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零二章 牛刀小试
    monoct3122:00:00cst2016

    “我们不知其尊讳,也不知其是不是居住在南海,甚至连样貌都没见到,从他传给我们的神念判断,可能是个寿修,晚辈见识浅薄,只是胡乱猜测而已。”寻易迎着他的目光,没有丝毫慌乱。

    女子对男子暗传神念:“这几个小东西看似都很镇定,一副有所恃的样子,或许真有大神通在背后撑腰呢,咱们可别莽撞了。”

    男子扫了一眼天上的神鹏,传回神念道:“能遇神鹏是千载难逢的机缘,更难得的是其修为尚浅,这几个小东西肯帮忙的话,说不定真能收服它,即便不能,杀而取其宝也是莫大的一笔横财,有道是天予不取反受其咎,他们若真说出个大神通的名号我自然要谨慎些,你别让他们吓唬住了,他们不过是有些胆色罢了,他们要不肯帮忙,我就把那结丹修士杀了,你假作攻击另三个,引神鹏下来。”

    见他二人目光闪烁,寻易就知他们在暗中以神念作着商量,他侧头瞥了一眼西阳,西阳心领神会,未动丝毫声色。

    “寿修?呵呵,别说什么大神通了,唤神鹏过来,你们就可拿了这些灵石走了。”男子说着,拿出百十块灵石,以灵力托送到寻易面前。

    寻易表情凝重的收了灵石,道:“前辈若执意如此,晚辈不敢不从,只是大神通曾留下了一句密语,晚辈必须得跟您二位言明,前辈若能从这句密语中猜到这位大神通是谁,还望高抬贵手。”

    “什么密语?”男子眯起眼睛。

    “困天囚地,风生。”

    “困天囚地?”他刚一愣神,两声呼喝同时响起。

    “火起!”

    “水聚!”

    “困天囚地!”如一朵轻云飘身而起的绛霄翻转兰花指,发出了一声娇喝。

    直到此时男子才猛然想到了什么,刚出现在脸上的轻蔑冷笑霎时变成了惊恐,想逃已然来不及了,一道与他差不多高的火栅几乎在瞬间就到了他面前,这远非是一个开融后期修士所能催动出的速度,仓促间,他急催护体神光,同时对火栅打出了一道灵力,试图把它击散。

    天火所化火栅对灵力有极强的克制效果,受击之处的两根火线只微微向后鼓起了些,火栅在绛霄的催动下迅速延展成网,把两个南海修士围在其中。

    水幔透网而入,在里面形成了一个表面波荡起伏的水球,它不但阻止了被困二人的神识外泄,连他们的目光都给隔断了。

    风旋起时,水球与火网只稍稍膨胀了一下,就稳定下来。

    通过这几年的演练,这个阵法不但发动起来快了许多,威力也有所增长,不会再出现尘风破阵的乌龙状况了。

    寻易那“风生”二字刚出口,高空中的神鹏就振翅窜开了,不过现在没人有闲暇关注它了。

    一息,两息,三息……

    到第十息,四人凝重的神色都缓和下来,里面的人看不到外面,他们却是能看到里面的。

    又过了数息,寻易对绛霄道:“停下吧,那女子要撑不住了。”

    “不能留活口。”西阳沉声道。

    “我知道,先从他们口中问出些信息来。”

    绛霄紧盯着法阵,有些心虚道:“对方修为那么高,我怕出差错。”

    “不用怕,就算出差错他们一时也定不住魂,来得及重启阵法,我看的很真切。”寻易颇有把握的说。

    听到天空中传来神鹏的鸣叫声,她知道寻易为何这么有信心了,神识扫过去,见神鹏的利爪抓着一颗鸟头,看来它是把那二人的坐骑给杀了,绛霄对神鹏更加喜爱了,她凝神变动法决,急速旋转的风旋渐渐消散了。

    女子直接摔倒在水幔上,男子虽能稳住身形,但目光呆滞,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寻易不敢放开双手所掐法决,以一道灵力把几块用废的灵石送了进去。

