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七十四章 真假灵眼
    sunoct1610:06:49cst2016

    为避免猜疑,寻易又在玄方派呆了一个月才与苏婉以出游采药为名下了山。

    海阔天空,相伴而行,寻易的心如同在清波中荡漾,晃出阵阵眩晕与迷醉。

    这些年来,出于对师尊的敬重,他把那份不该有的情愫深藏心底,进而净化之,由以前的梦想拥有变成了以生命守护,所以他这次回来后可以相对坦然的面对师尊了,不过此时此景仍令他不免心醉神摇。

    结丹期修士的飞行速度较之开融后期修士要高出数倍,当初的漫漫行程如今已不算什么了,苏婉心情急切,寻易自然不敢怠慢。

    行出十余日后,苏婉才发现寻易竟然在打坐时偷偷使用灵石,这让她大为不解,按说以他的修为,在这种强度的飞行中靠打坐是完全能恢复灵力消耗的。

    寻易对使用灵石之事矢口否认,只说是随便拿出来看看,等到下一次停下来休息时,被抓了现行后,他知道瞒不住了。

    苏婉的心沉下去了,着急的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寻易笑着道:“也没什么,可能是弟子平时太懒惰了,所以生出的破窍针威力太小了,刺出的灵窍也就小,以致聚气能力比之先前没太大增进。”

    苏婉盯着他道:“我不信,即便灵窍再小在聚气上与先前也会有天壤之别,当前这种消耗完全不必依靠灵石,把手伸出来。”

    寻易做出一副难为情的样子,道:“您别查了,实在是太小了,太丢人了。”

    “把手伸出来!”苏婉急的瞪起了眼。

    寻易无奈,只得讪讪的伸出了手。

    苏婉一查之下,不由秀眉紧蹙,问道:“到底怎么回事?难道你没能破窍?”

    寻易眨着眼,一脸无辜道:“就是太小,小到查不出来。”

    “胡说!我还没听说过有小到查不出的灵窍呢,你的意境分明没错。”苏婉满脸的困惑,再次探查起来,很快,她的眼中露出惊讶之色,收回灵力与神识后,怔怔的盯着他的额头。

    寻易心虚道:“师尊,您这么看着弟子作什么?“

    苏婉面露喜色道:“你竟然开了灵眼!你敢存心戏耍为师!”

    寻易哭丧着脸摸着额间道:“那花仙也说是开了灵眼,可我觉得根本就不是,别说用这里聚气了,只是稍稍运转些灵力到这里就会疼痛难忍,我都疼晕过去数次了,其他好处更是一丝一毫都感受不到,我这结丹修为成笑话了。”

    苏婉道:“你是因为怕疼所以跟我夸大其词吧,易儿,我跟你讲,冲窍时开出灵眼的可谓凤毛麟角,几乎所有人的灵窍都开在囟门,因为那里是天障最薄弱处,体外二魂自然而然的会引破障针从此处破窍,开灵眼是大家梦寐以求的是,但没有谁敢刻意这么做,因为破障之时 间不容发,靠自己是难以把控的,必须得有大修士在旁辅助,这还得是先预测其生出的破障针有足够威力才行,即便如此,也没听闻过有几个是成功的,一旦失败,则非死即残,所以谈论开灵眼之事的人越来越少。”

    寻易皱眉听着。

    苏婉继续道:“你师祖从来没跟我们讲过有关灵眼的事,倒是你二师伯在游历时听闻了些,回来后当趣事给我们讲的,你师祖知道后严命我们不许跟弟子谈及此事,怕的是你们知道后心生贪念,在破障时出岔子,所以对灵眼的事我也所知不多,但有一条是知道的,在修炼上若获得了逆天的神通,都是要为之付出代价的,人的身体如同一个小世界,一切自有其章法,破窍于囟门是顺天而为,好比堵塞的大河冲开阻障进入了前面的旧河道,破窍于别处,则好比河水破堤而出,接下来是要自己重新开出一条河道的,你感觉疼痛应该是正常的,忍过这一段就好了。”

