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九十二章 真元助刑
    monoct2419:07:47cst2016

    漏斗状的风旋呈淡灰色,颜色浅到其余三人几乎辨别不出。

    寻易翻转手掌,那气旋随之被托在了食指上,他注目细看,仍看不见那条能清晰感觉到存在其中的青龙,不由皱起了眉。

    公孙冲看了一眼那风旋,急于知道其威力,催促道:“想看以后有的是时间,鸟群又下来了,快试试吧。”

    “恐怕不行。”寻易用神识锁定一只距离四十余丈的大鸟,手指一甩挥出了气旋,口中念道:“风消魂骨!”

    在三人的注视下,那风旋离手后竟消失不见了,大家只一怔间,空中传来一声惊恐的鸟鸣,三人仰头去看时,见到一只大鸟正在翻滚,不过它很快就稳住了身形,惊慌的振了几下翅膀后,在高出鸟群七八丈的位置盘旋起来,看不出有什么异常了。

    公孙冲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挪揄道:“这就完了?简直就跟吹了口气似的嘛,还好意思叫‘消魂骨’?你这是消敌人之魂还是消我们的魂啊?”

    寻易没好气道:“我之前都说恐怕不行了,至少比你有自知之明。”说完他转向绛霄,“令祖所言不差,这尘风之术确实有些难以琢磨。”

    公孙冲不依不饶道:“别找借口遮羞了,是你没用心参悟,想想我们苦苦参悟时你都在干什么吧,对了,你不会是连口诀都念错了吧?我们是以‘天火’‘云水’起,你也该以‘尘风’起才对,快改过来试试吧。”

    绛霄掩嘴而笑,她现在越来越喜欢听这三人斗嘴了。

    寻易被气乐了,正要反唇相讥时,猛然察觉下面的一只鱼兽朝他们窜来,他急忙催动冰纹盾护住下方。此时冰纹盾在他手中已能发挥出大部分威力,不但防护力远胜先前,还散发出了透骨的冰寒,那鱼兽似是极其畏寒,距他们还有三丈多远时就跌了回去。

    公孙冲眼露贪婪道:“把这东西给我吧,这是水属性的。”

    绛霄暗自替寻易为难,同时对公孙冲这贪财的性情颇不以为然,让她没想到的是,寻易没有丝毫犹豫就把冰纹盾抛给了公孙冲。

    “这是我师兄的,等你寻到更好的宝物时记得还给我。”他随即说出了使用法决,不是用神念秘传,而是开口说的,这让绛霄大有归属感。

    公孙冲眉开眼笑的接过冰纹盾,把从绛霄师兄手里缴获的那块兽皮递给寻易道:“把这个还给你师兄吧。”

    寻易翻了他一眼,道:“你自己留着吧,少拿这些破玩意对付我。”

    “怎么是破玩意呢,怎么说这也是结丹修士随身的宝物啊,说不准比这盾牌还要好些呢,回去请尊师抹去上面的神识就能用了,要不把这块铁片也给你,两件宝物总抵得上这一件了吧。”

    绛霄插口道:“这铁片叫平峰刃,威力嘛……,也还说得过去。”

    寻易不耐烦的对公孙冲摆摆手道:“都收起来都收起来,亏你现在还有心思计较这些,多想想怎么保命吧,真是个见财忘命的。”

    公孙冲毫不介意的嘿嘿一笑,把铁片和兽皮收了起来,喜滋滋的把玩着冰纹盾。

    此时鸟群又降至先前的高度,其中一只鸣叫着俯冲下来,寻易催动玉竹剑将其击退后,看着西阳道:“你觉得你能杀多少只?”

    西阳摇摇头道:“杀不了几只,这法术消耗极大。”

    看到远处又有两只大鸟结伴朝这边飞来,寻易愁云满面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早晚被这群畜生耗死。”

    绛霄咬了咬银牙对西阳道:“你再来一次。”

    西阳二话不说,掐动法决。

    绛霄与他同时而动,左手掐归真诀,右手和他一样平托胸前,在西阳念出“天火刑灵”时,她左手的归真印向前挥出,娇声道:“真元助刑”

    西阳只觉灵力急速泄出,离手的火苗霎时变为三朵,其中一朵在他的控制下从被神识锁定的大鸟胸前洞穿而过,另一朵穿透了旁边一只鸟的脖子,第三朵则从鸟群中飞了出去。

    “寻易!”他大叫一声,挥起缚妖绫朝大乱的鸟群直冲而去。他当然不是只想喊寻易跟他一起上,只因为多年来要拼命时喊声“寻易”已成了习惯。

    寻易对此早有默契,如孩童时陪他打群架、斗野兽时一样,平和的眼神立时泛出凶光,咬着牙发起狠一声不吭的冲了上去,不同的是,他此刻已不再文弱,即便只是驭气而行也比西阳御剑飞的快,西阳喊声未绝,他就已经冲到了前面,玉竹剑绽出耀眼红芒电闪而出。