    “把你们体内灵力都输进灵石,敢有一丝耽搁,我立刻就杀了你们。”寻易传出了冷冷的神念,他们现在还没有什么手段可以控制比自己修为高的人,只能用这笨法子了。

    男子马上抓起一块灵石开始向里面注入灵力,女子也挣扎着坐起来,抓过一块灵石。

    寻易看了一眼三人,三人皆对他点了下头,表示可以支撑下去,阵法在不受冲击的情况下如果只是维持,那消耗是有限的。

    男子很快就充满了六块灵石,女子那边也即将充满两块。

    大修士体内灵力之巨令四人暗自惊骇,女子把第三块灵石充到一半时停了下来,用等待判决的惶恐目光转头四望,她眼前是一片荡漾的水光,不知四人身在何处。

    “好了,你可以歇息一下了。”寻易对她传出神念,对方与自己修为相当,充满两块半灵石已是极限了。

    男子充到第八块灵石时慢了下来,用带着几分不甘的目光朝外看。

    绛霄问也不问寻易,再次催动阵法,一道风旋蓦然生起,把男子卷了进去,近在咫尺的女子却丝毫未受殃及,连发丝都没动一下,不过吓得她还是尖叫起来,尝过风旋滋味的她已成惊弓之鸟。

    停下风旋后,绛霄对那男子冷冷的警告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再敢耍滑,你的死期就到了。”

    她话虽是这么说,可当男子冲满第十块灵石再次停下来时,她又接连发动了两次风旋,直至把那男子折腾的昏死了过去。

    男子已彻底丧失了反抗之力,寻易能轻松的以灵力探查他的状况了,见绛霄还欲催动风旋,忙收了法决,阵法消散,男子直直的往下落去,女子只能勉强御剑悬停,连去救助的力气都没有了。

    西阳用缚妖索捆了他,绛霄接了飞剑,寻易上前用两道灵力封住了他的灵窍和气府,这么做虽未必有效,但对方若运转灵力,他至少能及时有所察觉。

    带着两个南海修士往回走时,四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与喜悦,力克这么强大的对手,让他们对真元箓更有信心了,尽管是偷袭得手,但那也很了不起了。

    绛霄在高兴之余,还不忘天上的神鹏,见它一直跟着,更欢喜了,全然不去想这场意外灾祸正是它引来的。

    回到岛上,西阳跟公孙冲打了声招呼,带了那女子去一旁审问,他可不敢让寻易审问这女子,那样的结果就算不是偷偷放走,他也会极力保全其性命。

    寻易弄醒那男子后,把从他身上搜来的乾坤袋扔给他,道:“打开,把里面宝物上的禁制都抹去,这点灵力我想你还有。”

    男子虚弱道:“一丝一毫的灵力我也没有了,你们既是绛家少主,我夫妇愿诚心归附,望几位少主能秉承先祖宽仁厚德之风,饶恕我们冒犯之罪。”

    寻易递给他一块灵气所剩不太多的灵石,道:“你二人是何名姓,你是中期修为还是后期?”

    男子用掉了那块灵石,一边从乾坤袋中取东西,一边道:“在下孤霆子,中期修为,贱内号凌香仙子,初期修为,在下的师祖,翻海仙尊与绛霞宫素有渊源,请几位少主念在他老人家的份上高抬贵手。”

    “翻海仙尊还在吗?”绛霄问道。

    “师祖已仙逝了,不过师祖是与太和真君那老贼力战受伤,回来后郁郁而终的,听闻绛霞宫遭难,师祖立即率领门下弟子前去救援,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绛霄心中暗哼一声,她先祖所留玉简中言及最多的就是南海各方势力与绛家的恩怨,这翻海仙尊是敌是友,他先祖是存疑的,叮嘱后人到南海后不要轻信此人。

    寻易也已尽知玉简内容,不动声色的给了他一个玉简,吩咐道:“拓印一份地理图。”

    以“密语”相欺这件事已经让孤霆子领教了这小子的心机,加上对绛霞宫的敬畏,他不敢乱耍花招,接下来是有问必答,极力讨好二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