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八十八章
    satoct2223:00:00cst2016

    小猴动作一滞,扭头看向绛霄,尽管如此,公孙冲还是被猴爪带起的劲风给扫得横飞出去,随后传来一声闷响和一声惨叫,显然是撞到了泥壁上。

    绛霄疾飞到小猴面前,柳眉倒竖的用手点指着它,厉声骂道:“孽畜!我看你再敢耍凶性!还不给我回去!”

    寻易着急的喊道:“用神念跟它说!”

    绛霄对他吼道:“我用呢!别添乱!”

    小猴朝公孙冲跌落的方向叫了两声,又扭头恶狠狠的盯了寻易与西阳一眼,然后对着绛霄呜呜而鸣,似是颇为委屈。

    绛霄强自镇定,表示同情的对它连连点头。

    寻易看了一眼西阳,他的眼中也有同情之色,只是西阳全神贯注的看着小猴与绛霄,全然没有察觉。

    当绛霄哄着小猴退入黑暗中时,公孙冲逃入了通道中,寻易与西阳找到他时,他的脸色很难看,这倒不是因为伤得重而是觉得太丢人。

    赶过来的绛霄脸色更难看,能明显看出羞愧之色,寻易都想好在她开口道歉时用什么话安慰她了,不料人家不但没道歉反而抱怨道:“你们要不打它就不会闹成这样了,真是的。”

    寻易怔了一下,随即就挤出笑容道:“是是是,我们当时见你有危险都慌了,出手确实太鲁莽了。”他是深谙“熟不讲理”之道的,加之自小就讨人喜欢,没少遭村里那些大姐姐、小媳妇戏耍,对绛霄这种借故作刁蛮遮羞的行为并不陌生。

    西阳对女儿心态了解可不多,他低下了头,脸上有些发烧。

    绛霄望着寻易的明眸中露出一丝满意之色,转向公孙冲问道:“你伤的怎么样?”

    公孙冲神情有些冷淡道:“无妨。”说完堵着气走了。

    西阳不放心公孙冲的伤势想追上去,可又怕引起绛霄的误会。

    寻易看在眼中,心中暗笑,使坏的朝公孙冲追去,口中道:“我去看看他。”

    西阳急了,喊道:“你回来!”

    寻易根本不理他,西阳追了两步,扭头憋红了脸对绛霄道:“我……我也去看看。”

    绛霄挑了下秀眉道:“你先别走,我有话跟你说。”

    西阳的脸更红了,支吾道:“有话你跟寻易说吧,我叫他回来。”

    绛霄哼了一声,道:“我就跟你说。”

    西阳感觉头都发晕了,耳中听到的全是是自己怦怦的心跳声。

    寻易和公孙冲刚进入最大的那处洞府,西阳就旋风般冲进来,用手指着寻易道:“你什么意思!”

    寻易和公孙冲眼中都露出了别有意味的笑意。

    寻易假作无辜道:“我怎么了?”

    看到他俩这副德行,西阳立刻平静了下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寻易道:“刚才我喊你你怎么不理我呢?”面对绛霄他的确有些拙嘴笨腮,面对这两个人却是另一回事了。

    寻易笑道:“我这不是急着去照看他吗,这点事你也至于跟我喊?”

    西阳没理他,对公孙冲道:“你真的没事?”

    公孙冲心情似乎比刚才好多了,道:“没事没事,以后你们少拉着我作这种蠢事就行了,仙子跟你说什么了?”

    西阳笑道:“这话可让你说着了,我正想再去斗斗那黄毛畜生呢,看看这阵法到底有什么出奇的,你们俩有这胆子吗?”他说完用暗含威胁的眼神扫了寻易一下。

    公孙冲被气乐了,道:“对,他们俩发完疯是该轮到你了,我怎么这么倒霉呢,遇到了你们这三个催命鬼。”

    寻易稍一转眼珠就猜到了这是绛霄的吩咐,既然戏耍了西阳,那就不能不帮这个忙了,他靠近公孙冲,在他胳膊上偷偷捏了一下,然后拍着胸脯道:“这点胆量岂能没有?公孙刚还跟我说呢,不收拾了那畜生难出这口恶气。”

