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六十五章 要命女子
    wedoct1221:00:00cst2016

    当一道虹光急速而来时,公孙冲以神念对西阳发出警告道:“修为在我们之上,深夜疾奔必有紧急之事,不宜阻扰。”

    不用他嘱咐西阳也不会那么莽撞的,此时他早已收回了神识。

    那道虹光距在他们数里外飞过,公孙冲刚松口气,不想那虹光突然掉头,直朝他们而来。

    西阳靠近公孙冲,传出神念道:“若势头不对,我用阵器带你逃走,别离我太远。”

    公孙冲道:“别急,我已经看清此人修为与我相当,应该是借助法术或法宝才飞行这么快的。”

    此时来人已到身前,西阳凝神看去,见此人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子,一身水蓝衣裙,生的杏眼瑶鼻,长眉入鬓,颇为清丽,深邃的明眸闪动着睿智与果敢的光辉,一看就是个有主见的,尽管此时脸色惨白,但仍不显丝毫慌乱之色。

    落到二人身前后,她没说一句废话,扬手把一块晶莹的红色玉牌抛给公孙冲,道:“此乃开启一处秘境的灵玉,二位道友若能帮我退敌,我愿与你二人共享此秘境之宝,如有欺瞒或反悔,道心永堕。”

    公孙冲一怔间,西阳已从他手中夺过玉牌,扔还给那女子道:“抱歉,我兄弟对宝藏没兴趣,道友还是速速逃命吧。”他现在只想找到寻易,别的事情概不关心。

    女子看了西阳一眼,然后手指来的方向道:“若能逃我就不会求助二位了,追杀我的人虽有结丹修为,但已身负重伤,我们三人合力,未必就没有胜算,那秘境藏有灵宝仙笈,我可以保证值得你们舍命一搏。”

    听到“灵宝仙笈”四个字,公孙冲心头猛地一跳,西阳却不为所动的摇摇头,拉起公孙冲就走。

    女子拦在他们身前,道:“追杀我的人乃十恶之徒,两位真的见死不救吗?”

    西阳心下歉然,可现在真不是招惹麻烦的时候,所以狠下心,冷漠道:“你快逃吧。”

    女子缓缓道:“生死关头,情非得已,我劝你们出手时最好全力以赴,否则谁都活不了。”

    西阳心知不妙,对公孙冲使了个眼神,然后拉起他急速而逃。

    那女子紧随其后,抛出那块红玉用灵力控驭着悬在二人头顶。

    西阳挥出一道灵力想要把那红玉打飞,可力有不逮,遂传念于公孙冲。

    公孙冲停下身形,传回神念道:“走不脱了,见机行事吧。”他挥手把头上悬着的红玉抓下来,扔给女子。

    三人刚停下来,一道虹光已迫近,旋即到了眼前,来人是个翩翩佳公子,不到三十岁的样子,面白如玉,齿白唇红,他神态从容的看了西阳与公孙冲一眼,彬彬有礼的对二人笑了笑,然后对女子道:“师妹,咱们自家的事何必拉上两位不相干的道友呢?”

    女子没搭理他,对西阳与公孙冲道:“赤心玉由你们保管,秘境入口在金源沙漠,三十三年后是开启之期。”

    白面青年微微而笑,道:“两位道友,见识我这师妹的心机了吧,她暗算恩师,盗取师门重宝,现在又欲拉你们做替死鬼,二位可要帮这样的人?我劝你们趁她把全部机密之事都说出来前赶快离开吧,否则就会令在下为难了。”

    女子冷笑道:“你勾结外匪欺师灭祖,现在居然能若无其事的把罪名安到我头上,你可真是我见过的最无耻的人,别想我会把开启秘境之法也说出来,只这些就够拉两位道友下水了。”说到这里,她转而对西阳二人道,“信我的话,咱们尚有一线生机,信他的话唯有死路一条,你们知道的已经太多了。”

