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六十八章
    frioct1413:00:00cst2016

    寻易心悬两个兄弟,堆笑催促道:“你快回去请五师姐立刻就动身,我把师尊留给我的冰花丹送你。”

    黄樱把玉竹剑递给他,道:“跟我走吧,师尊吩咐了,见到你就带你回去。”她说完飘然而起。

    寻易御剑追在她身边不放心的问:“你没骗我吧?这可开不得玩笑。”

    黄樱哼了一声,道:“看你把自己弄得这鬼鬼祟祟劲儿,虽然你跟我云山雾罩的什么都不肯说,可我这作师姐的不能跟你一般见识,让你高兴一下吧,师尊见过西阳后,亲口对我说,可以消除先前对你的猜忌了。”

    寻易听完一点高兴的意思也没有,反而皱起了眉头。

    黄樱望着他道:“怎么了?”

    寻易忙摇头道:“没什么,我就是想不通西阳那小子凭什么能释开师尊的疑虑,难道他把我淳朴良善的本性泄露给师尊了?”

    黄樱鄙夷的瞥了他一眼,道:“你不用跟我东遮西掩的耍贫嘴,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我现在没兴致查问你的那些破事了。”

    寻易嘿嘿笑了笑,催动玉竹剑疾速而飞,口中喊道:“快点师姐,你要追不上,我就去找两个兄弟了。”

    “这么多年你怎么就一点也没长大呢。”黄樱笑着追了上去。

    千里路程对结丹期修士而言已不算什么了,临近山门,黄樱见寻易意态又现踟蹰,二话不说的打出法决帮他隐了身形。

    寻易对大师姐的干练与果敢佩服的五体投地,传声道:“你去跟五师姐说找人的事吧,我去吓一下师尊。”

    黄樱道:“早晚你是把自己这条小命玩丢了,师尊现在心烦意乱,若有失手你连块骨头都剩不下,我先带你去复命。”

    苏婉炼丹之所在玉华峰的北面,是一处比其居所更小的院落,此时笼罩院落的隔绝法阵已经开启。

    黄樱上前伸出玉指朝前点了一下,院门很快就打开了。

    踏入院中,淡淡药香沁人心脾,寻易知道师尊此刻一定在用神识盯着自己,遂灿烂而笑快步朝厅堂走去,来到门口时,厅堂的门无声而开,他看到了端坐着的师尊眼中闪动出的激动光芒。

    寻易整肃面容,躬身而拜道:“弟子不孝,累师尊担忧了。”

    苏婉闭上眼,深缓的吸了口气,然后慢慢睁开眼,看着他道:“委屈你了,回来就好,你这是去哪了?”

    寻易直起身,这时才发现黄樱并未跟进来,想必是被师尊打发走了,他咧嘴笑道:“我……我怕说出来您又不信,还是您先告诉我西阳都跟您说了些什么吧。”

    苏婉充满爱怜的看着他道:“他没说什么。”

    寻易一脸可怜相的问:“师姐说……说您不再疑我了,是真的吗?”

    苏婉点点头,柔声道:“知道了事关天英派,我觉得尽可打消先前疑虑了,只要不是水晴洲的妖修图谋固灵丹,我就放心多了。”

    寻易眨了眨眼睛,道:“那您可以帮我向师祖讨要一颗固灵丹吗?”他说着取出一个玉盒递上去,“这是弟子孝敬您的。”

    苏婉打开玉盒,一双明眸立即定住了,过了一会才凝眉盯着他问:“从何处得来的?”