    公孙冲与绛霄同时御剑而起,一个投出了风雷叉一个催动罪蛇锥,紧随二人之后杀入鸟群。

    鸟群组成的“乌云”中一时光芒乱闪风雷阵阵,倒真像块电闪雷鸣的乌云,本就受了天火惊扰的群鸟被这四人一冲立时溃散开了,这些妖兽还不具备多少灵智,遇到这么强悍的对手在本能驱使下开始各自逃命。

    寻易与西阳和野兽打交道比较多,深谙其习性,知道若不趁机吓破它们的胆,用不了多久它们就会再回来,所以一个向东一个向西追了下去,寻易同时对公孙冲与绛霄传出了神念,让他二人朝另两个方向追击。

    公孙冲有些犹豫,可看到绛霄毫不迟疑的朝南面追去,只得暗自咬了下牙,朝北面追去。

    他是动身最晚的,却是回来得最早的,西阳恰恰相反,去的最早,回来的最晚,这他的脸上不由暗自发烧。

    看到西阳回来,绛霄松了口气,竖起柳眉对寻易嗔道:“太险了,你们以后别这么莽撞行不行!”

    这种委屈寻易愿意受,这种黑锅也愿意为兄弟背,他陪笑道:“好好好,记下了记下了,下次没你的号令我们绝不动手。”

    西阳有些不忍,解释道:“我当时觉得灵力一下就去了大半,咱们灵石不多,还不知要走多远才能找到落脚之地呢,得多留些备着路上用,所以才想趁机拼一下。”

    绛霄瞪了他一眼,道:“那你还追那么远!”

    西阳神情尴尬的望向寻易,见他正拿别有意味的眼神看着自己,脸立时就发烧了。

    绛霄注意到了寻易的眼神,叱道:“还不快走!这么在半空停着难道不耗灵力呀!”

    “是是是,走走走。”寻易背转身时,张开嘴无声的大笑。

    绛霄用神识查看到了,咬着樱唇传过神念道:“我能看到你那嘴脸!”

    寻易以神念答道:“我~知~道。”

    绛霄强忍着才没笑出来,粉脸现出迷人的红晕,不知是因为忍笑还是因为别的。

    寻易对海面喊了声:“多谢了,没得吃了,都散了吧。”然后加速朝前飞去。

    大家边飞边用灵石补充消耗的灵力。

    寻易口中不闲,对绛霄道:“原来济术不只是阵法,对单项法术也起作用,回头你帮我演练一下吧。”

    绛霄撇撇嘴道:“我才懒得参悟济风之术呢。”

    公孙冲不识趣的插了嘴:“那等找到了落脚之地仙子帮我演练一下吧。”

    向来爽利的绛霄竟有了几许扭捏之态,支吾道:“当初为了收服小猴,我把功夫都用在参悟困字诀阵法上了,因为天火之术最易见成效,所以也优先参悟了,别的还都没来得及呢。”

    寻易用神念对公孙冲道:“你可真是个没眼眉的。”

    公孙冲觉出味儿来了,忙对绛霄笑道:“也是,寄送玉简耽误太多时间了,你能参悟出这两个阵法已经不错了,选天火是对的,否则今天咱们就没这么容易脱困了。”

    西阳冷声道:“你们俩心可真够宽的,还有闲暇考虑这个?知点愁吧,一直这么飞咱们可坚持不了太久,遇不到海岛,死期就在眼前了。”

    寻易心里何尝不愁,嘴上却道:“以这种速度飞行,你们最少也能坚持十来天,要是还遇不到海岛,那就是天命如此了,咱们可说好了,到时我只带仙子走,你们可别怪我不义气。”

    公孙冲凑趣道:“理该如此理该如此。”

    西阳也沉声道:“自然是该这样的。”

    寻易没想到西阳会出声,他本是随口说笑,被西阳这么一弄,反倒成大家表态议决了,搞得他都不知如何接口了。

    “到时你不是第一个扔下我才怪呢。”绛霄粉面微红的出言化解了尴尬气氛。

    寻易哈哈笑道:“咱们的命不会那么衰的,兄弟们,这小娘子对咱们而言可是至宝,不管谁娶她都行,可绝不能让她嫁了外人,难得有这么个危难时刻,抓紧献殷勤吧。”

    “你找死!”绛霄的脸彻底红了,扬手欲打,明眸中含着七分羞意三分笑意,这种玩笑她开得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