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九十六章 尘风毁阵
    frioct2820:00:00cst2016

    风旋最先从绛霄指尖飞出,紧接着是云水,最后是天火。

    先后之分也只有寻易是看得分明的,在公孙冲与西阳看来并不存在先后之别。

    风旋飞出后消失了,天火后发先至,火苗越过水滴后,化为一张火网朝大鸟罩去,说是火网,其实它最初更像一道火栅,高宽皆与大鸟形体相当,横竖皆是三道细细的火线,那火线比发丝还要细,几不可见,如此稀疏的经纬,说它是网的确不合适。

    大鸟一头就撞在了天火化出火栅上,随着一声震人心魂的啼鸣,它的头部和两翅皆冒出了青烟,火线如有弹性般随着它的冲击而延展,这时才有了网的形状。

    西阳的脸色霎时变得惨白,身子晃了一下。

    巨鸟的冲击远非此时的天火所能抵挡的,几乎就在巨鸟撞到火网的同时,云水所化屏障赶到了,如飘动的绸缎般裹了上去,只是这块“绸缎”远比公孙冲自己弄出的那块要大,也如火网般大小与巨鸟体量相当。薄薄的一层云水似有难以想象的滞阻之力,令巨鸟冲势立缓。

    吃了天火苦头的巨鸟又被云水蒙住,振翅欲退,可其冲击之势太猛了,一时难以收住,带着火网、水幔朝四人而来,叠加在一起的水与火却相安无事,各自延展在巨鸟身后合拢,水幔在内,火网在外,巨鸟狠命啄开云水,可头刚探出来,横竖各有一条火线在瞬间移了过来,它那大如马车的尖喙立时腾起细细的青烟,等它缩回头时,云水随即弥合的缺口。

    巨鸟冲势虽缓了大半,但这么点距离还是眨眼即至,寻易急的眼睛都要冒火了,他的灵力只在绛霄发动阵法的那一刻狂泻了一下,此时想催动灵力都催动不出去,可双手掐着法决又不敢收,更不敢一心二用的调动离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幸亏巨鸟冲势缓了,先前带起的劲风把他们先一步推开了些,否则他们已然被撞上了。

    绛霄的嘴角已流出了鲜血,无论是体力还是灵力都已拼至了极限,但她点向巨鸟的兰花指丝毫不动。

    寻易终于等来了灵力的再次狂泻,其实此刻与火网的出现只隔了一息功夫,他拼命的催动,恨不得一下子把所有灵力都化作法力。

    风旋在水幔之中蓦然出现,水幔随之迅速膨胀,带动着外面的火网也扩散开来。

    巨鸟陷入风旋,开始翻转滚动,水幔、火网还在延展。

    “寻易!”绛霄的呼喊着带着无限的焦急,喊声未绝,她喷出了一口鲜血,身子如落叶般飞了出去。

    在她呼喊时,水幔与火网已然崩散,公孙冲与西阳喷出了鲜血,尘风破云水、摧天火!

    绛霄无力掌控这么强的尘风,重伤之下再也不能催持阵法,不仅是水幔、天火,就连尘风的气旋也同时消失了。

    寻易无暇去想是不是自己惹的祸,飞身朝翻滚之势未停的巨鸟冲去,扑到它脖颈上后,紧紧抓住一把翎羽。

    西阳已提不起什么灵力,心知上去也帮不上什么忙,遂朝寻易抛出了缚妖绫,也不管他会不会去接,就掉头去救即将跌入海中的绛霄。

    “缚妖索!”公孙冲喊了一声,焦急的盯着与巨鸟搏斗的寻易,身子向后飘去,他的状况还不如西阳呢,只能袖手旁观了。

    寻易刚把缚妖索接在手中,巨鸟已从惊恐中恢复了过来,它猛振双翅,庞大的身躯飞冲而起,如一道蓝色闪电般朝南面急窜而去。

    看着后面那即将赶至的鸟群,公孙冲心中泛起难言的苦涩,知道今天无论如何也难逃此劫了。

    西阳抱着面无血色已经昏迷的绛霄飞过来,他没有把绛霄弄醒,此刻真是山穷水尽了,没必要让她在临终前多受一番惊吓,如果那些鸟扑下来,他会先一步把绛霄炼化。

    公孙冲望着西阳,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总算没白拼一场,至少寻易能活下去了。”

