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七十九章 诉原委
    tueoct1821:00:00cst2016

    南靖洲有沙漠六十七处,金源沙漠算比较小的一个,结丹初期修士如果是日夜兼程的话,一个多月就可横穿。

    在行程的最后几天,他们一个修士也没遇到,这里的灵气已经很稀薄了,燥热的空气让他们颇感不适,当飞入沙漠中时,三人都兴奋起来,他们都是第一次见到沙漠,望着浩瀚无垠的沙海皆心生震撼之感。

    西阳以灵力卷起一条数丈长的沙龙,公孙冲觉得有趣,也卷起一条沙龙,两条沙龙盘旋而斗,最后猛烈的撞在一起,二人玩的正高兴,却见远处的寻易推起一道十数丈高的沙墙朝他们撞来,吓得二人仓皇而避,寻易并不罢手,在背后升起数十丈高的沙障向他们扑去,口中喊道:“老夫黄沙怪今天要收了你们俩个小子!”那样子颇具威势。

    西阳与公孙冲虽极力催动护体神光,可还是被吹得东倒西歪狼狈不堪,寻易哈哈大笑带着那漫漫沙障一遍遍的从他们中间穿过,等他终于玩够了,公孙冲气喘吁吁的对西阳道:“咱们三个中一定不能让他修为最高。”

    西阳大有同感的连连点头,道:“只要他没有那些逆天的丹药了,就狂不了多久了。”

    这时带着漫天沙障呼啸远去的寻易又呼啸而回,一脸不屑的指着二人抱怨道:“赶快好好修炼吧,真是高处不胜寒啊,玩都玩不尽兴。”

    西阳与公孙冲对望了一眼,无语的朝绿洲方向飞去。

    这片接近沙漠中心的绿洲方圆不足五十里,一弯清澈的湖水滋润着这里的生灵。

    临近绿洲时,寻易让西阳二人留下,独自飞了过去。

    在上空盘旋数周后,他落在了一株枯死的树旁,那树高不足丈,是棵比较少见的暮香槐,看样子刚死去没多久,比较奇怪的是距此树最近的一株植物也有百余丈,附近连根小草都没有。

    寻易再次用神识朝四下仔细搜索了一遍,然后面向西南道:“小丫头,出来吧,我们来赴约了。”

    片刻后,绛霄飞了过来,一脸戒备的看着他,施礼道:“晚辈见过前辈,不知前辈赴约之语是何意?”

    寻易斜眼打量着她道:“你约的那两个小子是我师侄,我怕他们受骗,所以就代他们过来看看,你叫绛霄是吧。”

    “是。”绛霄恭敬的答,心里却开始叫苦。

    “你那秘境是怎么回事,说说吧。”寻易一副老气横秋之态。

    绛霄看了他一眼,垂下头道:“开启秘境是需要赤心玉的,开启和离开之法只有小女子知道,据传里面可能有宝物,究竟有没有就难说了,因前辈两位贤师侄对小女有救命之恩,所以我邀他们共入此境,若有所得各取一份,这是约定好的,他们若随前辈来了,我自会带他们进去,他们若没来,请前辈把赤心玉交还给小女,小女取得宝物后一定会把他们那一份交给您,绝不敢相欺。”

    “这么说是没我的份儿喽。”寻易挑了下眉梢。

    绛霄咬了下樱唇,道:“您说笑了,前辈怎么会跟我们小辈抢东西呢。”

    此时公孙冲二人赶了过来,听到了他们后面的对话。

    西阳因对绛霄怀有几分愧意,远远的接口道:“仙子不用理他,按约定的办。”

    绛霄见到他二人,心里踏实了些,听西阳的语气对这不知是师叔还是叔伯的人一点敬意也没有,这让她不由暗生猜疑。

    寻易本想多探探对方底细的,不想这二人不等自己招呼就过来了,只得作罢,他不会欺负一个女子,遂道:“你眼力不错,既然看出老夫是洁身好德之人,那就不逗你玩了,你跟我两个师侄当初怎么约定的就怎么办吧。”

    来到近前的公孙冲没好气瞪了寻易一眼,对绛霄道:“ 这位是我们的兄弟寻易,仙子别见怪,他这人总是没正行,当日咱们相遇之时,我与西阳道友就是在全力寻找他,所以西阳道友才不愿多惹事端,望仙子体谅。”

    绛霄与三人见礼后,歉然道:“当日因形势所迫,险些害了两位道友,绛霄赔罪了。”

    公孙冲笑了笑,道:“但愿我兄弟没白拼一次命,希望秘境中真有仙笈灵宝才好。”

    绛霄没说话,看了寻易一眼。

    寻易见她看向自己,就指着那株枯死的暮香槐问:“这是怎么回事?”

    绛霄答道:“此树已成精,想要暗算于我,所以我把他杀了。”

    寻易轻轻“哦”了一声,猜想她多半是为灭口才斩杀了树精才对。

    公孙冲虽急切想要得到宝物傍身,但终不失谨慎本性,引大家在一块草地上坐下后,一本正经的对绛霄问起秘境之事。

    绛霄看出这三人没一个是好糊弄的,索性道出了实情,原来她祖上并非南靖洲人士,而是南海修族,统御着一片极广大的海域,是南海实力最强的一族,数千年前,在绛氏老祖仙逝时,几个觊觎绛家宝物的修族联手发难,一场大战下来,绛家族人被屠戮殆尽,绛霄这一支乃绛氏嫡传,其祖上携宝物逃到南靖洲,考虑到自身修为难以保护重宝,所以把宝物藏于这隐秘之地,期冀后代能出才俊之辈,借助此间宝物杀回南海,报家族大仇。至于秘境开启需特定时日之说,是她编的谎话,只要有绛家血脉之人持赤心玉,是随时可进入的,她当时之所以约定在五年之后,是为给自己留出疗伤的时间。

    听了这番话,三人都没立即答言了,西阳看了看他二人,然后对绛霄道:“我们先前以为此秘境乃是无主之地,所以才来的,既然是你家的藏宝之地,那我们就不该进去了,先前分享宝物之约就此作罢吧。”

    公孙冲面色有些难看,对寻易传出神念道:“这不过是她的一面之词,此女心机你多少也知道些了,我觉得怎么也得进去看看。”

    见寻易沉吟不语,他又要对西阳传神念,绛霄与他修为相当,虽不知他说的是什么,但却是能感受到他在以神念传语的,遂道:“公孙道友有话不妨直说。”

    公孙冲并不觉尴尬,陪笑对西阳道:“咱们先去差点送了命,又大老远跑来,如果这里真是仙子家族藏宝之地,那……咱们不分宝物也罢,不过进去看看总可以吧,就算长长见识也好。”

    绛霄看着西阳道:“西道友侠肝义胆,小女不胜感激。”说完转向公孙冲,“二位对我有救命之恩,分享宝物是我的许诺,即便这里是我家藏宝之地,二位取之也是理所应当的,不妨直言相告,家仇已是数千年的事了,隔了数代,我心中已生不出多少仇恨,绛家嫡传一系如今只剩我一人,作为女修,生子意味着自毁道途,我不愿那么做,所以这宝藏也没必要再保留下去了。”

    公孙冲赞同道:“踏入修途者,又有谁甘心止步呢,仙子这么做乃是常情。”

    寻易不以为然的斜了公孙冲一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