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六十四章 一池浅水
    wedoct1212:12:43cst2016

    西阳与公孙冲动身不久,黄樱走进了苏婉的小院。

    进屋后,她禀报道:“他们两个果然是要去隐龙湖,九师妹听说我让四师妹去保护这两个小家伙,说她正好要去那边采些三味萝,所以就代四师妹去了。”

    苏婉点点头,问:“你看这二人如何?”

    黄樱笑道:“二人资质相当,皆属上佳,公孙冲谨慎持重,心境平和,若能安心修炼,成就将不可限量,西阳胆大敢为而不失镇定,和寻易一样,是至情至性的人,除非日后能离群索居,否则必将因恩怨缠身而失了道心。”

    苏婉幽幽道:“是啊,易儿虽重情多义,但天性安然,是个不会主动招惹是非的,他身上的那些麻烦都不是自己惹来的,看了这个西阳我心里很不安,这两个人分开还好,要是凑在一起,易儿恐怕再难安心修炼了。”

    黄樱抿嘴笑道:“瞧您把自己弟子夸的,他是个什么德行我们可知道的比您清楚,在您离开的那两年,负责看守的他的五师妹差点被他毁了道心,五师妹后来跟我说,每天看着那小子懒懒散散的样子,久而久之自己也提不起修炼的兴致了,由此您就知道他有多懒了。”

    苏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绢儿只跟我说他有时不是很勤奋,可没讲这些。”

    黄樱见师尊终于有了笑容,心下十分欢喜,道:“您派五师妹这差事,不就是因为她性子好,从不得罪人嘛,本来就不能指望从她那里听到别人的坏话,何况还有小师弟那张比抹了蜜还甜的嘴呢,别说是五师妹了,就算换了我,一样会被哄得心慈嘴软。”说到这里,她掩嘴而笑,“‘有时不是很勤奋’,五师妹说这话可真不怕亏心。”

    苏婉笑道:“说他能哄别人我信,想哄你他恐怕还没那本事。”

    黄樱哭笑不得道:“我的绿炎针都被他哄走了!您还想让他有多大本事?”

    提到绿炎针,苏婉面露伤感,沉了一下才道:“他是很能说,可仅在玉华峰,他也算不上是最能说的,他讨人喜欢的其实是那份良善与诚挚,加之擅扮颜色,胆大敢言,常让人有童言无忌之感,相比口舌,他的眼神更能传情达意。”

    “正是呢,他太会装可怜了,看着他那样子我就硬不起心肠来,师尊啊,这个小师弟您还是亲自管教吧,我可管不了,他一点也不怕我。”黄樱很后悔提到绿炎针,因为一想到寻易入阵前把绿炎针扔出来这件事,她自己心里都会发酸,所以努力把话题往轻松上引。

    苏婉没理会她的话,接着自己的话头道:“易儿良善的本性就如山间一池纯净的浅水,让谁都可以看清,看透,其风趣的性情如水中小鱼,让人情不自禁的想与之嬉戏,小鱼越是虚张声势的扮凶相越是让人觉得有趣,谁都知道它最后一定会仓皇逃窜,当它真的逃时,你还是会忍不住的发笑。”

    黄樱赞道:“您这比喻可真是再贴切不过了。”

    苏婉望向门外,如自语般道:“这就是易儿,让人感觉轻松友善,一心想的是讨人欢心,可我却因种种顾虑不得不放弃守护之责,任其孤单的面对山间野兽,疾风骤雨,对这个决定我虽不后悔,但满怀愧疚,现在终于可以确认先前的顾虑都是多余的了,然而却找不到他了。”

    黄樱见师尊这副神情,劝道:“我虽不知您为何要赶他走,可您既然说不后悔,那定然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这应该就是他的劫数,您不要太自责了,小师弟机智多谋,又良善有趣,不会有事的,这次说不定是遇上了什么福缘,早晚会回来的。”

    苏婉轻舒口气,道:“但愿如此,让我难受的是,现在只能束手无策的在这里等。”