    西阳也露出欣慰的笑容,道:“老天还算有眼,不过他活着会很受罪的,真希望他师尊能早点明白他的心意,那样或许还好些。”

    公孙冲拍了拍他,道:“贪心真是害死人啊,兄弟,我欠你一条命。”

    “既然是兄弟,就没有什么欠与不欠的了,你虽比寻易差些,但也算是我仅有的两个兄弟之一了。”西阳给了他一个温暖的笑容。

    “哈哈哈,我承认,跟你们俩作兄弟是我占了便宜。”公孙冲的优点之一就是能甘居下位。

    “那你以后可要少占点了。”西阳眼望天空,脸上有了喜色。

    “哪还有什么以后……咦!那些鸟好像朝寻易去的方向追去了!”公孙冲顺着西阳的目光望去时,发现了这个令他惊喜的变化。

    西阳转而担忧道:“但愿寻易此刻已驯服了那只鸟,否则先上黄泉路的就是他了。”

    暂时没有了危险,公孙冲心头一松,疲惫侵涌上来,问道:“咱们是不是只能在这里等死了?”

    “多捱一刻是一刻吧,寻易如果得手了,一定会来救咱们。”

    公孙冲对此不抱什么希望,笑了笑,指了指绛霄,道:“弄醒她吧,你们俩把该说的尽早说了吧。”他说罢缓缓向一边飘去。

    绛霄醒后又喷出一口鲜血,用惊恐的目光环顾了一下,急声道:“寻易呢?寻易呢!”

    西阳尽量用平静的声音道:“他去降服那畜生了,很快就会回来的。”

    绛霄这才意识到是被西阳抱在怀里,她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虚弱道:“他一定行的,只是……苦了他一个人了。”说完,又晕了过去。

    扑到巨鸟脖子上的寻易一手紧抓其羽毛,一手挥出缚妖绫缠住了它的脖子,他最初想用勒紧脖子的办法使其屈服,可很快就发觉缚妖绫难以应付这妖兽,在他的催动下,缚妖绫有了断裂迹象,却无法再向内收紧一丝一毫,他急忙改变策略,松开手令其缠在自己腰上,想要取玉竹剑时,巨鸟已经开始加速了,他只得两手各抓一撮翎羽,伏下身子。

    急速飞行是巨鸟的天赋神通,那速度快到寻易的护体神光都要难以承受了,疾飞的同时它还在俯冲、翻转,试图把寻易甩下来,可被人附到脖子上的鸟如同被捏住了七寸的蛇,有再大神通也没地方用了。

    被折腾的七荤八素的寻易以神念喝道:“孽畜,再敢撒野我就毁你千年道行!”他相信有此修为的妖兽是能感受到神念的,传出神念后,他催出玉竹剑,使其对准了巨鸟的左眼。

    巨鸟猛一偏头,一口就把玉竹剑咬住了,快得让寻易都来不及反应,想再催动玉竹剑却做不到了。

    得势的巨鸟欲再次提速翻转时,左眼前赫然又出现了一柄小剑,同时一个阴森的声音传入脑中:“我看你有几张嘴!小爷这就弄死你!”他无法激发离砚的灵宝威力,只能把它当寻常飞剑使用。

    灵宝即便不发威,亦有其不同凡响之处,巨鸟发出一声低沉的哀鸣,张嘴松开了玉竹剑。

    寻易心中大喜,收了玉竹剑,催动离砚在它巨大的喙上戳了一下,以离砚之锋,轻松的就插入寸许,巨鸟再发哀鸣,似是在求饶。

    立威之后,寻易不敢大意,把离砚重新对准它的左眼,以神念吩咐道:“回去,接我那几个朋友。”

    等到巨鸟顺从的掉头而回时,寻易暗自松了口气,手抓缚妖索朝巨鸟的肩胛处滑去,这块凹陷的方丈之所无疑是最舒服的地方了,那里有三根竹叶状的淡红色羽毛,在一片碧蓝的羽毛中显得极其醒目,不过寻易此刻没心思关注这些,身子慢慢的滑了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