱,师尊把那狐仙打伤后才知道出了误会,这些寻易没跟您讲,至于狐仙与恶魂之事他没撒谎,我当时是亲耳听到师尊说的。”

    “之后呢?”苏婉对他注目而视。

    “之后寻易就莫名其妙的不见了,他以后的遭遇我是听了您的讲述才知道的。”

    苏婉神色有些黯然,这里面既有天英派的人参与,那自己就是真的多心了,寻易图谋固灵丹应该与水晴洲妖修无关,从寻易刻意隐瞒天英派这段事来看,更可断定这一点。

    西阳先前对寻易这些年的经历一无所知,现在听了公孙冲和苏婉的讲述,反倒成了最知情的人,以此刻掌握的信息加上对寻易的了解,只需稍加推测就能理清脉络了。

    从那封书信中,他能看出寻易对这位太师祖是由衷的尊敬与感激,寻易虽然说瞎话不眨眼,但对敬重的人是不会谎言相欺的,即便不得不有所隐瞒时,也会尽量把能说的都说出来,所以他认为寻易提到的那大修士应该确有其人,至于是不是如其所言的已经死了就不一定了,这么看来,那大修士多半就是在锉魂阵中了。

    刚想到这里,苏婉开口了,“寻易要隐瞒的事情是不是涉及了你们天英派的机密?”

    西阳停顿了一下才点了点头。

    苏婉轻叹一声,用带有恳请之色的目光看着他。

    西阳道:“我刚才仔细想过了,他这次的失踪应该与那桩隐秘无关,他要去了天英派,无论如何都会和我见上一面,至于提到的那位大修士,我觉得此事与他也无关,寻易是遇到别的麻烦了。”

    苏婉感觉十分无助,既然牵扯到了天英派机密,西阳不肯说,她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什么凭据都没有,根本没法去找天英派,去了跟人家说什么呀?她也不敢求助师门,寻易曾暗示过那大修士是蒲云洲的,那就很可能是魔修了,加之他身怀灵宝,这两件事无论哪一件泄露出去,寻易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看到对方如此为自己兄弟忧愁,西阳心下感激道:“前辈,我虽不能尽告实情,但您可以相信我的判断,不必在天英派那边耗费思虑了。”

    苏婉轻轻点了下头,西阳敢说的这么肯定,想来必有其道理,在这一点上她觉得寻易与西阳很相似,二人都敢于担当,让人感觉值得信赖。

    “我现在没有丝毫头绪了,你们俩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她看着几案上那封信,神情倦怠的问。

    西阳目光虚无的看着地面,道:“没有打算,只能四处打听了。”

    苏婉抬眼看着他道:“你们修为尚浅,到处乱跑很容易出事,况且这么做不会有什么用的,依我之见不如先安心修炼吧,寻易福缘深厚,或许过一段就回来了。”她说着,从乾坤袋中取出七瓶丹药,分作两份,指着五瓶那份道,“这个是给你的,蓝瓶里的是冰花丹,有驻颜之效,余下四瓶是助修炼的,另一份你帮我给公孙冲吧,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些有关寻易的事你跟谁都不要讲,切记。”

    西阳没有推辞,心诚意敬的拜谢后,把两份丹药收了起来。

    苏婉道:“你结丹之后可再来,我另有丹药相送。”对西阳多作补偿能让她觉得好受些。

    西阳能懂得她此刻的心态,深深而拜道:“晚辈代寻易拜谢您的厚恩了。”

    苏婉道:“听我劝告,立刻回师门修炼吧,不然的话,寻易回来后还得去找你们。”

    西阳呼了口气,道:“您说的是,我结丹后一定再来拜见您。”

    苏婉无奈的摇头而叹,西阳的话外之音她能听出来:如果寻易回来了,让他在这里等我,我结丹了肯定会再来一趟。看着西阳那平静的眼神,她知道自己劝不了他,可就这么任其去乱闯未免太对不起寻易了。

    她建议道:“不如这样吧,我在附近帮你们选一处灵气充裕之地,你们俩暂且在这里等上三五年,你看如何?”

    西阳道:“我这次出来,师尊只给了一年之期,过些日子就得赶回去了。”

    苏婉没法强留,默然不语。

    西阳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告辞而出。

    在客馆会合了公孙冲,在一个玄方派弟子的引领下,二人朝山下走去,没走出多远,一个中年修士神情怯怯拦住了他们,看修为不过聚气六层的样子。

    他语气极其挚诚道:“在下朗明,听说两位在寻找寻易,故以在此相侯。”他说着,有些难为情的递上七块灵石,“我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作酬谢,只能以此聊表心意,请你们一定要把他找回来。”

    西阳与公孙冲都知道七块灵石对一个聚气六层弟子意味着什么,西阳是个面冷心热的,在朗明肩头拍了一下后,动情道:“心意我们领了,灵石你自己留着用吧,我们都是寻易的至交好友,一定会尽全力找他的,我叫西阳,以后若有机会会来看你,倘若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朗明还欲把灵石塞给他们,西阳拱拱手,拉着公孙冲快步而去。

    离了玄方派,公孙冲拿出十几块灵石和数甁丹药,道:“这是黄樱和另几位寻易的男女师祖给咱俩的,这小子的人缘真是没的说。”

    西阳取出三瓶丹药,道:“这是他太师祖给你的,蓝瓶是有驻颜之效的冰花丹。”苏婉对二人亲疏有别是无可厚非的,西阳很理解,多分出一瓶丹药给公孙冲则是他做人的原则,既然是一起来的,得到的好处就要均分,如果苏婉给的是八瓶丹药,他肯定会给公孙冲四瓶,如今只有七瓶,多占这一瓶的便宜不算亏心。

    分了东西,公孙冲问起苏婉跟他说了什么。

    西阳敷衍了几句,然后道:“现在能凭借的只有你们魂血感应了,我觉得咱俩应该先沿途朝隐龙湖那边找一趟。”

    公孙冲道:“我也是这么想的,这就动身吧。”

    隐龙湖在修界颇有名气,二人虽都没去过,但皆知其方位,遂以左右三百里为搜寻范围,采取“之”字形路线行进,开始了漫漫寻找之旅。

    尽管两个人都恨不得能立刻找到寻易,可在心态上还是有差异的。

    公孙冲对寻易存感恩之心,这不仅是寻易在心虎手下救过他的命,在素儿一事上,他也是领情的,华夫人的心意他能看出来,在感受了素儿所给灵液的巨大功效后,寻易的这份情显得愈发重了。这么不辞辛劳的找寻易,除了感恩外,他是发自内心的不想失去这个朋友,作为朋友,寻易几乎是无可挑剔的,要想再找一个这样的人恐怕不容易了,所以找寻易对公孙冲而言也是在给自己找一个行走修途的支撑,作为散修,有这样一个朋友意义重大。

    西阳的心态就简单了,找寻易就是找他自己,什么危险、代价之类的他根本就不会去想,从把寻易捡回来的那一刻起,他就自觉的肩负起了保护寻易的责任,如今这份责任早已深入骨髓,不会随时光流逝而改变,也不会因寻易的修为高过他而改变。

    孤苦相依的经历,让西阳觉得找寻易是他一个人的事,别人不过是在帮自己的忙而已,因此他对公孙冲、对苏婉都怀有深深的感激之情,那个朗明差点把他感动的落泪,因为怀了这样的想法,所以他看一直尽心尽力的公孙冲越来越顺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