    黄樱蹙眉道:“各峰外出游历的弟子都在帮着打探消息,咱们玉华峰开融以上弟子去了近半了,您要还是这么忧心,余下弟子哪里还能坐得住?他们很多都处在修炼的关键时期,您觉得亏欠小师弟的心情我能理解,但别的弟子也需要您的怜惜呀。”

    苏婉平静了一下心情,道:“这些年我也没提过几次易儿的事,只在你面前展露过愁容,为的就是不扰他们修行,今天是因为见了西阳,感觉有些伤怀,才多说了几句,易儿的事我能看开,接下来一段日子我要炼些丹药,每隔一个月你到北面的桐山去看一次,我曾与易儿有约,他若回来就在那里等我,此事只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去吧。”

    黄樱不放心的看了师尊一眼,领命去了。

    苏婉默默的坐了许久。如今,对于寻易她内心的哀伤多于愧疚,一去三十年没有消息,大家尽管不说,但都清楚他应该是死了,苏婉因知道他身藏灵宝,所以比之别人还要悲观,那灵宝是道索命符,使出来后,不是要敌人的命就是要自己的命。她敢肯定,寻易要是活着,一定会在自己完成值守药园任务前就在约定地点等候了,所以在桐山没能见到寻易时,她的心就已经凉了。

    西阳二人搜寻到第八个月时,公孙冲道:“你的一年期限要到了,先回去吧,接下来不论有没有结果我都会去找你商量。”

    西阳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没这个道理,不找到寻易我哪能回去?一旦回去了想再出来就难了。”

    公孙冲料到会是如此,只是想确认一下,他犹犹豫豫道:“如果到了隐龙湖仍没有丝毫线索,你看能不能……,我现在凭魂血只能感受三、四百里范围,若结丹之后就可扩至千余里了,加上正好有寻易太师祖赠的丹药,你看我是耽误点时间先结丹,还是就这样接着找?”

    西阳盯着他道:“你估计结丹需要多久?”

    公孙冲沉吟道:“这个肯定是说不准的,隐龙湖的灵气到底如何我不知道,丹药功效也不知道,不过我想最多不会超过二十年。”

    西阳当即取出三瓶丹药,道:“先结丹,如果这一路查不到线索,下面只能是大海捞针的慢慢找了,先提升你的修为是上策,这是他太师祖给我的那份,你拿着,如果还不够,我再去找他太师祖要。”

    公孙冲大感过意不去,道:“这怎么行,我勤奋一点就是了,怎么能拿你的丹药呢。”

    西阳把丹药塞到他手里,道:“你这人别的都好,就是不够爽快,你要当我是兄弟,以后就别婆婆妈妈的。”

    公孙冲拍拍西阳的肩,道:“能结识你与寻易,是我之幸,好,那我就不客气了。”他的心中此时隐隐有些发苦了,西阳的果断与不计代价充分表明了他寻找寻易的决心,这让公孙冲有了骑虎难下的感觉,在寻易这件事上,如果有线索,他肯定会竭尽全力的去找,可要是在毫无线索的情况下不计时日的找下去,实非所愿,毕竟他与寻易相处时日很短,感情还没有那么深。

    当晚休息时,公孙冲道:“你说咱们去天律盟当执律卫是不是比这么瞎找强,一则,消息要灵便的多,二则,有了执律卫的身份在外行走就不用提心吊胆了。。”

    西阳道:“当了执律卫就没这么多自由了,而且……寻易的事不宜让天律盟知道。”

    公孙冲点点头,道:“这他倒跟我说过,你要觉得不妥,那就罢了。”

    二人不再说话,各自盘膝打坐。

    没过多久,西阳忽然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望向西南方向。

    公孙冲受了他的惊扰,闭着眼睛道:“大半夜的,别多事了。”跟西阳在一起真是让他提心吊胆,为了尽量避免麻烦,他打坐都是收敛全部气息的,西阳却总散开些神识,这么做不是西阳胆大莽撞,而是如四喜叔家的那只困极仍不肯完全闭上眼的小黄狗一样,他不愿错过这条路上的任何信息,一旦发现修士经过,不论人家修为高低,都会上去询问一下,这让公孙冲觉得自己早晚会被他害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