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九十八章
    satoct2910:00:00cst2016

    神鹏见他靠近,停下来不再盘旋,用两只黄澄澄比铜盆还大的眼睛盯着他,露出警惕之意。

    寻易在距他二三十丈的位置停了下来,传出神念:“刚才我都没动手,现在自然更不会刀兵相见,我说过咱们是朋友了,你既然敢回来,想来也是认定我不会伤你的,是为了同命符咒之事吗?三天后就自行消除了,不用担心。”

    神鹏的眼神平静下来,如云的巨大身躯轻盈的向一旁划去,回到原处时头尾已经调转,它蜷起左腿,把右腿轻轻摆动着。

    寻易皱起眉,学着它的样子,蜷起左腿,摆动着右腿,揣测这是什么意思。

    神鹏等了一会,发出略显焦急的鸣叫,弯了脖子,把巨大的喙伸向右腿。

    寻易似有所悟,凝聚神识查看它那条腿,随即就看到了在它右腿根部的正后方,厚厚的绒羽之下竟隐藏着一段剑柄,不问可知,这一定是神鹏先前与人搏斗时留下的遗患,这个位置它的喙无法啄到,是以来向自己求助。

    明白了原委,寻易彻底放下心,传出神念道:“我看到那把剑了,这就帮你拔出来,你可忍着点疼,乱动的话很容易伤了我。”

    神鹏连声鸣叫,既像在连声答应又似在心急的催促。

    寻易飞到它那粗如古木根干般的右腿边,拨开厚厚的绒羽,使那段金色的剑柄露了出来,这一剑是实实在在的直没至柄,一点剑身也没漏出来,伤口部位早已愈合,从边上生出的疤瘤看,这一剑刺入的年头已经不短了。

    他抚了抚神鹏的腿,轻抓剑柄传出神念:“我数到三就动手,你忍住了,一、二、三!”

    数到三时,他运起灵力猛地向外一拔,那把深入腿骨的剑应手而出,一道脓血随之急喷不止。

    神鹏凄厉而鸣,身躯巨颤,不过双翅只抽动般的振了一下就不再动了。

    寻易飞到它身前,晃了晃手中那把金色的短剑,“好了,剑拔出来了,这点伤口我想对你也不算什么,就不给你用药了,我的伤药也不多了。”

    神鹏轻轻的振翅而起,离开寻易一段后才猛扇双翅高声嘶鸣起来,伤口对它而言虽不大,但那柄剑已长在骨头里面了,剜骨之痛饶是这庞然巨物也难承受。

    寻易嘴角含笑的看着远去的神鹏,暗赞这畜生倒不失信义,

    未免岛上三人担心,他不敢耽搁,御剑朝小岛疾行。

    飞出不远,一声鸣叫在身后响起,看到神鹏又回来了,他止住身形含笑而待。

    神鹏这次直接滑行到他身边,用那比寻易身体还大的喙轻轻拱了他一下。

    寻易开心而笑,在那光滑的喙上抚了抚,以神念道:“举手之劳算不得什么,去吧,如果真当我是朋友,过些日子来看看我,或许我们还要麻烦你再送上一程呢。”

    神鹏围着他飞了两圈,然后长鸣一声,电闪而逝。

    远远看到岛上三人都在翘首而盼,寻易心中很温暖,那只三尺高的小猴在三人间转来转去。

    绛霄未等他落下就娇嗔道:“怎么去了这么久?我们都担心死了。”

    “终究还是没能降服,让它跑了。”寻易满脸堆笑。

    “也不知你说的是真是假,没被伤了就好,我实在坚持不住了,你们也快歇歇吧。”她说完打了个哈欠,朝小山上的一个山洞飞去。

    公孙冲看到寻易时就躺下去了,此时鼾声已起。

    西阳小声问:“杀了吗?”

