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七十五章 上古仙种
    sunoct1615:00:00cst2016

    在苏婉奔向灵草时,寻易走进了小木屋。

    他从放在灵根脉旁边的蒲团下拿出那粒“芸豆”,送入神念后试着往里面注入灵力,“芸豆”内没有丝毫反应,他黯然的叹了口气。

    当初他醒来时,并不知道自己已沉睡了近三十年,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时,眉心处的一点亮光先吸引了他的主意,随即那亮点融入了他的灵识,一幅浩大而陌生的地理图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图中山川河流标注的很详细,一条闪着红光的细线蜿蜒其上,当看到红线尽头标着的“明香岛”三个字时,他猛然想到这就是正天君存入他脑中的蒲云洲地理图,他清楚的记得正天君当时所言,自己修为到了结丹期才能打开它,这么说自己是进入结丹期无疑了!

    激动之下,他立即尝试用结丹期修士的心法以灵窍聚气,发现灵气居然是聚在额前时,他还没来得及惊讶,就疼晕过去了。

    醒来后他心下骇然,用内视之法查明灵窍是开在额前时,心里更害怕了,急着想去找镜水仙妃,直到他这时才发现,被他送到外面的“芸豆”此时就在身旁,它的上面还盖着一片只有指甲大小的叶片。

    寻易顾不得别的,当即就向“芸豆”送入神念想唤醒镜水仙妃,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稍稍平静了一下后,他拿起那片材质奇特的叶子,用神识查探了一番后,放在了额间,镜水仙妃留下的神念传入了他脑中。

    最先传来的是一段出入法阵的法决,接下来的神念饱含了仙妃的诚挚之情,她承认自己借查探之名向寻易施了迷困法术,因为她很清楚,寻易进入结丹期后肯定就呆不住了,而自己即将面临修复经脉的紧要关头,需要闭一次生死关,她毫不隐晦的指出寻易出去后多半难以保守这里的秘密,所以她才决定行此下策,如果此番闭关成功,她就有足够的自保之力了,那时就能安心的放他离去了。

    寻易能体谅镜水仙妃的顾虑,仙妃猜的也没错,因为他一直盘算着等进入结丹期后求仙妃准许他带师尊来此修炼,让他不能接受的是,仙妃提到这次闭关需要二、三十年,所以给他下的迷困期限是三十年!

    想到自己逾期不归会害师尊多么的担忧,他真忍不住要跟这仙妃翻脸了。

    仙妃料到了他听闻此事后的反应,接下来就是一声饱含歉疚与无助的幽幽叹息,这声叹息足抵千言万语了,寻易感受着这声叹息也忍不住叹了口气。仙妃下面的话让寻易的怒火变作了不安,她说没想到在施法时恰好赶上了金针破窍,自己灵体被破障针余威所伤,不可避免的波及了真身,本该解开所施困术让寻易帮她恢复一段再闭生死关,可受伤之后力不能及,只能强行闭关,在这里她随口提了一下误打误撞的帮寻易开了天眼,并没就此多说什么。

    从始至终她都没有道歉之语,但浓浓的歉意已含在了哀婉的语气中,最后,她给寻易留下了这样的话语:“夫君,若你醒来后我仍未醒,那就是我遇到麻烦了,你若念往昔情意呢,就时常以灵力探查,以期我能度过此关,若恼恨难容我的所为呢……”稍有停顿后,下面的话语转为欢快:“就拿我去换灵石吧,记得开价别低于十万块哦!”再次停顿后,其后的话语已有些虚弱了:“不过我想你肯定不会这么无情无义的,但如发现豆壳变为了灰色,那就是我命已绝,把我深埋地下吧。言尽于此,暂当诀别,若无来日,这份恩情只能留待来生再报了,你多珍重。”

    聪慧的镜水仙妃留下的这段话让寻易心酸不已,哪里还有心思怨恨她施法迷困,心急神伤的足足守了那颗“芸豆”一个多月才缓过劲儿来。现在查探依旧无果,虽在意料之中却仍不免要哀叹一声,他把“芸豆”收入了怀中。

    刚要出木屋去找师尊,苏婉的神念已传来:“易儿,你快来!”那语气欢快的如同得了新衣服的小女孩。

    寻易赶过去时,苏婉指着一株灵草兴奋的问:“这是厌思草吗?”

    寻易笑道:“看把您高兴的,弟子不知。”

    苏婉诧异道:“你怎会不知?难道你没问过那花仙?”

