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七十六章 戏师尊
    sunoct1620:00:00cst2016

    苏婉甚是欣慰,当寻易提出先带她去看看灵矿时,她才记起此行的目的是什么,露出恍然且兴奋的表情,随即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俏脸都有些羞红了,暗想这次可真是把师道尊严丧尽了,自从进了法阵,自己哪还有一点师尊的样子。

    寻易这胆大妄为的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打趣的机会,假作忍俊不住,发出了几声坏笑。

    苏婉脸上更挂不住了,娇叱道:“还不带路!”

    寻易放声而笑,一溜烟的跑向小木屋,半路上居然还敢回头扬声道:“师尊,今天的事我不会跟师姐她们说的。”

    苏婉咬着樱唇又气又恨的跺了下纤足,然后自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涨红的俏脸如春花绽放,美艳不可方物。

    进入木屋时,苏婉强绷着脸,可看到那灵根脉时忍不住笑道:“果然够小的。”

    寻易问道:“不会不够用吧?花仙说可用到元婴后期。”

    苏婉道:“她说的该不会错,这灵根是扎的极深的,咱们山中那灵脉的根须深达万余丈,盘根错节方圆广大数十里,这个虽远比不得咱们那株,但千丈深是肯定有的,只看颜色不用查也能知道此脉灵气是极充足的。”

    寻易心里踏实了。

    苏婉把手放在灵脉上感受了一下,满意的点点头,起身后望着他感慨道:“有此灵脉及催婴丹相助,我结婴的机会大增了,不想当日一念慈悲竟有如此厚报,易儿,为师真是托你之福了。”

    寻易都要美上天了,忙道:“您这说的是哪里话,若不是您收我进山门,我也遇到不这福缘,天意如此安排,您何必谢弟子?”

    苏婉摇摇头,不再就这个话题多说什么,指了指灵根脉道:“从这里吸取灵气冲窍吧,能晕过去的快些。”说完,嘴角微翘隐露笑意。

    寻易呼了口气,坐在小坑边,遣动天地二魂从灵脉中吸取灵气,使之聚于额前凝成细针状,咬了下牙,猛然朝灵窍上扎去,然后哼都没哼一声就倒了下去。

    苏婉查看了一下他的状况,然后在旁边耐心的等待着,觉得疼痛差不多该过去了,才弄醒他。

    寻易张开眼,剧痛导致他身子虚软无力,爬起来后,对苏婉勉强笑了笑。

    “歇息一下吧。”苏婉说完出了木屋继续看灵草去了。

    没过多一会,离老远就嬉皮笑脸道:“师尊,弟子想考较一下您的修为。”

    见他转眼就能笑得这么灿烂,对他这不知愁的性情,苏婉极为佩服,遂含笑道:“我收了这么多弟子,你是第一个敢说这话的,我倒真想见识见识你有多大的出息。”

    寻易撇着大嘴道:“为了避免伤着您,我不能直接对您出手。”他指了指四十余丈外的一棵小树,“咱们站在一起,谁先弄断那棵小树算谁赢。”

    苏婉不知他打的什么鬼主意,先以神识查看了一下小树,并未发现什么异样,自料绝不会输给他,遂笑吟吟道:“你要是输了,我可要惩罚你这不敬之罪。”

    寻易的嘴撇的更大了,嚣张道:“您要是输了,我什么也不说,只要您别恼羞成怒就行。”

    “你给我站过来!”苏婉看着他那副德行就忍不住想好好教训他一顿。

    二人并排而立,苏婉怕他使诈,玉手虚抓抓起了一个小土块,道:“土块击中小树时咱们一同出手,我保证不会作手脚。”

    寻易大大咧咧道:“这我自然是信得过的,开始吧。”

    苏婉随手把土块弹了出去,那土块不疾不徐的飞向小树,在击中树干的刹那,她根本没作任何动作,就把一道灵力迅疾的催了过去。

    四十余丈的距离,在结丹期修士打出的灵力下,几乎是无法计算时刻的,如果有开融修士在旁观看,那就是在土块击中树干的同时,小树断成了三截,可如果换做元婴修士来看,那就层次分明了,土块击中树干后,首先是一道乌光电射而至斩断了树干,接下来才是一道灵力削去了树梢。

