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八十五章 争法术
    frioct2121:00:00cst2016

    西阳等他二人走远后,才以低低的声音道:“你变了。”

    寻易眨着眼问:“我哪变了?”

    西阳盯着他道:“我看你是有点活腻味了。”

    “嘁,是你胆子变小了,别给自己找借口。”

    西阳一直盯着他的眼睛道:“咱俩小时候是没少作玩命的事,可那是因为年幼不知畏惧,况且即便在那时你也很少主动提出冒险的点子,基本都是舍命相陪,现在我们长大了,我都知道这险不该冒,你怎么反倒不懂了呢?”

    “废话,受罪的是我不是你,你当然能安然处之了。”

    “不是。”

    “不是什么?”

    “这不是你做事的风格,你真的变了。”

    寻易叹了口气道:“要变也是被修炼折磨的,我真受够了。”

    西阳缓缓摇着头道:“若只是厌倦了修炼,不至于让你变得连性命都不在乎了,问题出在哪你心里肯定是一清二楚的,其实我也猜出几分了,你要不想说,我可以不问,但不能眼看着你这么走下去。”

    寻易不耐烦道:“你云山雾罩的胡说什么呢,我就是受不了修炼这份罪了,既然今生无望,也就不把生死当回事了,好,我不拖累你们,这就开始参悟法术,你们安心等着吧。”

    西阳拉住他道:“你的心太浮躁了,与小时候完全不同了,你自己想想,如果刚才真把公孙冲鼓动了,或许你们俩此刻已经死了,害他陪你枉死,你阴魂能安吗?你们俩死了,我怎么办?难道我们哥俩在你心中就那么一钱不值?”

    寻易面现惭色,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变得这么浮躁了,一刻也不愿静下来,因自知无法安心参悟法术,才出此下策。”

    西阳一字一顿道:“你知道。”

    寻易求饶道:“好好好,我知道错了,这就去调整心态,然后努力参悟。”

    西阳看着寻易垂着头走进了一处洞府,心情不由变得沉重起来。

    绛霄与公孙冲回来时,看到西阳一个人愁眉苦脸的站在那里。

    公孙冲凑过去小声问道:“怎么样?”

    西阳指了指那处洞府,苦闷的叹了口气,任公孙冲怎么问就是不开口说话。

    过了五天,绛霄把公孙冲与西阳叫到一起,以神念道:“他就在第一天看着还像那么回事,后面这几天光发呆了,我看不像是在参悟,要不你们进去看一下吧。”

    公孙冲看向西阳,西阳抿着嘴唇沉默了一会,然后一声不吭的起身朝寻易所在那处洞府走去。

    西阳看到寻易时,他正闭目打坐,毕竟他的修为比西阳高了不少,先一步就看到了对方。

    西阳坐到他面前,道:“行了,别装了,把真元箓给我。”

    寻易作惊觉状,诧异道:“干嘛给你?我正专心参悟呢,你要真元箓作什么?”

    “拿来。”西阳不跟他废话,伸出了手。

    寻易皱起眉,眼睛盯着地面,沉默不语。

    另一处洞府内,绛霄实时的对公孙冲解说着用神识查看到的情况。

    公孙冲紧握拳头道:“西阳是不是想陪他玩命了?”

    绛霄神色很紧张,道:“要真是那样,咱们得马上过去拦阻。”

    公孙冲缓步朝外走去,口中道:“没人能拦住他俩,除非你去把真元箓抢过来,不过参悟的事强求不得,寻易要真无心参悟……,你看着办吧,现在只有你能左右这件事。”

    绛霄焦急道:“那你说我该不该拦阻啊?”

    公孙冲头也不回道:“我也没主意。”

    绛霄跺了下脚,秀眉紧蹙的盯着另一个洞府的方向。

    公孙冲走进那个洞府时,真元箓已经摆在了地上。

    绛霄赶过来时,看到的是下面的场景:

    西阳指着水形图案对公孙冲道:“你性子那么绵,选水最好。”

    公孙冲道:“我就想选火,你性情沉稳,选水才是对的。”

    西阳瞪眼道:“你要非选火就你先来,这可是玩命的事,你还不让我先选?”

    公孙冲毫不退让道:“我先来就我先来,话已出口咱们谁都不能反悔,寻易你可听到了,这次你要再帮偏手,我可和你俩绝交!”