    为免斥责,寻易立时做出可怜相,道:“师尊啊,这里灵草这么多,我哪能都问过来呀,何况弟子看出花仙不太喜欢我打听这些灵草的事,所以就不敢多问了。”

    “哦,原来如此,那快把你问过的告诉我,这里有太多我不认识的灵草了。”苏婉满眼期待的看着他。

    寻易退了两步,支吾道:“呃……这个……。”

    苏婉皱起秀眉,道:“你不会一样也没问吧?”

    寻易连忙指着一株图录中没有的灵草,硬着头皮道:“哪能一样不问呢,这个是……我想想……嗯……对,这个叫‘三月香’。”

    苏婉走过去,仔细看着那株灵草,口中道:“三月香,是何药性?”

    寻易咽了下口水,道:“药性弟子倒是没问。”

    苏婉气道:“只问个名字有什么用?”

    寻易陪笑道:“弟子不是说了嘛,花仙不太喜欢我打听这些,连这个名字都是弟子仗着胆子问来的。”

    苏婉听了展颜笑道:“是我高兴的没了分寸,不是怪你。”

    寻易道:“花仙虽说这里的灵草不许我动,但她困了我那么多年,取些灵草作补偿也不为过,可也别取太多了,否则就说不过去了,您说呢。”

    苏婉看着他道:“理该如此,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为难的,能看到这么多灵草我就已经很满足了。”直到此时她的兴奋劲才略平息了些,皱起了秀眉,“能在一处落脚之地就收藏这么多的灵草,此花仙绝非寻常,她现在何处?”

    寻易取出“芸豆”递过去。

    苏婉再露惊容,看罢后眼中满是不安道:“我虽不识此花,但可断定其乃上古仙种,这种壳就是她的本命之宝,刀剑不伤水火不侵,寻常法术根本奈何不得它,易儿,你准备如何处置?”

    寻易坚定道:“我要把它带在身上,万一她醒了,我还得帮她恢复修为呢。”

    苏婉小心恭敬的把“芸豆”放在一片草叶上,然后拉着寻易走开一段,设下隔音法阵后才以神念道:“你带着她,万一被人发现了,你就有大麻烦了。”

    寻易道:“弟子知道,离砚就足以要我的命了,多带个它也无所谓了,既然这事让我摊上了,又占了她许多好处,就不能不管她。”

    苏婉忧心忡忡道:“那你就要勤加修炼了,不到元婴期不能离开这里。”

    寻易咧嘴道:“您还不如直接说让我终老此地呢。”

    苏婉以毫无商量的语气道:“你要非那么懒惰,就终老此地吧,别想我放你走。”

    寻易郁闷道:“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什么都不告诉您的好,我的灵窍要不是灵眼,我根本就没法再修炼了。”

    这提醒了苏婉,她撤了隔音法阵,道:“你该继续破障了,从今天起每日最少要晕过去两次,快点。”

    寻易心中发颤,不满的反抗道:“您就不想想万一是您错了呢,就算我这真是灵眼,您这方法也不一定就对啊,现在什么都是猜的,您就忍心让我受这么大的罪啊?还是一天一次吧。”

    苏婉口风丝毫不缓,道:“我是看不准,可这花仙修为高深,一定不会看错的,现在没有别的办法,我只能凭经验行事,反正你是不会有性命之忧的,先试一个月再说。”

    寻易嘴中发苦了,可怜兮兮道:“师尊啊,不是弟子怕疼,可这真不是人受的罪啊,这不比生病或伤残之痛,那是忍痛,这个我得自己给自己增加痛楚,还得直到晕过去才行,谁受得了啊。”

    苏婉心软了,怜惜的看着他道:“我知道这滋味不好受,可这是唯一的办法,好吧,那改为每天聚气两次,晕过去一次就罢了,另一次不可敷衍,我要在旁边盯着你。”

    “您不闭关了?”寻易收起“芸豆”。

    苏婉道:“不把这事做个了结,我不会闭关的。”

    寻易低头想了想,抬起头后发狠道:“好!多谢师尊,弟子豁出去了,这一个月绝不偷奸耍滑。”他何尝不想打通灵窍,只因自知在修炼之路上差不多已走到头了,所以能迁就就想迁就,同时也不想让师尊为自己的事太费心,现在师尊既然态度如此坚决,那他就不能不珍惜这个机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