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章
    sunoct3010:00:00cst2016

    暂时在这岛上安定下来是四人的共识,他们需要制作大量的灵石,有了上次不堪回首的悲惨经历,没有足够灵石谁都不敢再跑到海上去了。

    还有阵法的演练,到此时大家心里都在庆幸当初寻易作了个英明决定,如果不是分学法术,他们绝活不到此时,在这凶险难测的南海,如果不倚仗真元箓的法术,他们根本就不用想回去的事了。

    至于要在这里暂居多久,四个人心里都没个谱,这全要看绛霄对济术的参悟进展了,三人倒是提出过一个很合理的建议,但被寻易以异常坚决的态度给否定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三个人都很辛苦,不但要勤奋修炼以期尽快提升修为,还要抽出大量时间制作灵石,尽管大家不让绛霄作灵石,但她却是担子最重压力最大的,提升修为与参悟阵法一样都不能放松。

    对比之下,寻易的轻松与惫懒就显得特别刺眼了,他不止是不怎么修炼,连灵石制作的都比大家预想的少很多,这让公孙冲与绛霄大为不满,屡屡加以斥责。寻易遭训斥都嬉皮笑脸的赔罪,过后却依然如故。

    西阳只得劝慰二人,告诉他们寻易就是这德行,但凡有了倚靠,他一定会去躲懒的,天性如此,骂也没用,渐渐的,绛霄与公孙冲接受了这个事实。

    一晃三年过去了。

    这天西阳忽然意识到寻易似乎好些日子没露面了,遂御剑去寻找。

    当他找到岛的另一端,看到寻易正惬意的躺在百花丛中晒太阳时,心中不由暗叹,真是什么人什么命啊,临近后,他察觉有些不对了。

    “你脸怎么这么红?”他满腹疑惑的问。

    寻易坐起来,醉眼乜斜的看着他道:“这是我玄方派秘传功法,我正练功呢。”

    “不对,我看你怎么像是醉酒之态呢。”西阳凑近闻了闻。

    “这里哪有酒?瞎猜也得靠点谱啊。”

    “你这就是醉酒,没听说有什么功法练起来这么意散神驰的,快说是怎么回事!”西阳有些担心了。

    “你能有多少见识?天下功法千奇百怪的有的是。”

    “那你传我吧,这功法要真是如此,那就罢了。”

    寻易无言以对了,再秘传的功法他也没法用“不传外人”这借口来搪塞西阳,“行了,我没事,你什么都别问了。”

    “如果能确定你没事,我自然不会多问。”西阳把手搭在他腕上。

    “我真没事。”

    “果然有醉酒之相,为什么会这样?”西阳好不放松的追问。

    “仙妃之前给的琼浆,与酒相类,对身体有益无害。”寻易说完躺了回去。

    “真的有益无害?修炼之人不该贪杯中之物,这东西既与酒相类,又怎会无害?”

    “把心放肚子里吧,仙妃不会害我的。”

    “给我来点尝尝。”西阳伸出手。

    寻易笑着道:“西二阳,你可有点烦了,走走走,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否则我可要跟你算算泄露我那么多隐秘的帐了。”

    西阳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轻叹一声,两眼望着身前的花草,静默不语。

    “你还真想烦死我啊?我现在不想搭理你,快走快走!”寻易翻着白眼说。

    “我知道你为何会变成这样,但帮不了你,也知道你不愿多说,寻易,我不劝你,但你要一直这样下去,我是一定要管的。”他说完御剑而起。

    “没你的事,你要敢添乱,我可真跟你翻脸!”寻易坐起来瞪着西阳说。

    “你现在连是否能回去都觉无所谓了吧?”西阳看了他一眼,没等他答话就御剑离去了。

    寻易对着西阳的背影张张嘴,终是什么都没说出来,他带几分气恼的重重摔回花丛中,郁闷的对怀中的“芸豆”传出神念抱怨道:“一个月你才准许我饮一次,偏还是让他撞见了,我怎么这么倒霉呢。”

    “以后三个月一次。”仙妃的声音没有一丝同情之意。

    “行了,我够烦的了,你们还让不让我活了?”