    寻易笑嘻嘻的坐到蒲团上,道:“说了您肯定不信,不如我带您去看看吧,那里还有别的灵草。”

    苏婉盯着他看一会,然后轻轻摇着头道:“我真不知你哪来的这么多造化。”

    寻易怕她再生疑,忙解释道:“这次我遇到的事可与先前那大修士无关,是好心得了好报,呃……其实算不上好报,是倒霉透顶才对,唯得了这株香蓬算略有所偿,您可一定要收下。”

    苏婉想起他当初为了给自己采雨精兰不惜涉险那桩事,俏脸微沉道:“你这次一去数十年不是因了这东西吧。”

    “不是不是,此物乃意外所得。”

    “那就把你此番遭遇中那些能说的说来听听吧。”苏婉脸上漾着从心中溢出喜悦之情,这话虽有调侃的意味,但的确是她真实意愿,寻易能活着回来她已经要谢天谢地了,这个时候又怎会忍心逼迫他呢。

    寻易尴尬道:“看您说的,弟子哪敢瞒……呃……,您听仔细点,若发现有破绽立刻告诉我。”

    苏婉忍着笑训斥道:“越来越放肆了,教出你这样的弟子我真没法向师尊与同门交代,要是当着外人你敢这样,我一定重罚不饶!”

    寻易连连点头,口中却委屈道:“弟子不敢在您面前口出戏言,因为没想到您会让我进山门,所以就没事先编排好应对派中长老们的说辞,一会他们召见,我怕言语有错,是以想让您把把关。”

    “你想怎么编。”苏婉嘴角噙笑的看着他,一直受他蒙哄,如今能亲自见证他编谎话的过程,这让苏婉颇有兴致也颇觉有趣。

    寻易一脸的专注,一下一下的眨着眼睛,缓慢道:“我就说,离开您后,我出去历练,嗯……刚行出一万多里吧。”

    苏婉问道:“为什么是一万多里呢?”

    寻易停下思路,解释道:“这万里方圆的地形我大致都听说过,没什么出奇的,无非是山川河流,再远我怕说错了,假如说行至十五万里我在密林中遇到了什么人,可万一十五万里处是片沙漠呢,岂不是一开口就被人识破了。”

    “这么说,你离开我后没走出多远就出了事了。”

    寻易不满的呼了口气,道:“师尊啊,编排说辞要紧,至于实情我回头慢慢向您禀报。”

    “好,你接着编。”苏婉眼中的笑容溢到了眼角。

    寻易转着眼珠,接着往下编道:“飞行中,我见到两只紫尾隼追逐打斗,一时童心大起,就把它们擒住,各拔了一根翎羽以示惩戒,放了它们后,我在一条山间小溪旁停下来休息打坐。”

    “那两只紫尾隼是妖修吗?”苏婉再次插嘴。

    “不是不是,就是寻常的紫尾隼。”

    “那你说它作什么,啰嗦!”

    “编故事得让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这样会让他们在不知不觉间对你讲的事多几分相信。”

    “哦,原来如此。”苏婉眼中闪出别有意味之色。

    寻易咬了下嘴唇,道:“算了,我捡重要的说吧,刚开始打坐没多久,就察觉有异,当时我是完全收敛神识与气息的,准确的说不是察觉,而是受到了召唤,一睁眼,就看到了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在距我不足三丈处闭目而坐,他相貌很奇特,在这我就不细说了,他的样子我已经想好了,虽然看不出他的修为,不过感觉远比几位师伯、师叔要高,我不敢惊动他,就静静的在那里坐着,不知为何心里一点不觉害怕,而且还能安心聆听泉水叮咚,风拂林叶之声。

    良久,老者睁开眼,神态慈祥的问我来历,我不敢随意说出师门,谎称自己是散修,老者说我资质尚可,问我愿不愿意跟他去修炼,我说,师尊待我恩重如山,师恩未报不敢改换门庭。”

    苏婉哼了一声,颇不是滋味道:“以后再遇到这种事,你尽管跟了去,我这师傅作的自己都觉有愧。”

    寻易陪笑道:“不管您怎么想,反正弟子是深念您的大恩的,这不是编故事嘛,哪会真有那么不开眼的愿意收我这样的人作弟子啊。”

    苏婉瞪了他一眼。

    寻易忙道:“我不是说您不开眼,其实您也是不愿收我的,是慈悲心使然,所以弟子哪能不念大恩呢。”

    苏婉沉默了一会,道:“接着编吧,以你资质,有人想收你为徒不足为奇,这么编说得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