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零五章 藏与携
    当初绛霄要把真元箓带离地窟时,寻易没多说什么,一来是这宝物是绛家的,他们那时与绛霄还谈不上有太多交情,不能犯交浅言深的忌讳;二来是他们都还没真正见识到所学法术的威力,所以不会为此多作计较;三来呢,谁也不知到南海会遇到什么,如果真有人遭遇不幸,那带着真元箓的话,活下来的人可以方便的获取其法术。

    现在他们都清楚真元箓上法术的厉害了,同时也清楚了这东西有多要命,只要遭擒,人家是肯定会杀人取法术的,如果把它藏起来,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寻易当即道:“带着吧,虽很冒险,但终究方便些,三术阵法的”困天囚地“和新参悟出的”天杀地戮“是我们对付强敌的唯一倚仗。”

    三人对他这话皆感诧异,绛霄本是做好了套的,等他说出要藏的时候,就说西阳决定带着,所以怔了一下才眼中含笑道:“西阳说要藏起来,听你们俩谁的?”这下可有意思了,原本只是想开个玩笑,现在却是见真章了。

    西阳与公孙冲都皱起了眉,暗想他真是活腻了,盘算着该如何劝他。

    寻易指了指天,对绛霄道:“这事就先这么定下吧,要真落到仇家手里,痛快一死比受尽折磨而死强多了,咱俩去找神鹏。”

    “不行,不能带着,有一线生机总是好的。”西阳不得不开口反对了。

    绛霄眼中闪出兴奋的光芒,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好戏终于开始了。

    寻易看了西阳一眼,道:“听我的可还没错过呢,要是落到大修士手中,哪还有什么一线生机可言?别做梦了。再者,绛霄舍生取义陪咱们来南海,咱们哥几个不能对不起人家,真元箓在她身上,则无论遇到何种危险,咱们都不得不先保全她,她若遭擒,咱们就一定活不成了,这也是防咱们临危贪生的手段。”

    听他说了后面一条理由,西阳沉默了。

    公孙冲虽对寻易的话不以为然,可要是反对的话就有看轻绛霄性命之嫌了,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言辞反驳。

    “是不是又得听他的了?”绛霄看着西阳,好戏一开场就结束了未免有些让人难以尽兴,可这结果却是她希望看到的,这次让西阳的大话落空,以后就有的乐了。

    寻易一脸严肃道:“把有关真元箓的记忆都锁在深处,拼命去想我们把它留在地窟中了,直到让自己相信为止,我对搜魂之术有些了解,万一遭人搜魂,就谨守灵台,尤其是那些重要隐秘,只要意志足够坚定,大神通修士也未必就什么都能查出来。”

    本以为无可争议的一件事就这么被逆转了。

    寻易没给他们机会再就此继续争论,说起刚从凌香仙子口中得知的一些消息。

    当看到神鹏回来后,他带着绛霄飞了上去。

    公孙冲苦着脸对西阳道:“我还是认为把那东西带在身上不妥。”

    西阳望着天空中的二人,沉声道:“以后别再说这事了,免得记忆中留下太多破绽。”

    公孙冲在内心叹了口气,也望向空中二人。他感觉有些忧虑,这忧虑一部分来自真元箓,另一部分则是源自这三人的关系。寻易刚才的话未免显得对绛霄的关爱太露骨了些,换做是他,他会用神念只把这些话告诉西阳,只要说服了西阳,他俩就能左右这件事的决断,实在没必要同着绛霄的面说出来。他当然相信这哥俩的过命交情,可男女之情太难以琢磨了,他是过来人,有切身感受,这绛霄不论姿色还是风情都有迷人之处,更要命的是她对寻易的态度都可算是暧昧了,万一寻易与西阳因绛霄而失和,那以后可没好日子可过了。相比之下,后一种忧虑更让他不安,觉得有必要找个机会旁敲侧击的提醒一下寻易。

    神鹏并未因与寻易有些交情就卖绛霄面子,对她陪着笑脸递上的果子看都不看。

    绛霄把果子交给寻易,吩咐道:“你喂它吃,告诉它这果子有助修为,而且只有我才有。”