    西阳二人在她没说完时就各自行动了,他们都服了这女子,眼前的形势让他们别无选择,西阳自知修为不够,把宝剑扔至半空,掐诀布下千障屏法阵,把自己和公孙冲笼罩其间,然后扣住了阵器,他打算拼一下试试,保命的阵器只能使用一次,不能轻易用掉,公孙冲也收起了宝剑,取出一杆尺许长短的三股金叉。

    白面青年见他们这副样子,摇头道:“这就是不智了,以你们的修为不足挡我随手一击,劝你们走是我不愿平白增添杀戮罪孽,你们要是连这点眉眼高低都看不出来,此地可就是你们葬身之所了,别受人蛊惑,现在改主意还来得及,只要立个誓,不把方才所见所闻泄露出去就可以走了。”

    西阳对公孙冲传过神念道:“看来他的确负伤在身,出手一定要狠,别犹豫。”

    女子右手持剑,左手拿的是一条三尺红绸,抛到空中时,红绸陡然暴涨为数十丈,无风自动,大有遮天蔽日的气势,她口中道:“我来挡下他的攻势,你们只管动手。”

    白面青年见到红绸神色微变,退后几步道:“炼霞帔居然也到了你手里。”

    女子趁他吃惊之际,娇喝道:“上!”在她的灵力催动下,漫天红绸化作一片霞光朝男子罩去。

    公孙冲投出了手中的三股金叉,金叉离手后化出丈许虚影,带起骇人心神的呼啸之声狠狠的刺了过去。

    西阳紧跟在公孙冲身边,控驭宝剑划出一道弧线从侧面夹击。

    白面青年看到金叉威势,面色再变,急忙打出一道黑光迎了上去,对西阳的飞剑则理也不理。

    女子没想到公孙冲能拿出这么高等级的法宝,想要收回炼霞帔已然来不及了,只得紧咬银牙强催灵力。

    三股金叉化作的金光与黑光轰然撞在一起,公孙冲当即喷出一口鲜血,金叉倒飞而回,那道黑光猝然暴散成一团黑色粉雾,那件谁都没看清样子的宝物就此报销了,白面青年嘴角也流出了鲜血。

    恰在此时西阳的飞剑刺了下来,若在平时,尽管他的飞剑亦非凡品,但凭一个开融中期修士的修为根本连人家的护体神光都破不了,此刻对方一来是本就有伤在身,二来是被金叉打的灵力不继,他的飞剑竟有了奇兵之效,不仅穿透护体神光而且威势仍在,电光火石间,白面青年勉力弹出一道灵力,虽击退了飞剑,可也被震得退了两步。

    最惨的是那清丽女子,炼霞帔化成的光罩虽困住了冲击之力,令白面青年受伤不轻,但她自己伤的更重,再难催动炼霞帔,身子被震得飞了出去。

    在这拼命的时刻,公孙冲的狠劲儿被激发出来,不顾伤势强运灵力,再次催动金叉,西阳因受伤最轻,此时已经御剑急攻三次了,白面青年不敢在他身上耗费太多灵力,只是随手弹开他的飞剑,眼睛一直盯着公孙冲。

    被震飞的女子在这时飞了回来,她那原本明如秋水的双眸已有了血色,了解了公孙冲那把金叉的威力后,她不再使用炼霞帔,取出了一件如骨刺般的法宝,那东西长如宝剑,曲曲弯弯。

    白面青年心中暗生惧意,他是知道师妹所拿这件法宝的厉害的,放在平时纵这三人所持法宝再厉害些他也不会放在眼里,可先前之伤让他只能发挥出不足三成功力,刚才伤上加伤,恐怕连两成功力也使不出来了,再打下去即便能胜,修为也必将大损,明智的选择是立刻退去,可想到自己煞费苦心谋划多年才创造出当前的机会,他咬咬牙,眼中射出狂暴的光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