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九十一章 天火刑灵
    sunoct2322:00:00cst2016

    西阳在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到了一个微弱的声音,那声音仿佛从天边传来,又仿佛就发自脑中。

    “西阳,西阳,醒过来……”

    随着意识的清醒,那声音越来越清晰,当他听出那是寻易的声音后,猛地睁开了眼,一看之下,他愣住了。

    四人现在是身悬半空中,下面十来丈处是薄雾笼罩的无际波涛,看来真的是到南海了,天空中黑压压的,那不是乌云,而是数十只黑色的大鸟,那些鸟双翅展开有三四丈宽,密密匝匝的盘旋在他们头顶,把阳光都遮蔽了。

    自己此刻则与公孙冲、绛霄被缚妖绫拦腰捆在一起,提在寻易左手中,寻易脸色惨白,嘴角流着鲜血,右手掐诀操控着玉竹剑奋力抵挡着鸟群发起的扑击。

    只有片刻的惊愕,西阳即喊道:“放开!交给我!”

    “小心下面。”寻易松了缚妖绫,顺势把它挥向一只扑下来的大鸟。

    西阳托住二人,迅速的伸指点向他们的眉心,这时他才注意到,公孙冲左臂的衣袖被扯去了半幅,胳膊上有一道深深的伤口。

    唤醒二人后,西阳急声对寻易问道:“跑吗?”

    寻易知道他问的是用不用他那件阵器逃生,答道:“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用,你们都醒了咱们应该能应付,杀鸟,不要往下坠,下面有恶兽,比鸟难对付。”

    说话间,玉竹剑的剑气把一只扑下来的大鸟的脑袋撞得向后仰去,空中爆开一蓬被摧得粉碎的羽毛,三人看得暗自心惊,以寻易的修为,在这么近距离居然都无法用剑气斩开鸟头,其强悍可想而知了,不过那大鸟应该也是被撞晕了,身子一歪栽了下去,刚掉落至比他们略低的位置时,海面的薄雾猛然被冲开,一条十余丈多长的怪鱼跃出水面,说它怪是因为它胸前长得不是鱼鳍而是一双短粗的臂膀,上布满蓝色鳞片,前端生的不是手指,而是各自分出三条强壮的触须!

    怪鱼张开巨口,准确的咬住了坠落的大鸟,然后悄无声息的落回水中,泛着波涛的海面只现出了一个不大的漩涡,漩涡在眨眼间就消失了。

    寻易对目瞪口呆的三人道:“不知下面有多少条,很难对付。”

    三人明白他为什么保持在这个高度了,鱼咬不着,鸟也有所忌惮不敢肆意靠近,听他这话的意思是与下面的鱼兽厮杀过了。

    “附近有落脚之地吗?”公孙冲取出风雷叉,御剑站在寻易一侧。

    “没有,你伤势无碍吧?”寻易收回玉竹剑,眼睛望着鸟群。

    “嗯。”公孙冲简短的应了一声,试着催动了一下风雷叉,察觉修为尽复后,心里稍微安稳了些。

    西阳与他二人站成三星阵,把绛霄围在当中,他脚踏飞剑,一手握着阵器,另一只手捏着师伯给的小木牌。

    绛霄一手持骨剑一手持炼霞帔,叫苦道:“难不成要把这些鸟都杀了才能脱身?”

    寻易道:“当务之急是找个海岛,你们说咱们往南走还是往北走?”说话间,他把缚妖绫扔给了西阳。

    公孙冲道:“我觉得应该往南海深处走,我们现在不宜与南海修士碰面,去处越偏僻越好。”

    绛霄赞同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此时她不禁又腹诽起自己那些先人来,先祖的玉简中提到密室中是存有一份南海地理图的,只要往脑中拓印一下就好了,她真猜不透拿走那份地理图的先人是怎么想的,或许他是不想让后人再去南海吧,除此之外,绛霄想不出他这么作还能有什么理由。

    西阳看了一下四周未被鸟群遮蔽的天空,修为到了他这个地步在白天也是能查看到星星的,辨别了方向后,他沉声道:“不管往哪边走,盼着运气好能尽快遇到海岛吧,听他们俩的吧,只能撞大运了。”