    公孙冲都想骂街了,也不管寻易掐自己那一下的暗示了,对二人道:“你们直接杀了我吧,我受够了。”

    寻易对西阳摆摆手,道:“你去吧你去吧,等他缓过劲来了我们就去找你。”

    见寻易表现的这么懂事,西阳心里的气消了大半,尽管能猜出他会用什么话劝公孙冲,可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完成仙子的吩咐才是最要紧的。

    过了不足两日,在怪树下打坐的绛霄察觉到三人朝这边走来,她的俏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三人来到她身前时,公孙冲居然还主动对她笑了笑,这让绛霄有些意外,不由赞许的看了西阳一眼。

    稍作计议后,四人再次行动,因为可以确定小猴不会伤害绛霄了,所以这次没人往前抢了,都躲在了怪树的枝桠间。

    有了上次的经验,绛霄的动作快了许多,在小猴扑上来前左手就掐实了归真印。在那一刻,下面的三人皆生出感应,同时失去了对火苗、水珠、气旋的控制,心神一慌间,已感觉到它们到了绛霄的指尖。

    连续遭到骚扰的小猴这次发出的吼叫比先前大了很多,它左爪急探去抓绛霄,右爪成掌朝怪树猛扇过去,要以劲风把三人扇出来,这一掌可是玩真的了,那开山排海的威势端的骇人。

    就在三人要散去法术去抱枝干时,绛霄右手翻转,兰花指点向小猴,口中娇喝道:“困天囚地!”

    随着这声娇喝,三人均觉灵力开始急速泄出,他们修为受限,能使出的灵力并不多,此时的流泻速度已经达到极限了。

    “成了!都住手吧!”三人尚没看清眼前发生了什么,就听到了绛霄的这声欢呼。

    寻易收了法术,注目看时,那小猴已变回三尺高,正愣愣的看着绛霄。

    绛霄飞过去,一脸欢喜的抚摸着小猴的脑袋道:“好了好了,我以后不会再打你了。”

    寻易问道:“这就算把它收服了?”

    绛霄道:“不是收服,是破除了先祖留在它脑中的一道神念,我可以进传送阵跟你们去南海了。”

    公孙冲恍然道:“你拿它练阵法就是为了这个?”

    绛霄抿嘴笑道:“要不我跟你们抢‘济’术干吗?”

    公孙冲道:“令先祖所留这神念破除起来也太简单了吧?”

    绛霄赞赏的看了寻易一眼,然后才答道:“一点也不简单,别以为这三真困决阵是学全了真元箓的法术就能轻易使出来,如果是一个人的话,同时使出一两样法术是不难的,可要想同时使用三种就难了,这关系到三种法术的参悟进展,风火相济,风不能胜火,风强则火散,风水相济,若水强风弱,则风不能催水,水火相济,讲求的是旗鼓相当,每个人的五行禀赋皆有偏重,若想拿捏好这个火候是不容易的,至少我们这种修为是绝做不到的,分开来学,各攻一术则是最大限度的消减了禀赋的影响。”

    西阳问道:“是不是施展‘济’术之人的修为越高越好?”

    绛霄点头道:“对,刚巧此刻我的修为最高,所以才能勉强把三术阵法催动出个样子来。”

    “只是弄出个样子就能打败这畜……这猴子?”公孙冲瞪大眼问。

    绛霄解释道:“并不能算真正打败它,此猴乃是我绛家重宝,先祖自然不会希望它被后人所伤,所以留给它的的任务只是考校后人的修为,不作生死之斗,其实施展出真元箓上两种法术相济的高阶阵法就能让它放行。按常理推断,能催动三种法术成阵的人那必定要有极高的修为才行,所以先祖给小猴留下神念,遇困决阵则降,这些都是在玉简中有说明的。”

    寻易问:“那阵法是个什么样?你能说说吗?”

    绛霄念念有词道:“风为旋、水为屏、火为栏,旋迷神魄、屏封天地、栏困万灵,我能看到的样子是风裹住了小猴,外面是一层水障,最外是火网。把它们合而为一才是真正的困天囚地阵,要做到那一步还早着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