    “是你自己不想活,我们连劝都不能劝,能怪我们吗?”

    “行行行,我不怪你们,你千万别劝我,我挺好的。”他紧紧闭上双眼,真希望能再饮一瓶琼浆。

    第二天,绛霄带着小猴找到他,小猴扔给他一个果子后独自跑开去玩了,绛霄眉开眼笑道:“听西阳说,你有在此长住的打算?”

    “呃……昨天我是这么跟他提了一句,不过现在改变想法了,能早点回去还是早点回去吧,月裳的命还等我去救呢。”

    “你的主意怎么说变就变呢!月裳的事不都托付给你师姐了嘛。”绛霄空欢喜一场,竖起了柳眉。

    “这么重要的事不亲力亲为总觉得不踏实,再说我身上又不止这一件事,公孙不是也得回去吗。”

    绛霄沉下了脸,训斥道:“那你就干点正事,别总躲清闲,以后每十天交来一块灵石。”

    “这里灵气这么稀薄,你想累死我呀。”

    “十天一块累不死你这结丹修士,你要不交,我就让他俩也不作了,大家就在这耗着吧。”

    “二十天,二十天一块我保证按时交。”寻易陪笑对付着。

    “不行,就十天!反正你也不用修炼。”

    “我天天都在修炼,修为已经长进不少了,只是你们无法察觉罢了。”

    “说这话你可别后悔,我以后可要派三阳天天盯着你了,你要不修炼我就让它打你。”听闻西阳当初给寻易起名的趣事后,她就把自己的小猴命名为“三阳”了,一如寻易当初不喜欢“二阳”这名字,小猴也不太喜欢叫“三阳”,绛霄每次这么喊它,它都带答不理的。

    “你不就是想大家一起说说笑笑的修炼吗,这好办,等我和公孙把身上的事情了结了,咱们找个比这里更好的世外净土,做个逍遥散仙,其实我也巴不得过这种日子呢。”

    “你可别哄我。”绛霄当真了。

    “因为真元箓我们也得守着你啊,要是在南靖洲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咱们再来南海,这里虽险恶但胜在清净,如果咱们修炼有成,说不准还能帮你报了家仇呢。”

    “报仇就算了,我这辈子只想安安心心高高兴兴的修炼。”

    “这点心愿不算什么,包在我身上了,别的我不敢说大话,若只是让他们俩乖乖陪着咱俩修炼还是没问题的,你要烦公孙,我摆摆手就能把他轰走。”

    绛霄抿嘴笑道:“你们三个在一起才有趣,少了谁都没意思。”

    “那就这么定了,你看灵石的事……”

    “二十天吧。”绛霄很享受这种作威作福的感觉,“那个……到时你是不是得带上尊师跟咱们一起?”

    “你要再信西阳的胡言乱语,我前面的话就不算数了。”寻易真想拿头往旁边的树上撞两下,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自己这点事都成公开的秘密了。

    “好好好,当我没说,我可没有取笑的意思。”绛霄一溜烟的去了。

    她本不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可跟这三人混在一起后,不知不觉的受了感染,他们三人间浓浓的手足情义让她感觉很温暖,因为生死患难的关系,她对这三人有了依恋之情,连看公孙冲都越来越顺眼了,她现在孤苦无依,和这三人在一起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了。

    抱着寻易给她描绘出的热火罐,绛霄西阳的公孙冲唤到海面上准备演练阵法。她可不是个好哄的人,之所以被寻易三两句话就打发了,是因为她太希望得到这样的承诺了。

    三人刚就阵法商讨了几句,西阳忽抬头望向天空。

    “寻易这干什么去了?”

    公孙冲与绛霄此时都看到了那道朝西方疾驰而去的剑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