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零七章 传言不虚
    “这是鱼背?”绛霄难以置信,他们现在停在距“小岛”百十丈外,凭她的修为还看不清“浮生”整个身躯。

    “的确是条巨大的鱼。”寻易看清了,眼中满是震撼之色,在南靖洲,他见过的最大的鱼不过丈许,到南海后虽见过不少大鱼,但这么大的还是第一次见。

    凌香仙子面有惭色道:“几位少主可以到上面去歇息一下,我是去不得的,‘浮生’有灵性,任何人不管在何处只要伤害过‘浮生’,那所有‘浮生’就都不会再准许他落足,孤霆子这些年是什么都不管不顾了,二十多年前我们有幸遇到过一次,他竟要取其内丹,强拉着我一起出手,唉……”

    听她这么说,公孙冲起了疑心,道:“看看稀奇就完了,咱们赶路吧。”

    “那你们得手了吗?”绛霄怔怔的看着前面的庞然大物,随口问。

    凌香仙子恭敬答道:“我们这点修为是不可能制服‘浮生’的,他是想发横财想迷了心,其实究竟‘浮生’有没有内丹我们都不知道,在南海,打‘浮生’的主意是颇忌讳的,没谁敢公开谈论,所以人们对它所知并不多。”

    “若是如此,孤霆子死有余辜。”绛霄往前凑近了些,眼睛瞪的大大的,问道:“它真不会主动攻击人吗?”

    “未尝听闻过,算上这次我此生共遇到过四次,前两次都曾落脚歇息,南海修士遇到浮生时,都会上去站一站,讨‘沾福气’的彩头。”

    绛霄看向寻易,眼神中有跃跃欲试的意味,她对讨彩头没什么兴致,很想临近些把它看清楚。

    寻易轻轻摇摇头,这种没必要的风险他不愿去冒。

    “那咱们走吧。”绛霄只得收起满心的好奇,她可不是不懂事的小女孩。

    “我去看看。”西阳朝前飞去。

    “你回来!”绛霄着急的喊,见西阳头也不回,她又对寻易喊,“你快把他拉回来!”

    “不妨事。”寻易没动,凝神盯着前方,分出一缕神识关注着凌香仙子,他不认为凌香仙子敢算计他们,同时也知道西阳这么作不仅是为了满足绛霄的好奇心,还为了不让凌香仙子看扁了他们,这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争面子,西阳剽悍但从不莽撞。

    在绛霄提心吊胆的注视下,西阳慢慢的落到了浮生的背上,站了一会后蹲下身摸了摸,又停了一会,才对他们这边招了招手。

    绛霄当即就冲了过去,落到浮生背上没一会就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兴奋的向这边挥手,喊他们过去。

    寻易没有动,最后公孙冲都去了,他依然没有动,这是他与西阳之间的默契,情况不明时,一个去试探另一个就要在后严密戒备,担任戒备的通常都是他,一方面是西阳执意如此,另一方面是他能克制自己的好奇心。

    绛霄越是使劲喊寻易过去,凌香仙子的头垂得越低。

    寻易温言道:“我不过去不是为提防你,也不是不信任你,我们初来南海,对许多事情都缺少了解,不得不谨慎些,面对这么大的鱼我难以彻底放下心。”

    凌香仙子眼中闪出感激之色,点了点头,嘴角有了笑容,不论他说的是真是假,至少肯做解释就是对自己的一种尊重,命悬人手,这种尊重对她来说是无比珍贵的。

    等那三人玩够了,往回走时,她用请求的语气道:“我想过去试一下,验证一下传闻是否为真。”遇到浮生不容易,她的确想验证一下,其实她对这传闻是笃信不疑的,主要是想以此证明一下自己不会对他们说谎话。

    寻易迟疑了一下,然后笑着答应了。

    绛霄听说后却拦住了凌香仙子,递给寻易一个果子,吩咐道:“你去喂它,我连它的嘴都看不到,试试能不能套套近乎。”

    寻易哭笑不得道:“姑奶奶,咱省省吧,这么点小的果子这么大的鱼,我好意思拿着去喂人家吗?人家能不能看见且不说,就算吃了能品出味道来吗?一个神鹏惹来的麻烦就不小了,你还想带着这跟个山似的东西四处避难啊?”

    “让你套套近乎,又没说要带上它,废话真多。”绛霄被他说得掩嘴而笑,收了果子,放凌香仙子去了。

    公孙冲皱眉对寻易传去神念:“别让她跑了,咱们对‘浮生’一无所知,万一它要还有别的神通可借用就麻烦了。”

    寻易没回话,伸手朝前指了指。

    说来奇怪,凌香仙子才飞出十来丈,那露在海面的“小岛”就开始下沉了,见此情景她停了下来,“小岛”随之也停止了下沉,当她又往前行时,“小岛”猛地沉了下去,海面激荡起了巨大的水花。

    几人见“浮生”果如传言般灵异,不禁发出唏嘘之声。

    寻易眼望远方,惊奇道:“不想这庞然大物游起来这么快。”

    绛霄哂笑道:“这话说的真蠢,大人自然是比小孩走起来要快的,神鹏飞得快不也是因为个头大吗,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

    “牛怎么跑不过兔子呢?不知咱俩谁蠢,何况它这可是在水里。”寻易白了她一眼。

    “水里怎么了?通常大鱼就是比小鱼游得快的,我说的是通常情况,兔子比牛跑得快是特例而已。”

    寻易数着手指道:“小猫、小狗、小鹿、小耗子、獐子、狍子、狼,哪个不比牛个头小,不都比牛跑得快吗?”

    “我说牛是特例,你数那些小个的干吗?”绛霄瞪着他说。

    “行行行,你俩别闹了,让人家听见这算什么。”公孙冲对二人传出神念,他真不知说他俩点什么才好。

    凌香仙子回来时脸色不太好看,浮生是瑞兽,得罪了瑞兽当然是不吉的,如今验证了传言不虚,心中对“浮生”的敬畏之感更强了,因此也更加忐忑了。

    走到第十七天,凌香仙子停下来,告诉他们到鹿鸣岛了。

    四人茫然四顾,放眼皆是茫茫海水,半个岛的影子也没有。

    凌香仙子伸手朝下面指了指,不安的看着寻易。

    西阳暗中朝下面送出一道灵力,他虽对阵法禁制之学没太深的造诣,但毕竟出自以阵法见长的天英派,根基还是有的,发觉那道灵力毫不受阻的穿入了海面,不由警惕起来。

    “不太对。”他先以此向三人示警,然后才对凌香仙子道:“这法阵不是寻常结丹中期修士所能布下的,你可没说过你们夫妻擅长阵法。”

    凌香仙子没想到这个只有开融后期修为的小修士居然在阵法上有这等见识,忙道:“此阵确实不是我们布下的,是用买来的阵旗所布,几位少主可知曲幻宗?南海修士中有很多人都是从买他们那里买阵法作洞府的防护。”

    曲幻宗是南海颇有势力的大门派,绛霄先祖的留言中是提过的。

    寻易点点头,道:“这就是了,仙子若还是心中难安的话,我可以让他们每个人都立下誓言。”他是曾对凌香仙子立过誓的,保证不会伤她性命,为了取信,他一直没过多询问护岛法阵的事,也不许另外三个人问,入阵法决是凌香仙子最后的倚仗,他早知道到了这一刻会费点周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