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七十三章 有所隐
    sunoct1610:00:00cst2016

    对公孙冲这识趣的举动,二人颇为赞赏,没了外人在场,二人克制在心头的喜悦立时爆发出来,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拳,眼中皆闪动着泪光。

    平静下来后,西阳以神念传语道:“你这法阵靠得住吗?”

    寻易大为不满的回应:“我现在是结丹期修为!”

    见他也以神念传语,西阳哑然失笑,他可很久没这么开心的笑过了。

    寻易自己找台阶,继续以神念道:“事情太重大了,为了稳妥还是用神念传语吧,你跟我师尊都说什么了?没提那座法阵的事吧?”

    西阳摇头,“我只说到狐仙,后面的事没提。”

    寻易松了口气,把入阵后的事简要跟他说了一遍,他对西阳是什么都不会隐瞒的。

    西阳虽有所猜测,可听说锉魂阵中竟困着一位化羽期大修士,还是惊得目瞪口呆,听他说完,西阳良久未语。

    寻易知道他在想什么,嘱咐道:“这事你就先烂在肚子里吧,让你师尊他们知道了未必是好事,要是传出去了,你们天英派肯定会受池鱼之灾。”

    西阳点头,道:“我只能对不起师门一次了,等我修为到了结丹期,咱们再去蒲云洲吧。”他知道寻易既然答应了正天君,那这一趟是一定会去的,换做是他亦会如此,所以根本没生劝阻的念头。

    寻易翻了他一眼,道:“废话,带你这么个开融期的去有屁用,此事不急,反正他也没给设定时限,嗯……我想等你到了结丹中期也不晚。”这就是恩情与感情的区别,寻易在这上面可不会作没脑子的事。

    西阳放下心,很想看看他那件灵宝。

    寻易摇头道:“弄出离砚得耗用正天君的灵力,我察觉那灵力已经大不如前了,一点也不能浪费了,我正打算找个时间把它炼为己用呢,到时再给你看吧。”

    西阳遂不再提,寻易接着又讲述了这次失踪的经历,饶是西阳是个沉得住气的人,也禁不住接连听闻这么多离奇之事,若非对面坐的是寻易,他绝不会相信,现在他的感觉是头很大,还很晕。

    等他缓过神来,寻易才说了对灵根脉的使用安排。

    西阳用别有意味的目光看着他道:“你对师尊可真够孝敬的。”

    寻易脸上有点发烧,什么事都能告诉西阳,唯有这事他绝不会承认,遂瞪起眼道:“你别胡猜乱想哦,言及师尊咱们可不能没大没小的,我可没对你师尊有什么不敬之语,别忘了,若非是他打伤了月裳,我至于跑去玄方派吗。”

    “我说什么了?不就说你对师尊挺孝敬的吗,你跟我扯这些挨得上吗。”西阳哈哈而笑,他太了解寻易了,见他这样就明白确有其事了。

    寻易脸上挂不住了,眼睛瞪得更大了,“怎么挨不上?也就是看你面子我不想计较罢了,我看你也别回去了,就他那点修为,教不了你什么。”

    西阳忙摆手道:“得得得,寻爷,是我的不是,我给你赔罪,行了吧,咱不说这事了行吗?”

    寻易哼了一声,道:“罢了,恩人的大仇我就不报了,他把我送入锉魂阵的事我也不提了。”

    西阳连连点头,道:“好好好,我代师尊谢过了,咱说说这赤心玉的事吧。”

    寻易已经用神识查过那块红玉了,沉吟道:“公孙这小子其实是个谨慎的人,可当前的处境逼的他什么险都敢冒,这倒也难怪,换咱俩也会如此,不管怎么说也不能让他一个人去,你说呢。”

    西阳笑道:“这小子虽然有点小算计,有时不够爽快,但人还是很不错的,还别说有宝物可得,就是没有咱俩也该陪他去一次,我对那秘境也挺动心的。”

    “那就这么定下吧。”他取出一枚玉简,拓印了一些记忆交给西阳。

    西阳放在眉心转印入脑,那是一份路线图和一段法决。

    寻易拿回玉简抹去上面的记忆,道:“这是灵根脉所在之地和入阵法决,先做个防备吧,如果在秘境中我出了什么意外,你别急着去这地方,我师尊需要些时日冲击元婴期。”

    西阳早已习惯了寻易的谨慎作风,只点点头,没说什么。

    唤回公孙冲后,二人把决定告诉了他,公孙冲大为高兴,三人嘻嘻哈哈的聊了起来,西阳与公孙冲十分关注修炼上的事,有这么个结丹期的好兄弟,自然不会放过,不停询问结丹期的意境与神通,这可顺了寻易的心思,有问必答,唾沫横飞的好一通炫耀,让西阳二人着实获益不浅。

    三人畅谈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中午时分,寻易对他公孙冲道:“我得跟师尊出趟远门,既然华师伯已经带素儿师姐离开居住之地了,你跟西阳先去那里等我吧。”

    公孙冲问道:“你得去多久?那里的灵气对我而言已经太稀薄了。”

    寻易数落道:“可真是个不爽快的,耽误几年修炼跟要你命似的,你有灵气更充裕的地方可去吗?隐龙湖路途迢迢,值当来回折腾吗。”

    公孙冲气道:“我就想问你得去多久,你管我有没有地方可去呢。”

    寻易沉吟了一下道:“最多两三年吧,或许更快,不会耽误你跟那小娘子约会的。”

    “你嘴里就说不出好话!”公孙冲抬腿朝他踢去。

    寻易避开后笑着道:“你别光顾着自己修炼可得照顾好西阳,尤其是他服用我给的那瓶丹药时,反正我服用的那瓶差点要了我的命。”

    公孙冲道:“等你走了我就把那瓶丹药抢过来,你最好等他服完了再走。”

    寻易哈哈而笑,御剑而起道:“等着我,我去给你们拿些丹药来。”

    公孙冲等他不见了踪影,对西阳问道:“他跟你说要去哪了吗?”

    西阳嘴角露出坏笑,道:“去哪先不告诉你,我可以告诉你这小子喜欢上他师尊了。”

    “果真?”公孙冲愕然了,见西阳认真的点头,他捧腹而笑,道:“好小子,怪不得才见面就急着跑呢,这不但是重色轻友而且还伤风败俗!”

    西阳笑着道:“你可别在他面前泄了口风,心里知道就完了,我昨日看出来后,只是微露嘲弄之色,这小子就差点跟我急。”

    公孙冲真是开心,这不仅是因为这事很有趣。他自小就没什么朋友,从寻易与西阳身上,他看懂了什么是生死之交,得知寻易失踪,西阳可以不顾师门、不顾安危的疯狂寻找,他毫不怀疑,如果不是寻易回来了,西阳会一直找下去;反观寻易,开融期的丹药宁可自己不服用也要留给西阳,与自己结拜后,更是不止一次的提起让自己以后有机会一定多多照顾西阳。

    能与这样的两个人成为朋友,公孙冲颇觉有幸,先前虽与西阳相处了不短的时日,可他跟西阳亲近不起来,彼此间客客气气的时候居多,寻易的出现立刻就改变了这种状态,西阳的这个泄密行为充分说明其已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享受着友情带来的欢乐,他的心很暖很踏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