    寻易笑着摇摇头,西阳想骂他几句,可却没那力气了,摇摇晃晃的倒了下去。

    寻易提了二人,在绛霄所在的那个山洞边用玉竹剑随意斩了个小洞,把二人放了进去,自己则盘膝坐在两个洞穴间,为他们做守护,他虽也疲乏不堪,但比这三人要强很多,结丹修士与开融修士间的差距可不是一点半点。

    半个月后,在一株七八尺高的粉红小树下,一个相貌清秀的青年闭着眼睛懒洋洋的躺在那里晒太阳,他枕着双手,翘着二郎腿。

    一个俏丽的女子侧身坐在边上,一只胳膊撑着倾斜的娇躯,美目含笑的看着青年,不知二人在说着什么,女子忽然展颜而笑,伸出玉手把一个金灿灿的小猴放在青年额头上,那小猴与青年的姿势一模一样,连脸上那慵懒享受的神情都相差无几。

    女子掩嘴而笑,道:“真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不如你们俩结拜吧。”

    寻易眼开一线,瞥了她一下,道:“你这是把他俩比作畜生吗?”

    绛霄一时语塞,可越看他和小猴的样子越觉可乐,笑着岔开话头道:“我问你一件事,你老实交代,在传送阵中,你和西阳是打算把我推出去吗?”

    “没有的事,你别信公孙的话,那小子总是疑神疑鬼的。”寻易又闭上了眼。

    “他疑神疑鬼也是被你俩折腾的,我宁可相信他,也不信你们俩。”

    “那你就离倒霉不远了,那就是个灾星。”

    绛霄挑了一下秀眉,“听了你先前的事,我觉得你才是个灾星呢,想想这些年的遭遇,你自己说自己是不是招灾惹祸的灾星?”

    寻易一脸坦然道:“我招灾只给自己招,从不牵累别人,你看公孙那小子,要不是因为他,咱们至于到这步田地吗?”

    绛霄舒展了一下手臂,以灵力引下一朵粉色的小花,把它悬在指尖,欣赏了一下后,轻轻把它吹飞,然后才道:“我倒觉得现在挺好,此地灵气虽不充裕,但也还可以,要是咱们能留下来在此修炼多好啊。”说到这里她叹了口气,“可惜你们都是要回去的。”

    “你要不愿走,西阳可以陪你留下,反正他没有必须回去的事由。”

    “去你的!”绛霄俏脸微红,“四个人在一起才热闹,两个人多没意思。”

    “想着热闹还能修炼吗?你的道心可不稳了。”寻易睁开眼,一本正经的教训道,能在这方面教训一下别人,他颇觉快意。

    绛霄眼中含笑,点指着他道:“都是你们搅的,尤其是你,整天话那么多!”

    寻易撇嘴道:“我那些天话多是为了给你们提神,现在可是你跑来招惹我的,自己道心不稳别怪在我头上。”

    “就怪你!”绛霄略显刁蛮的瞋了他一眼,“把你遇到那化羽期大修士的事说出来我就不缠着你了。”

    寻易闭上眼,懒懒道:“时过境迁了,你没有听这故事的命,当时神鹏要是晚来那么一时半刻的,我还真都说了,现在是打死也不会说了。”

    绛霄气恼的皱起眉,然后俏脸堆笑道:“那你把灵宝给我看看总行吧?”

    “下次如果遇到强敌时你或许会有这眼福,不过最好别盼着出现这种事。”

    “你可真没意思,患难一场,你至于这么吝啬嘛!”

    寻易睁开眼,陪笑道:“有些秘密知道了未必是好事,不是信不过你,是必须得加万分的谨慎,如果只关系我的性命,那我肯定不会扫你的兴,可这关系的是我恩人的性命,你多体谅吧。”

    听他说的诚恳,绛霄展颜而笑道:“那我就不逼你了,我还真忍不住想夸你两句,你这人真是挺不错的,就是太能惹麻烦了。”

    “不是我惹麻烦,是麻烦惹我。”

    绛霄娇笑道:“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是了,还有一件事我很好奇,你是给师尊留下出阵法决了吗?怎么藏的?”

    “唉,我必须得跟西阳绝交了。”他做出夸张的愤怒之色。

    “少来!他就是把你宰了你都不会怨他,快说!”

    “没有的事!我当然是早就把法决告知师尊了,你想想,我能算计自己师尊吗?”

    “这可难说。”绛霄露出了个别有意味的笑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