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九十七章 仁念
    satoct2900:00:00cst2016

    绛霄再次醒来时,最先看到的是西阳那温暖的目光,紧接着就听到了寻易欢快的声音。

    “歇够了吗?快看看咱们的坐骑。”

    西阳与公孙冲坐在绛霄两侧,各自抓着她的一只胳膊,见她醒来,西阳立刻收回了手,公孙冲微微一笑,把她扶了起来,问道:“能坐稳吗?”

    绛霄已经惊得没法回答了,过了一会才怔怔的看向寻易,“你真降服了它?”

    坐在三人前面的寻易晃了晃手中的缚妖绫,得意道:“这还用问嘛。”

    绛霄的眼睛忽然闪出骇意,盯着被缚妖索捆在一起的三根红色羽毛失声道:“火羽神鹏!它是火羽神鹏!”

    “你认识这东西?”寻易问。

    绛霄指着那三根红色羽毛,不答反问道:“你怎么知道要这么作的?”

    寻易眨着眼道:“怎么了?我只是觉得这三根羽毛有点古怪,所以就顺手把它们拴起来了。”

    绛霄舒了口气,手抚酥胸道:“你可真是福大命大,误打误撞间就躲过了一劫,这三根火羽是神鹏的护身之宝,可催发出真火焚杀骑到它背上的敌人,以你的修为是挡不住的。”

    “那你不早说,太悬了。”寻易后怕的看着那三根红羽。

    “先祖在玉简中只顺便提了一下这东西,我又没见过,看见这三根羽毛才想起来的,这么大的蓝羽鹏就已经是异种,火羽鹏则是异种中的异种,不想居然让咱们给碰到了,幸亏其道行尚浅,要是这三根羽毛是通红色的,那咱们早死去多时了。”

    寻易苦笑道:“你还是把令先祖留下的话都说出来吧,不知道哪句就有了大用呢。”

    “先祖留下的叮嘱并不多,他肯定不会料到隔了这么多代仍有个对南海一无所的后人跑来犯险,许多事情都应该是代代相传。”

    “说的也是,不管有用的没用的,你都说出来吧,免得再出这样的事。”

    “好,等找到落脚之地我都告诉你们,咱们这是在往西面飞吗?”

    寻易有了一丝尴尬,“我吩咐这畜生去找个岛屿,谁知道它听没听懂呢,或许它只是瞎飞呢。”

    “飞了多久了?”绛霄望向骄阳,估算了一下时刻。

    “没多一会,我也没敢让它飞得太快,怕你们受不住,呃……好像这畜生真听懂我的吩咐了。”寻易站起身,举目眺望。

    “前面有海岛了?”绛霄惊喜的问。

    “好像不太大,不过确实是个岛屿。”寻易的喜悦中隐含几许悻悻之意。

    公孙冲起身张望,他目力远不及寻易,虽然什么都没看到,但依然激动的连声道:“这下好了,这下好了!”

    西阳没起身,自从乘上鸟背,他就知道这条命捡回大半了,心情大好之下,对寻易调侃道:“算算路程,这岛就在咱们上次停下来那处的附近,你当初要是选向西而不是向东,或许在这畜生到来之前咱们就上了岛了。

    寻易就怕有人提这事,他翻了西阳一眼,“是你让我选的,不管怎么说,这次也是我救了你们,所以还该我先向绛家小娘子献殷勤。”

    绛霄红着脸笑啐道:“还好意思说呢,要不是你的尘风破了阵法,擒这神鹏何用那么麻烦?我们也不至于受伤这么重了。”

    寻易被噎得直瞪眼,“我那不是急于出力嘛,一时哪考虑得了那么周全,是你太弱了,这能怪我吗?嘁,看不上我就明说,用不着找借口,我受得住。”

    “滚!”绛霄虽爽利,但毕竟是女儿家,不好意思再接这话茬。

    海岛很快就在眼前了,是不太大,长有百余里,最宽处大约有六七十里,东面有一座百十丈高的小山,余者地势还算平坦,不知上面长得是什么花草,整个岛呈粉红色,看着温馨且美丽。

    寻易驾驭着火羽神鹏在岛上盘旋了几圈,用神识仔细扫查过后,对三人道:“没有什么可疑之处,你们先下去吧。”

    “它怎么办?”绛霄抚摸着神鹏光滑的背羽,颇有些不舍。

    西阳对寻易传出神念:“别存贪念,也别心存仁念。”

    寻易冲他点点头,对绛霄道:“老祖肯定没留下驯化它的方法吧?”