    西阳不耐烦道:“去去去,总得讲个先来后到吧?我先来的,就该我先选。”

    “要不你选‘济’术吧,把水留给绛仙子,女子本就该选阴柔之性的水。”公孙冲建议道。

    西阳扭头看了下绛霄,道:“我也觉得把水留给绛仙子比较合适,就这么定了,你选‘济’术。”

    公孙冲也瞪起眼道:“轮不到你替我做主,说出话就要算数,就按你刚才说的,我选火,我先来。”

    “找打是吧?你那破叉子在这可是用不了的。”

    公孙冲哼了一声,道:“你以为你打得过我?”

    看着这么要命的事被他们弄得跟小孩抢东西般,绛霄真是哭笑不得,望向寻易时,见他垂着头,神情很是哀伤。

    这时,公孙冲道:“咱俩先别争,让仙子选一样再说,宝物是人家的,这你总该同意吧?”

    西阳赞同道:“好,理该如此。”

    绛霄无可奈何道:“非要选的话我选‘济’术,你们别争了,还是商量商量该不该这么做吧。”

    把法术分开来学的话,济术当属最无用的,绛霄觉得他们遇到强敌时,未必有功夫施展阵法,所以才做了这样的选择,其实大家的看法皆是如此。

    寻易开口道:“多谢绛仙子了,你们两个别争了,西阳选水,先来。”

    刚才还是嬉闹的气氛因寻易的帮偏手而发生了变化了,公孙冲冷下脸道:“我先来,否则你们俩就是不拿我当兄弟了。”

    寻易道:“今天就是不拿你当兄弟了,我小时候没少陪西阳玩命,现在让他陪我一次也是应该的。”

    公孙冲涨红了脸,道:“我欠着你一条命呢,还你也是应该的,况且这次是我惹的祸,寻易,我不想欠你太多,必须得我先来!”

    寻易看着他道:“我们俩是自小在一起长大的,如果黄泉路上一定要选的伴儿的话,你说我会选谁?别争了,如果这次能平安无事,下次再有这种事,我选你。”

    公孙冲指着他大骂道:“你他妈的就不能念点好吗!还盼着下次,你怎么就那么没出息?安心参悟比让你死还难?!”

    寻易眼中有了深深的愧疚,喃喃道:“对不住了,我真静不下心来。”

    公孙冲吼道:“我们等,等你能静下心来为止!大不了不学这法术了,那样也未必就一定会死在南海!”

    寻易对绛霄道:“劳烦仙子把他带到传送阵那边去吧,我跟西阳商量一下。”

    公孙冲红着眼圈道:“我不走,西阳你走!”

    寻易拿出缚妖绫,对绛霄道:“你要不出手我只能把他绑上了,我真的是要和西阳再斟酌一下,他现在这个样子已经没法平心静气的说话了。”

    绛霄不知该帮谁,看看公孙冲又看看寻易与西阳,迟疑的站在那里。

    寻易抖出缚妖绫,他现在虽使不出多少灵力,但要制服公孙冲还是轻而易举的。

    被捆住手脚的公孙冲挣扎着骂道:“你敢对我动手!寻易,咱俩没完!你他妈的给我松开!”

    寻易拿了真元箓,站起身对绛霄道:“劳烦仙子看着他点。”说完对西阳递了个眼色,朝外走去。

    公孙冲喊了几声,然后对绛霄道:“你帮我解开,要冒险也不该让西阳冒险。”

    绛霄此时面色已经平静下来,道:“算了,福祸但凭天意吧,我要强行拦阻倒显得是不舍得此宝了,不倚仗这些法术,你们从南海活着回来的希望很渺茫,就让他们尝试去吧,说句不好听的话,你跟西阳争没什么意义,分学法术要真出了意外,独自去南海的人未必能好到哪去。”

    公孙冲不说话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地面,过了一会,声音沙哑的问道:“西阳开始学了吗?”

    绛霄道:“他们到传送阵那边去了,寻易好像布下法阵了,我看不清也听不清。”

    “你快放开我,咱们走近些你就能看清了。”

    绛霄抿了下嘴唇,闭上眼道:“我宁愿不看。”

    两颗泪珠从公孙冲眼中滚落,他懂得绛霄话语的含义,如果换做是他,恐怕也会选择不看的。

    绛霄给他解开了缚妖绫,以二人现在的修为差距,公孙冲逃不出她的手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