    寻易率先而动,口中道:“保持阵型,边走边杀,行进不要太快了,我们得靠下面的鱼兽保护,你们盯紧上面,我盯着下面。”

    四人一动,上下两群猎食者随之而动,寻易凝聚神识观察着浮在浅处的几只鱼兽,慢慢的提升飞行速度,鱼兽游得很快,堪比开融初期修士的速度。

    三人合力击杀了一只扑下来的大鸟后,公孙冲扯下一幅袍襟包裹着受伤的手臂苦着脸道:“这南海也太凶险了点吧。”

    寻易颇有些自得道:“还记得我让你们分学法术时说什么来着吗,知道什么是先见之明了吧。”

    西阳听他这么说,收起了阵器与缚妖绫,心念暗动之下,双手随之掐出法决,口中呼了声“火起”,这次他终于看到了掌心的那个小火苗了,那火苗只一寸来高,微微摇曳着,看起来还没有烛台的火苗明亮,似有似无的,这让他很是失望。

    抖手把火苗朝一只大鸟甩去时,他念了声:“天火刑灵!”

    火苗离手稍稍变大了些,在海风吹拂下依然如先前般只是微微摇曳,那轻柔的摇动让人觉得它飞行的很慢,但那不过是种错觉,其实在它刚向左摆动了一点点时,就已经到了那只鸟的跟前!

    那只鸟距西阳有三四十丈远,以他此刻的修为,若用灵力催动一个火球的话,到这个距离已是强弩之末,所以甩出这个火苗时根本没指望能有什么作为,看到那只鸟仓促躲避,他自然而然的控驭火苗去追击,此时他才惊喜的发现,自己对火苗的控驭能力似乎并未因距离的拉远而减弱,他这里心念才动,火苗立时随之而动,那只鸟来不及再避,火苗从它左翅洞穿而过,几根残羽飘落下来,随着一声凄厉的哀鸣,它急振双翅,歪歪斜斜逃窜而去。

    群鸟受了惊吓,发出一阵鸣叫,纷纷展翅高飞。

    “哇!这么厉害?!”寻易大吃一惊。

    西阳看着那只逃窜的鸟有些发傻。

    公孙冲两眼放光,手痒难耐的呼了声“水聚”,看着怀抱中出现的那颗晶莹剔透的水滴满脸喜色,水滴比黄豆大不了多少,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七彩光芒。

    “快打出去试试!”寻易心急的催促。

    公孙冲看了一眼已经飞到五六十丈高的鸟群,底气不足道:“太高了。”可还是抖手挥出了水滴,念了声:云水遮天!

    水滴飞出后化作了一道两丈多宽一丈多高的水幕,水幕如一块被风吹动的丝绸般起着波荡,折射出的七彩光华让它看起来流光溢彩无比的美丽。

    飞出三十多丈后,水幕忽然消失不见了。

    正兴奋的等着云水发威的寻易不满道:“这就完了?简直就跟泼了盆水似的嘛,还好意思叫‘遮天’?”

    公孙冲没好气道:“你们俩就欺负我吧,我本来是要选天火的。”

    绛霄劝慰道:“云水虽说是以防御见长,但攻击威力并不比天火差,只是你还没能参悟到那一步,‘云水遮天’是防御招数,自然难以催动的太远。”

    公孙冲勉强对她笑了笑,转而气哼哼的对寻易道:“让我们见识一下你的尘风之术吧。”

    不用他催促,寻易早就迫不及待了,不过在施法前他还是数落了公孙冲一句:“别跟个白眼狼似的,本来这四种法术都是我的,你知道我现在有多后悔吗?”

    绛霄抿嘴而笑,道:“你这人可真是的,非说出来,本来我还挺领你的情的。”

    寻易瞪着眼道:“我就是怕你们不领情。”

    绛霄撇撇嘴,眼望天空,嘀咕了一声:“小人嘴脸。”

    “我能听见。”寻易一脸的不齿之色。

    “我知道。”绛霄嘴角噙笑风轻云淡的答,依然望着天空。

    西阳笑骂道:“你怎么那么多废话,还不快点。”

    寻易哼了一声,开口呼道:风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