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八十二章 真元箓
    thuoct2012:00:00cst2016

    绛霄摇头道:“灵兽只阻拦有绛家血脉者,是不理会外人的。”

    寻易松了口气,道:“你吓了我一跳,我们本就没打算拉你去犯险,你不必有心存不安。”

    绛霄歉疚的眼中有了泪光,低着头道:“你们于我有恩,此番不但没有报答你们,还累你们身入险境,而且还不能与你们同去,我心中如何能安?”

    “无心之过,仙子不必自责。”西阳说完转向寻易,迟疑的说:“你师尊的事……”

    寻易缓缓的摇了摇头,西阳会意,不再多提。

    绛霄心思灵动,道:“三位若有什么需要我去办的事,尽管提出来。”

    寻易道:“我还真有一事要拜托仙子,玄方派西南三百里处有一座小镇,镇子西边有一片树林,我与一个叫星裳的小狐仙约定十一年后的九月间在那里会面,请仙子到时去跟她说一声,帮我把约期延后百十年,到了百年之期我们若还没回来,请仙子去一趟玄方派,面见我师尊苏仙子,请我师尊一起去见小狐仙,若我师尊不在玄方派,那就再把约期延后三十年。”

    绛霄点头道:“我记下了,一定会竭尽全力让尊师与小狐仙见上一面的,还有别的事吗?”

    寻易道:“别无他事了,见到我师尊时,她要问起我的事,你就说我又遇到福缘了,难说什么时候能回来。”

    “好的,”绛霄转向西阳,问道:“你有什么事要让我去做吗?”

    西阳搓了下手,道:“本来只需往天律盟寄送一个玉简即可的,可我现在的修为已经无法印记玉简了,劳烦仙子给天英派寄送一份玉简吧,嗯……也说我遇到了福缘,一时半刻回不去了。”

    “好,公孙道友呢?”

    公孙冲心神不宁,烦躁的对寻易道:“你跟她说吧,素儿之约我恐怕没法去赴了,唉!”

    想起素儿师姐,寻易心里也不好受,仔细的对绛霄解说起路径来,公孙冲心头虽烦躁,可还是在旁认真的听着,见寻易说的没有差错才又叹了口气。

    这几人中也就属寻易经历的波澜多,他十分理解公孙冲的失态,为让这位兄弟振奋起来,他搂住对方的肩以轻松的口吻道:“与师姐的约会还有七十多年呢,咱们就是从南海爬也差不多爬回来了。”

    公孙冲沮丧道:“你知道南海有多远吗?你知道那里有多危险吗?说的倒轻松。”

    寻易道:“正因为此行不易,才该打起精神来,咱们三兄弟联手同心,未必不能闯过此劫,你要这样,咱们回来的机会可就渺茫许多了,事情既然已摊到头上了,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别忘了,是你把我们害到这步田地的。”

    公孙冲长长呼了口气,默默的点了点头。

    劝慰了公孙冲,寻易对绛霄道:“走,去看看传送阵。”

    绛霄咬着樱唇,低头朝前走去。

    三人紧随其后,不久就进入了一条宽度仅容两人并行的长长通道。

    行出估摸有三四百丈,绛霄忽然咦了一声,加快了脚步,她此时的神识远比三人强大,三人皆知她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心中都悬了起来,不约而同的都加快了脚步。

    又走出一段,三人都以神识看清了前面的情景,通道连着的是一处很大的空间,里面生长着一棵丈许高的树,那树只有枝干而无叶片通体泛着淡青色的光辉,上面挂着十几个核桃大小的果实,果实的颜色也是青色的,颜色比树体略深,散发的光辉也比树体要明亮些。在树下有具保持着打坐姿态的尸骸,他的衣冠、发肤皆在,只是有些干瘪,从其雪白的须发看,年纪应该不小了。

    走在前面的绛霄发出一声喜悦的娇呼,飞身朝那尸骸而去。

    三人跟上去时,见她手中捧着一个方形物件,那东西三寸见方,两寸厚,上面一半是白色的,下面一半是黑色的,像是用两块黑白玉石拼接而成的。

    “这个是真元箓!”绛霄兴奋的两眼都放光了。

    总算是见着宝物了,公孙冲上前小心翼翼拿起那东西,捧在手心细细的打量起来,西阳与寻易也凑过头去看。

    “真轻,比木头都轻,我还以为是玉制的呢。”公孙冲一脸的惊奇。

    “你看!你看!上面的那个风形图案好像在动!”寻易的惊奇之色更浓。

    “火纹也在动!”西阳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看水纹看水纹!”公孙冲边喊边下意识的把胳膊伸了出去,这诡异的东西让他感觉心里直发毛。

    此时他们看的是白色一面,平滑如镜的表面上有三个如用阳雕手法雕刻出的图形,图形极易辨识,分别是风、火、水,细看可以观察到不但那些凸起的线条在慢慢扭曲变化,三个图形也在慢慢的移动位置。

    西阳接过这个叫“真元箓”的东西,不由道:“还真是的,这么轻。”他翻转手腕,看了看底部,见黑的那面什么都没有又掉转过来。

    公孙冲在旁连声提醒道:“你轻点,轻点!”

    寻易用手摸了摸黑白交界处,道:“一点结合的痕迹也没有,看起来是浑然一体的,界限如此分明、齐整,这是什么材质做的?”

    西阳看到绛霄的眼睛一直紧紧盯着自己手中的东西,遂递给了她。

    绛霄接了过去,对寻易摇头道:“不知道,祖上的玉简中没提其材质。”

    “这东西……是灵宝吗?”公孙冲的眼睛也如同是拴在那东西上一般,脖子都抻长了。

    绛霄咬着樱唇,看着手中的宝物,迟疑着没有作答。

    西阳把手在公孙冲眼前晃了晃,道:“别看了,宝物既然只有一件,你就别惦记了。”

    寻易跟着起哄道:“就是,你的贪心已经把我们害的够惨了,瞎打听什么。”

    公孙冲悻悻道:“想长点见识,问问也不行啊?”

    绛霄此时下定了决心,把宝物递向寻易道:“理该让你们带着防身用的,我觉得应该给修为最高的寻道友比较好。”

    寻易没有接,转头望向西阳。

    西阳沉吟道:“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既称之为‘箓’是不是用到一定次数就废了?”

    公孙冲在心中哼了一声,因为迫切想了解一下这宝物,所以忍住没跟西阳斗嘴。

    绛霄道:“我看得出你们亲如手足,可这件宝物的秘密我只能对一人说,到底给谁你们商量商量吧。”

    西阳闻言当即转身走开了。

    公孙冲在寻易肩头捶了一拳,气不平道:“你小子运气怎么总那么好呢。”接着转向绛霄,“给他吧,就是仙宝我也没话说。”说完朝西阳追去。

    等到二人走出了神识可探查的范围,绛霄才传过神识道:“此物远非寻常灵宝可比,乃是南海至宝,为争此物,亲兄弟都可反目,所以我不得不仔细些,这也是为你们兄弟好。”

    寻易微微一笑,他所剩修为尚不足以用神念传语,遂低声道:“多谢仙子为我们考虑的这么周全,这么贵重之物我们本不该拿的,可南海之行太莫测了,只好暂借此宝一用了,若非生死关头我绝不会动用它,这个你可放心,我们若有命回来,必当立即奉还,一会咱们四个约定个会面的地点与日期。”

    绛霄继续以神念道:“我还是先说说这宝物的用法吧,它虽叫‘真元箓’却并非咱们所说的符箓,你听说过‘孤术’吗?”

    寻易一点没迟疑,干脆利落的摇了下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