    寻易依言照做,神鹏同样不吃,眼神中还多了几分戒备,寻易无奈道:“我跟它也就这么点交情,你别操之过急,它可比不得你们家的那只小猴。”

    绛霄对此有耐心,柔情脉脉的看着神鹏,传过去一道道甜言蜜语的神念。

    “让它带着咱们去转一圈,感受一下它的神速。”寻易说着跃到神鹏的背上,显然已经和神鹏打好招呼了。

    绛霄飞身轻轻落了上去,提醒道:“你别随意跟它说话,没看我正跟它说呢吗,他要是听不过来,我不白说了嘛。”

    “好好好,你接着跟它说吧。”寻易真猜不出她能跟神鹏说什么。

    神鹏展翅而翔,速度之快让绛霄很快就无法承受了,寻易把护体神光展开了些,把她护在其中。

    进入到别人的护体神光之内是种极其玄妙的感觉,这需要彼此有莫大的信任才行,二人虽在信任方面不存在问题,但这份亲昵还是让绛霄脸红心跳了。

    “好了,别飞这么快了。”

    “还能比这快的多呢,看好了!”寻易再命神鹏提速。

    “看什么看,我什么都看不见,快停下来。”绛霄根本就没法看,眼前已模糊一片,在这种速度下更不敢把神识散出去,索性闭上眼。

    让她奇怪的是寻易没听她的话,神鹏有没有再提速她无法察知,但没减速是肯定的。

    “你没听见我说呀!”绛霄嗔怪道。

    “听见了,前面有个小岛,到那里再停。”寻易的语气很有些自作主张的意味。

    享受惯了他的溺宠,绛霄对他的这句话大感不悦,沉下俏脸紧闭了樱唇。

    寻易把护体神光催动到这么大很吃力,无暇多言,好在小岛很快就到了。

    神鹏减下速度后,他收拢了护体神光把绛霄放出来,陪笑道:“别生气,我不是带你来玩的,西阳说的没错,真元箓绝不能带在身上,我刚才那么说是要把他俩也蒙在鼓里,万一遭搜魂风险能小些,下面就是瞒你了,把真元箓给我吧,我去藏,你在这里等我,等你以后修为足够高时,我再把藏宝地点告诉你。”

    “你小子可真是够奸猾的!”明白原委后,绛霄气恼尽消,笑着把真元箓交给他。

    “是被逼出来的。”寻易接了真元箓,乘着神鹏电闪而去。

    绛霄落在那只有二十多丈方圆的小岛上,看得出来,这是座涨潮时就会沉入海中的小岛,想来是他当年在四周搜寻时发现的。

    绛霄捉了两只小螃蟹,自己哄着自己玩了一会,厌烦后举目四望,看着连天碧海她不由暗生恐惧之意,三年前那次死亡之旅是她永远难以忘怀的,看见漫无边际的海面就心发慌头发晕,有人在身边还好一点,现在孤身面对,那种恐惧尤为明显。

    她仰头望向天空,碧蓝的天空中,几片轻柔的白云悠闲的飘荡着,缓慢的舒卷变幻。为了排解心头的恐惧,她努力的把思绪转移到别处,首先想到的是寻易,因为不论何时,想到这人就她就会有安逸欢愉的感觉。

    不知他把真元箓藏哪去了,想到刚才的事,她心中流过一阵暖流,绛家的至宝本该她自己去藏才对,可寻易连客气都没客气,张口就要,仿佛那宝贝是他的一般,这不仅是不见外,也是一种担当,万一出了事,知道真元箓最后下落之人肯定是要受最多折磨的。

    想了一会寻易,她又想西阳,想西阳时她会有一种踏实的感觉,死亡之旅的关键时刻,西阳那沉稳,坚毅,永不屈服的形象深深的烙印在了她的心里,连寻易都绝望时,他依然不言放弃,凭坚韧意志撑起大家求生的希望,难怪他能和寻易成为最好的朋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