    寻易把嘴咧得跟苦瓜似的,道:“师尊啊,因为我懒,你们也就认为我是个吃不得苦的,可那疼痛弟子真受不住,都晕过去好几次了。”

    苏婉暗觉好笑,寻易说的一点没错,她此刻就是认为寻易是怕疼,尽管他都这么说了,苏婉仍坚持道:“我要亲眼看看,现在用灵窍聚气入体。”

    寻易脸色不由都变了,可师尊面前他不愿显露丝毫畏惧之色,咬着牙开始聚气。

    苏婉紧张的在旁注目而视,寻易很快就疼得开始微微发抖,继而额头出现了冷汗,她狠着心没有喊停,直至寻易晕了过去。

    这是寻易第二次因聚气而晕过去,“好几次”之说是瞎话,所以苏婉怀疑他夸大其词也不算冤枉他,第一次晕过去是在刚得知自己进入结丹期时,怀着无比兴奋与激动的心情猛然聚气所致,是一下子就晕过去了,后来他小心翼翼的尝试多次,每次疼到受不了时就会停下,再后来他就不想受那罪了,认为自己所开的灵窍出了岔子,一直苦闷至今。他不想让师尊为自己担心,本打算等进了法阵再旁敲侧击的问问此事,不想中途被发现了。

    醒来后,寻易感觉浑身都湿透了,委屈道:“我没骗您吧。”

    苏婉道:“我刚帮你查了一下,没有异样,如果只是疼痛的话,不妨多试试。”

    寻易使劲摇头道:“我看不必了,弟子已经想好了,如果只是聚气问题的话,以后多备点灵石就是了,我有的是灵草,换灵石不在话下。”

    苏婉甚是不悦道:“难道你想以后就一直这样吗!”

    寻易陪笑道:“弟子是想慢慢来,就算开的真是灵眼,操之过急也未必是好事。”

    苏婉道:“我倒觉得不宜拖延,这样吧,咱们现在就回去问问你师祖。”

    寻易发憷道:“我怕师祖问起来就瞒不住花仙的事了,不如等您进入元婴期再说吧,或许到时您就能帮我查清是怎么回事了。”

    苏婉踌躇了,沉吟良久才道:“你如此待为师,为师又岂能只为自己考虑呢,你准备点瞒哄师祖的说辞吧,我帮你。”

    寻易嘬着牙花子道:“我对灵眼一无所知,您也所知不多,咱们编出的瞎话怎么可能骗过师祖呢,我按您说的作还不行吗,只要弟子疼死了您别后悔就行。”

    苏婉哼了一声道:“疼不死,你把心放肚子里吧。”话虽这么说,她心里却着实没底,思来想去也没什么好办法,只得先这么试试看了。

    自这日起,寻易每天晕过去一次,苏婉毕竟还是心软,不忍过份逼迫他。

    来到那片漫无边际的森林后,寻易在夜间以星位辨别了方向,飞到法阵附近后,找到了先前留下的暗记,他没有把暗记指给苏婉看,又飞了半日后,他对苏婉点点头,二人停下来后,他打出了法决,眼前景物随之而变。

    知道已到阵中后,苏婉立刻散开神识查看,寻易早在一旁等着欣赏师尊吃惊的美态了,当他看到师尊的神情足可用震惊来形容时,不由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寻易在炼丹上不能说是略知一二,连粗知皮毛也算不上,他这样的一个人是不可能准确猜测出苏婉此刻的感受的。其实苏婉自己也说不清自己的感受,一下子见到这么多珍稀灵草是她做梦也不敢想的事,虽然寻易之前透漏过口风,但亲眼所见的景象依然让她震撼不已,继而产生了不真实的感觉,这个时候还别说寻易在一旁偷窥,就是上来亲她一下,她都不会察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