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六十六章 五年之约
    thuoct1312:00:00cst2016

    金叉威势比之第一次只是稍减,化出的虚影仍有七八尺长。

    白面青年此时方知误判了形势,自己低估了炼霞帔所起的功效,这小子的伤势远比自己预料的要轻,现在想跑已然来不及了,他用出六分灵力扔出一块雪亮的铁片迎击金叉,用三分灵力御剑抵挡女子的骨刺,留了一分之力对付西阳。

    两声轰鸣几乎同时响起,女子与白面男子尽皆倒飞而起,千障屏虽只是遭到殃及,但被撞得也几要溃散,西阳如遭重击,脸上顿时没了血色,可他没有丝毫的迟缓,双手持剑运起全部剩余灵力,人与剑化作一道疾影朝白面青年射去!

    除了像离砚那样只需少量灵力就能发挥出最大威力的宝物外,大多的宝物都是控驭距离越短所能发挥出的威力越大,持握在手,把灵力直接注入乃是极致,不过这也是最危险的,控驭法宝相斗,只要实力相差不是太悬殊,即便不敌最多只是受内伤,不会有性命之忧,肉身也不会受损,持剑而博可就是以生死定胜负了,除非你有强悍的防御法宝,那另当别论,西阳倒是有件防御用的小木牌,可他根本没使用,挥舞着拳头长大的西阳深知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这个道理。此刻应该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他们这三个开融修士要跟结丹修士比拼恢复灵力的速度,那就是个笑话。

    白面青年刚落地,就看到了直奔自己而来的璀璨剑光,对方那玉石俱焚的气势令他心底发寒,原本打算给这小修士留的一分灵力,在刚才的力拼下不由自主的耗用了,其实只要有片刻喘息,他就能重聚体内被震散的灵力,可这令他不胜其烦的小修士用剽悍的行动断绝了自己的最后生机,他不甘的举起一面巴掌大小的兽皮样护盾,灵力注入之下,那护盾只出现了一小片不足二尺的淡淡光晕,且一闪即散。

    西阳看到了对方那绝望而恐惧的目光,不过那目光瞬间就被剑气摧散了,一同被摧散的还有白面青年的躯体,他像一支利箭般从爆开的血雾中穿过,劲气把血雾冲得如烟尘般飘旋着缓缓而落……。

    定住身形的西阳望着那片血雾不住微微发抖,从其坚定而明亮的目光中可以看出这种发抖不是因为害怕,那是全神投入搏杀后身体的自然反应。

    赶过来的公孙冲抹着嘴角的血,心有余悸的问道:“你没事吧?”

    西阳看着他,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吸了口气,然后重重的呼了出来。

    公孙冲见他没事,指了指地上那个从白面青年身上掉落的乾坤袋道:“把这个收起来。”说完朝女子那边走去。

    女子已经晕过去了,被公孙冲弄醒后,她本能的一跃而起,四顾不见白面青年后,紧张的问:“你们把他打跑了?”

    “他死了。”公孙冲伸出了手。

    “死了?!”女子暗淡的眸子闪出光彩。

    公孙冲点头,目光看向伸着的手。

    女子醒悟过来,忙拿出赤心玉交给他,道:“你们救了我,答应你们的事我绝不会反悔。”

    拿到了灵玉,公孙冲道:“咱们先离开这里,你险些害我们丧命,有些事情必须得说个清楚。”

    女子平静道:“我们最好立刻分开,万一再有人追来,你们就真会被我连累死了,该说的我不会隐瞒,师门之事你就不必问了,秘境在金源沙漠不假,开启之期却不是三十三年后,而是五年后的八月,赤心玉内藏地图,我传你打开的法决,到时我们在秘境入口千里外的绿洲会面。”

    公孙冲依她所授法决果然用神识查看到了一幅地图,他盯着女子道:“首先我们无法确认这地图所标的就是秘境入口,如果是个魔窟,我们闯进去岂不白白送死?其次就算是秘境入口,这块玉石或许也只是份地理图,而并非什么开启秘境的必须之物,等我们去时,里面的宝物早就被你搜罗一空了,所以我想把你那块红绸留下作信物。”

    女子取出炼霞帔,道:“此乃我护身之宝,你要执意如此我只得依你,不过使用法决我不会传你。”

    西阳有些不耐烦道:“你赶快走吧,开启秘境之约我们有闲暇就过去,若无闲暇你也不用久等。”他说着,把青年的乾坤袋、宝剑、兽皮护盾及那块雪亮的铁片一并交给了公孙冲。

    公孙冲脸上有了尴尬之色。

    女子对西阳道:“没有赤心玉,我打不开秘境,错过这次开启之机,下一次就要等五百年后了,我是以分享宝物报二位救命之恩,若你们无法确保赴约,千万不要害我,请把赤心玉给我,我立誓替你们保存属于你们的那一份。”

    公孙冲忙道:“好好好,我也不跟你计较什么了,你快去吧,我们不会爽约的。”

    女子不无忧虑的看了西阳一眼,然后转向公孙冲道:“小女子名绛霄。”

    公孙冲迟疑了一下,道:“在下公孙冲。”

    女子不再多言,强抑伤情,御剑离去。

    公孙冲关切的问西阳:“撑得住吗?我带着你走吧。”

    西阳见他神情有些不自然,遂笑了笑,道:“我还行,走吧。”

    二人飞入空中,公孙冲陪笑解释道:“反正我们也没有寻易的丝毫线索,怎么找都是茫无目的的瞎找,去一趟她说的秘境那边沿途一样可以寻找,你说是不是?要真是有灵宝仙笈,岂不更好?”

    西阳点头道:“你说的是,到时咱们去看看,不过得多加提防,这女子不简单。”

    公孙冲听他这么说,暗自松了口气,附和道:“何止是不简单,论心机我甘拜下风,论裁断果敢,应该与你有一拼。”

    西阳笑道:“你不用给我戴高帽,我对自己这两下子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公孙冲竖起大指赞叹道:“刚才我可看的真真的,西阳啊,这次可多亏了你了,看着你那最后一击,我浑身的血都沸腾了,时机掌握的太恰到好处了,说实话,我那时一点也不为你担心,知道此剑必中,观之如观踏节妙舞,令人情不自禁的想喝彩。”

    西阳神情古怪的看着他,道:“这话我怎么越听越像寻易说的呢。”

    公孙冲尚未开口,忽然面色大变,转头望去。

    西阳心头一沉,刚回过头就看见一道剑光朝他们急速飞来,其速度犹在那白面青年之上。

    公孙冲脸上有了几分慌乱,传过神念道:“只能借助你的阵器逃命了,来人修为太高,传送出去后,我们分头逃吧。”

    西阳的目光恢复了往日的阴沉,盯着那道剑光回应道:“我来应付,你顺着我说就是了,搪塞不过去我们再逃。”

    公孙冲暗自着急,可那剑光眨眼即至,他不敢再以神念传语,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来的是个三十多岁的女子,相貌只能说是稍有姿色,她刚落下身形,就沉着脸道:“你们是不是刚与人打斗过?”

    西阳望着她干脆的吐出了一个字:“是。”

    女子眉峰一挑,道:“为何?”

    西阳迎着她的目光道:“我们刚才在打坐休息,两人追逐而至,就在我们身边打了起来,我二人无辜受到殃及,自然大为不快,其中一人更是对我俩口出不逊,我们一气之下就动了手,无奈对方修为太高,我俩受伤后就逃了。”

    女子皱眉道:“荒唐!难道动手之前你们看不出人家修为比你们高?你觉得这话骗得过人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