    绛霄沮丧的摇摇头。

    “你们先下去,我试试,如果能成功,就算是聘礼了。”他对绛霄挤了下眼。

    “不行!这太冒险了,不许你这么作!”绛霄信以为真,领教过他与西阳的胆量后,绛霄对他俩的话不敢掉以轻心了。

    公孙冲知道寻易不会轻易冒险,道:“你别管了,随他去好了。”

    西阳与公孙冲一左一右架起绛霄飞离鹏背,向下落去。

    绛霄扭着头,着急的对寻易喊道:“你就算驯服它,我也是不要的,杀了它吧。”

    公孙冲听她这么喊,忙带着她急速下坠,口中道:“姑奶奶,你知道它能不能听懂人言啊,万一它要能听懂,来个拼死一击我们哪能活啊。”

    神鹏虽听不懂人言,但灵智已开,自知凶多吉少,发出了一声悲鸣。

    寻易拍了拍它的背,对其传出神念:“走吧,我不杀你,为防你伤了他们,飞出一段我再放你。”

    神鹏似乎是懂了,仰头发出一声鸣叫,振翅高翔,飞得异常平稳。

    西阳特意嘱咐寻易不要心存仁念是有原因的,他太熟悉寻易的性情了。

    估摸着飞出岛上三人的视野了,寻易抚摸着神鹏,传出神念道:“我念你修行不易,不忍杀你,可又怕放开你后遭你反噬,你若能听懂,就对天鸣叫三声,我当你是立下了誓言,从今以后咱们就是朋友。”

    神鹏立即对天叫了三声。

    寻易还有点不放心,又传出神念道:“不管你与我们先前杀的那些鸟有无渊源,我们杀它们是迫不得已,是它们先攻击我们的,恩怨就此揭过吧,我给你种下一道同命符咒,我死了你也活不成,三天后此咒自解。”他说着伸指点在鹏背上,似模似样的输出了一道灵力。

    神鹏轻吟了一声,巨大的头点了两下。

    寻易咬了下牙,御剑而起后收了缚妖索。

    神鹏感知对方离开后,猛一振翅疾冲而出,寻易则朝相反的方向疾飞。

    心情忐忑中,他向后散开神识,那神鹏速度果然了得,只这么一会就不见了踪影,他刚松了口气,心立刻又揪了起来,神鹏回来了!

    他深吸口气,停下来转过身,一边暗运遁形诀一边调出离砚,他领教过神鹏的厉害,自忖尚可与之周旋片刻,只要逃到岛上就不难找到藏身之所,至于这个如意算盘能否打响,全赖他对双方实力的判断是否准确了,不论是高估了自己还是低估了对方,那结局就必定悲惨了。

    让他稍感安心的是,神鹏临近时放缓了速度,轻声鸣叫着在距他百丈外开始围着他盘旋。听其叫声,观其眼神,不似有恶意。

    难道真把我当成朋友了?寻易不相信会有这么好的事,自己不杀它固然对它有恩,但先前把它当坐骑驱使,对灵兽而言可算是极大的屈辱了,恩怨相抵就罢了,此类妖兽按理不会主动跟人族亲近的。

    一时猜不透它有何用意,寻易收了离砚,面带笑容的缓缓朝它飞近,这是寻易的胆气所在,也是西阳对他最不放心的地方,只要觉得对方有善意,他就报以善行,哪怕对方是只狼,他也不会先动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