    开融初期修士之所以在开融中期修士手下不堪一击,除了体内灵力相差悬殊外,更重要的是感知与行为上的差别,随着境界的提升,感知能力与行动速度也会提升,说简单点就是你的反应与动作变快了,别人的反应与动作在你看来则变慢了许多。

    寻易如果是在看到土块击中树干后再出手,那纵使离砚再快,他也必输无疑,因为苏婉弹出的土块是匀速飞行,所以他能通过预判作到在出手的时刻上没吃亏,才使离砚的优势得以发挥。

    看着断为三截的小树,寻易心里很没底,因为他是分辨不出谁胜谁负的,看到苏婉面露惊诧时,他才洋洋自得道:“如何?”

    苏婉那神情煞是动人心神,她哭笑不得道:“你居然跟我动用灵宝!”

    “又没说不许用。”寻易捏着离砚心安理得。

    “快拿来我看,灵宝果然有人难测之威。”苏婉拿过离砚细细的看了起来,虽然她之前看过一次,可真正见识了它的威力后忍不住还要再仔细看看。

    看罢良久,她回想着刚才那一幕,叹道:“以此宝偷袭,恐我也难免要遭毒手。”她把离砚交还给寻易,指着仅剩数尺的小树根干道,“我布下防御灵盾,你再斩一次试试它的威力究竟如何。”

    寻易忙道:“这可不行,灵盾受损会波及您的,这灵宝是没法控制力道的。”

    “我知道,不会有大碍的。”苏婉朝小树走去。

    “不行不行,弟子是绝不会这么作的。”寻易紧跟在她身后,一连声的说。

    来到小树旁,苏婉布下一道防御灵盾,道:“一定要试一下,这或许关系到你的生死,这道灵盾与我的护体神光相差不多,只有能斩断树干,你以后才可偷袭结丹后期修士,否则面对这等修为的对手时绝不可动用离砚。”

    寻易当然是最想了解离砚到底有多大威力的人,可此事若以伤害苏婉为代价,那他宁可不做,被逼不过时,他装模作样的抛起离砚,还手指那树干大喊了一声:“去!”

    苏婉虽站在树干旁三四丈远的地方却依然万分紧张,严密护住自身气府。

    离砚去势虽急,但远非方才可比,撞上灵盾后就被弹开了,斜斜的插在了地上。

    苏婉察觉出他并没有引动离砚的威力,只是把离砚当做了寻常飞剑般使用,不由生气了,不悦的看着他。

    寻易做出一副百口莫辩的神情道:“弟子可不是要戏耍您,操御这离砚全靠那大修士当初寄存在弟子体内的少许灵力,本就消耗殆尽了,弟子今天就是为把它用光然后好重新祭炼此宝,正巧方才那一下就给用光了。”

    苏婉猜测他这话肯定是半虚半实,却奈何不了他,哼了一声道:“可真是巧。”

    寻易一脸郁闷道:“说的就是呢,弟子总遇到这种倒霉事,都不知白受了多少冤屈。”

    “行了,赶快去一边祭炼去吧。”苏婉没好气的对他摆摆手。

    “真倒霉,我就知道您不会信。”寻易嘀咕着,掉头走了。

    第二天,寻易趁苏婉打坐之机,飞到了法阵的边缘,操御着离砚虚斩了两下,这次是真把正天君留下的灵力都用尽了,离砚从半空掉落下来,他弯腰去捡时,背上猛遭大力一推,重重的摔了个狗啃泥,回头看时却人影都不见一个。

    他眼睛四下踅摸着,后怕道:“师尊啊,这多危险啊,刚才要是伤了您,弟子就百死莫赎了。”等了一会见无人应答,他皱着眉取出那粒“芸豆”,用灵力探查了一下,然后眯起眼又朝四下看了看,然后御剑疾驰而回。

    远远的用神识查看到苏婉依旧在灵脉旁打坐,俏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他心中暗哼了一声,找了个地方开始祭炼离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